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門風
作者:流浪之袋鼠      更新:2023-05-21 16:13      字數:3288
  第277章 門風  “媽,你說李幹部這豆腐到底是怎麽做的,是拌豆腐吃,還是炒豆腐,或者是拿豆腐燴菜吃。”棒梗梗著脖子問道。

  秦淮茹說豆腐的事本來想的是激勵棒梗好好的學習,將來也當個幹部,說白了就是想起到個教育作用,誰知道兩孩子竟然因為豆腐怎麽做好吃而嚷嚷了半天。

  “李幹部這豆腐啊~啥也不做,人家去老丈人家裏去了,豆腐放著明天才吃呢!”秦淮茹看著棒梗和小當無奈的說道。

  隨後她就繼續忙她的去了,小米粥已經煮上了,一會兒就能給槐花吃,棒子麵的話得稍微篩一篩,要不雜質實在是太多了。

  放別人家的話能有這個就不錯了,肯定就這麽和麵吃了,代食品嘛,起到作用就是填飽肚子。

  可這棒子麵說是麵,其實是連玉米棒一起磨得,往肚裏吃拉嗓子,想拉出來更難啊!可不要覺得這話粗俗,這隻是事實。

  賈家在秦淮茹的經營下還不至於到連雜質一起吃的地步,當然也沒有到頓頓能吃好的時候,說實話這個時期除了李建華有外掛特殊外,誰家都沒到能頓頓吃好的地步。

  “明天才吃呢啊!”棒梗有些失望的嘀咕了一句,本來就餓,剛才和小當討論豆腐的時候他就更饞了,想想那豆腐的滑嫩,真的是什麽也不用做,就這麽吃也香啊!  可人家李幹部卻根本就沒當回事,有這麽好的豆腐明天才吃,今天就這麽放著,這可是鮮豆腐啊,當天吃才最美味,想想就饞啊!

  “媽,我和小當先出去玩一會兒啊!”棒梗眼珠一轉對秦淮茹說道。

  “哥,我都快餓死了,我才不~”小當餓的都前胸貼後背了,哪有心情和哥哥出去玩,不過她還沒說完呢就讓棒梗拉了一下,很顯然棒梗帶她出去沒那麽簡單,知道哥哥有事小當自然就閉嘴了。

  “行,你們去吧!記著一會兒回來吃飯啊!”秦淮茹讓他們說煩了,也沒在意揮揮手說道。到底人家於莉在糧店上班,就算是同樣的棒子麵人家的賽出來的雜質都比他們的少。

  “知道了媽!”棒梗說完就拉著小當跑出去了。身後還傳來賈張氏的聲音,說什麽根本就不用囑咐,到了飯點他們就直接回來之類的話。

  賈張氏說的也是,現在的孩子錯過任何事都不會錯過飯點,其實要是沒有剛才秦淮茹說的那些話棒梗也不會去外麵的,他實在是太饞了,在這點上絕對是繼承了賈張氏的好吃懶做的毛病。

  “哥,傻叔家裏啥吃的都沒了,你拉我出來幹啥啊!”小當不滿的說道。

  “噓!誰說去傻柱家了,你沒聽媽說莉莉阿姨家裏有豆腐嘛!咱們去他們家吃豆腐去。”棒梗剛才就打定主意了想著李建華他們既然不在家,那他和小當正好去打打秋風去。

  “什麽,去李幹部家裏?我可不敢去。”小當趕忙站定說到。

  李建華在四合院還是很有威望的,尤其是他住在前院和中後院的人也不怎麽打交道,加上幹部的身份,越是不熟悉越是讓人感覺不能得罪。

  “什麽李幹部家,那不也是莉莉阿姨的家嘛!莉莉阿姨和咱媽的關係多好,剛才還借給咱媽小米呢!”棒梗雖然也有些害怕,可想到於莉那和藹可親的樣子就膽大起來了。

  這就是孩子思維,呃~當然也可以理解為棒梗的得寸進尺行為。

  “媽剛才可說了,莉莉阿姨要帶著李幹部回娘家,家裏沒人的,莉莉阿姨不在家,咱怎麽去吃。”小當猶豫了一下說到。

  “就是因為沒人才去呢啊!要是李幹部在能給咱們吃豆腐嗎?”這話說的,好像李建華不再了就能給他們吃豆腐了一樣。

  “莉莉阿姨和咱媽的關係那麽好,咱們就是讓人發現了,莉莉阿姨肯定也不會計較的,他們家好吃的東西可多了,哪會在乎這點。哎呀!你到底去不去,不去我可就自己吃了啊!”棒梗解釋了一句,之後見小當還再猶豫便做勢要走。

  棒梗的行為自然是讓賈張氏給慣的,他去傻柱那拿慣了,認為和媽媽關係好的人就沒必要那麽客氣,就算是發現了又如何,有他媽媽在一切都能搞定。

  “去,我去呢哥,你等等我啊!”小當一看哥哥要去吃獨食,趕忙跟上,你以為就棒梗剛才說起豆腐的各種做法饞了,小當也饞啊!  小當想著是萬一被發現了有她哥在前麵頂著也行,而棒梗有同樣的想法,做壞事得拉個同夥啊!別看他說的挺霸氣,其實他心裏也沒底,主要是害怕李建華,人家可是真正的幹部。

  兩人鬼鬼祟祟的來到前院,這裏可不比後院,後院的住戶少,來往的人也少,前院不同,這裏住的人多,關鍵是中後院的人出去進來的都會經過這邊,這麽一來棒梗能不小心嘛!

  “爸,我剛才看到秦淮茹去李建華那借糧了。”閻解成喝了口糊糊說到。三大爺家正在吃飯,一人半個雜麵窩頭,一碗稀湯糊糊,他們的晚飯就是這麽簡單。

  “就秦淮茹那麽喊,前院的誰不知道。”三大爺咬了口窩頭慢慢的咀嚼著說道。他吃的很仔細,看樣子根本就不像是吃窩頭而是再吃什麽美味佳肴一般。

  不是三大爺矯情,實在是不多嚼幾下這東西拉嗓子啊!  說是雜麵窩頭,其實就是混著雜質的棒子麵,他們家人口多,可舍不得拿篩子篩,就這也是人家於莉幫的忙,要不然他們家買的代食品還不一定是什麽呢。

  “李建華就不怕別人也和他借糧食?”閻解放好奇的問道。

  他們老爹之前就和他們說過一定要低調,任何人任何關係都不能借糧,糧可就是一家子的命啊,誰敢把命借出去。當然他也曾說過,一旦開了這口,別人借糧你借還是不借,所以閻家老大老二才有這麽一問。

  “嗯!有進步,看來你們是把我的話放心上了。不過你們看的還不全麵。”三大爺一聽來興趣了,他準備好好的和幾個孩子說道說道,說說他的心得,也算是教教他們處事的方法。

  “不全麵?爸您給說說。”老大閻解成問道。

  “行,那我就給你們說說,你們沒見秦淮茹敲門找的是於莉嘛!人家李建華根本就沒說話,我想這事肯定是於莉心軟了,這才把糧食借給了秦淮茹。就秦淮茹家就是個無底洞,咱們院裏誰不知道,也就老易和傻柱才會幫她。”三大爺放下筷子說到。

  放不放筷子都沒用,他們家也沒啥吃的,不過三大爺也算公平,根據年齡和對家裏的貢獻分吃的,就連鹹菜也有定量,這叫公平公正。

  “至於老大老二說的借糧的事,你們不能光看表麵,李建華可是幹部,咱們院裏的大部分都在軋鋼廠上班,誰不得給人家麵子。”三大爺繼續說到。

  “爸,您又不在軋鋼廠上班,咱們也能和他借糧啊!”老三閻解曠開口了,他歲數不大,從話裏的意思就是借糧歸借糧,到時候什麽時候還就不一定了,反正他們兩家也沒啥利益關係。

  “屁!你還想推著不還呢,這是誰教你的,你這口窩頭別吃了,算是罰你的。你還別不服氣,我給你說道說道。”三大爺一聽差點沒氣死,這種小人行為必須得遏製,罰他也是讓他長長記性。他們閻家的家風就是如此,做錯了得罰,做對了那就獎。

  “李建華對咱們家是沒啥威懾力,但他對咱們家一直都不錯,對我這個院裏的三大爺也尊敬。”三大爺繼續說到。

  “是啊!李建華沒少請你爸喝酒,過年的時候還給咱們家送東西呢,還有每年寫對子~”這時三大媽也說了起來,還一項一項的分析著,總的來說就是交好李建華對他們家的好處太多了,不能因為那點糧食得罪了這位。

  再說了,閻埠貴可是院裏的三大爺,是院裏有頭有臉的人物,他能做出那種借了糧食不還的事嘛!  “爸,那不是還有別人家也沒啥利益關係呢嘛!”閻解曠很不服氣的說道。

  三大爺那個氣啊!正準備說你這糊糊也別喝了,閻解曠看情況不對三兩口就給喝了,看來以後的話得少點,要不糊糊也沒了。

  “你知道什麽,李家可不是就隻有李建華的,還有於莉,別忘了人家在糧店上班,我跟你們說就因為這個沒人會傻的去得罪李家。”

  “就連秦淮茹也不敢,你們瞧好吧,秦淮茹欠誰的糧也不敢欠李家的,下個月一到,秦淮茹就得乖乖的還回去。”三大爺沒了說下去的興致,索性就把事情給說開了。

  幾人一下就明白了,他們把人家於莉給忘了,別看於莉不是官,但在這個時候比當官的都管用。說白了就是院裏人隻要不傻就不會得罪李家,甚至還得巴結著。

  “爸,你看的還不全麵。不對,應該是沒看全。也不對,這麽說吧,爸,我要是告訴你件事,肯定能幫你和李幹部的關係更進一步。”這時最小的閻解娣突然開口了,她這話一出頓時引起了全家人的注意。

  “哦?什麽事啊!”三大爺也來了興趣趕忙問道。

  “我說了您得把那塊窩頭獎勵給我。”閻解娣指了指他爸手裏的窩頭說道。

  閻解曠一聽頓時很幽怨的看向妹妹,這可是他之前被罰的那塊,他還想著一會兒和他爸說點好話把這窩頭要回來呢,要是妹妹真的有什麽消息,那這窩頭肯定就沒戲了。

  “行,解娣你說,隻要你的消息能給家裏立功,那這窩頭就是你的。”三大爺閻埠貴一聽很大氣的說道。

  這就是他們家的門風,有功那就獎,有過那就罰。

  (本章完)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3-06-09 18:54:06, Processed in 0.02299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