第1829章風波
作者:河邊草      更新:2022-11-24 21:13      字數:2053
  長孫順德和竇誕以前隻能算是相識,並無深交。

  他倒是和長孫順德的侄兒長孫無忌見過幾次,不過都是公事,以前大家都是秦王心腹嘛……

  之前竇誕落魄,還想借段綸引見一下長孫順德,隻是還沒等他出口相求,他的職位就有了著落。

  如今長孫順德突然來訪,竇誕不知他的來意,隻能小心應對。

  當初李淵在時,長孫氏身邊就圍繞了很多的洛陽人家,叔侄兩人皆居要害,現在好像地位更為穩固了,不得不佩服一下人家左右騰挪的本事。

  當然了皇帝想要用洛陽門戶牽製關西世族的意圖也是昭然若揭。

  而這也並不稀奇,當年楊廣用過,李淵同樣用過。

  …………………………

  兩人相見,寒暄持續了很長的時間,這表明他們真的不熟悉,通過寒暄他們可以尋找相互的共同點,找到一些他們都感興趣的話題。

  而作為官場中人,熟知貴族官員們交往規則的他們,這並不困難,很快他們就有說有笑了起來。

  其實長孫順德也有些尷尬,本來他想讓侄兒前來拜訪,可長孫無忌是秦王李世民的舅兄,竇誕又是秦王的妹夫,這兩位私下裏見麵若是被人傳出去,肯定另有一番意味。

  長安城中的大嘴巴太多了,時不時就會有些秘聞公之於眾,實在不得不防。

  而他和竇誕官位相差不大,倒是可以平等相交,隻是年歲上太不般配,說起話來總歸有些別扭。

  而且從段綸那裏論起的話,兩個人還是平輩,你說是不是有點尷尬?..

  兩個人去到府中正廳,酒菜很快擺了上來,竇誕殷勤相勸,幾杯酒下肚,兩人不約而同的開始說起段綸,於是關係多少近了一些。

  竇誕心裏的提防之意卻越來越濃,之前鋪墊越多,說明正事越是難辦,他竇誕才剛回京不久,之前又經曆了那麽多的波折,他可不認為自己的身板能擔多大的事情。

  他一邊跟長孫順德說著話,一邊已經在心裏想著該怎麽拒絕對方才足夠委婉,又不得罪人。

  飲了幾杯,長孫順德瞅著竇誕就有點羨慕了。

  他家的那幾個小畜生和人家一比還真就差了不少,不然他也不會那麽器重於侄兒,談說半晌,心裏便道了一聲,竇氏子弟,果然不凡啊。

  之前也隻為正事而來,現在嘛,他倒是有了之後應該多多結交一番的想法。

  如今卻是不忙,還得把正事先給辦了。

  “竇侍郎在戶部也有些時日了,不知諸事可還順遂?”

  竇誕思量了一下便笑道:“當前軍情似火,部務之重前所未有,俺雖才幹淺薄,卻也隻能勉力為之而已,侍郎身在帝側,如此說……可是有以教我?”

  長孫順德捋著胡須點頭,卻答非所問道:“戶部侍郎高慎與光大乃是同僚,可有深交?”….竇誕愣了愣,心說你一個門下侍郎要是想與高慎說話,不用繞這麽大彎子吧?你直接上門去,高慎還能將你拒之門外?

  轉念又想,莫非他們之間有何仇怨,需要俺來調和?也不對啊,我與高慎才共事幾天,高氏那麽多友好,也求不到我門上吧?

  竇誕心有狐疑,猛的想起前些日子長安書院落成之時封德彝和高慎的對話……不會是為了這事吧?那又關他竇某何事?

  他仔細打量了一下長孫順德的神色,才謹慎的答道:“侍郎說笑了,我才到戶部任上幾天?又忙於政事,能與什麽人有深交呢?”

  長孫順德抿了口酒,“這樣便好……前些時聽說有大量布匹將要入到戶部庫房之中……老夫還是把話直說了吧,老夫此來是想請竇侍郎在戶部將賬目消了,至於那些布匹我會派人截下……”

  他娘的……這是要做什麽?竇誕一下直起身子,後背的汗就有點下來了,他不知道有沒有這麽一批布匹來到,那應該是高慎管著的事情。

  可不論是誰管的事,偷戶部的東西還偷的這麽大膽,也不知是瘋了還是怎的,竟然還敢尋到他的門上來,他竇光大七尺男兒,怎能與人行此等卑汙之事……

  他本能的就想嚴詞拒之,然後上奏皇帝,彈劾長孫順德,先把自己撇幹淨再說。

  可當他看到長孫順德那幽然而又沉靜的目光,又想起他問自己與高慎如何如何,總算是有了些頭緒,這是長孫氏和高氏在爭鬥?

  如此栽贓嫁禍是想把高慎趕下戶部侍郎的位置?順便將竇氏也拉進來……

  想想又有些不對,他與長孫氏可沒多少交誼,這麽突然的尋上門來拉他下水,還如此的篤定,是尋到了他竇光大的短處?

  竇誕強壓下衝動,直視對方道:“咱們飲的並非烈酒,侍郎怎的就有些醉了?戶部的賬目那麽多人看著,俺可不敢胡亂行事,不然恐怕人頭不保啊。”

  長孫順德瞧著他,心裏又讚了一聲,每逢大事有靜氣,氣度著實不錯。

  “光大想哪裏去了,我長孫氏雖隻薄有虛名,可也不會去貪那區區財貨……嘿嘿,自去年大變以來,京中各個人家皆還安穩。

  可改朝換代之下,總歸要有人以身殉之,不然豈非無趣?”

  竇誕的眉頭深深的蹙了起來,這是說他與高慎不為私怨嗎?改朝換代……是皇帝的意思?

  心念電轉間,竇誕猛的一驚,皇帝要對高氏動手?高慎怎麽得罪皇帝了?皇帝要免去高慎戶部侍郎之職輕易的很,怎麽會讓人栽贓於他,難道是想置其於死地嗎?

  那挪用些布匹可不夠瞧,而且這麽做偏於下作,怨不得讓長孫順德出頭……可大家又不是傻子,怎麽會被這點伎倆所蒙蔽?

  而且也不該用他竇光大啊,戶部尚書蘇亶更合適一些吧?難道這就是遠近親疏的待遇?

  見竇誕良久不語,長孫順德也不著急,等了一會才又說道:“高慎罪無可恕,挪用戶部錢糧隻是其中之一罷了,竇侍郎不用多想。

  今次風波將有無數人頭落地,竇侍郎若不參與,之後一定會後悔的……”.

  河邊草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5 12:31:45, Processed in 0.12522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