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阮靈兒:真是把我嚇著了
作者:餘情未撩      更新:2023-01-25 10:23      字數:2226
  阮靈兒笑的甜美,卻不帶一絲溫度:“臣女愚笨,實在不知殿下究竟是什麽意思。”

  “殿下不妨明示。”她眸光微冷,直言不諱道。

  就在這時,先前去拿禮物的侍女回來了。

  捧著個不大不小的木匣子,上麵還放了一本書。

  白雨桐臉上的笑意已經維持不住,見狀,忙從侍女招招手:“快,把本宮給靈兒準備的禮物給靈兒看看。”

  侍女會意上前,把最上麵的書遞到白雨桐手裏。

  還提醒道:“阮小姐真是好福氣,這本字帖,可是殿下親手寫的。”

  要不是場合不對,阮靈兒真想一個白眼翻到天上。

  還親手寫的字帖,以為自己是什麽書法大家不成?

  “瞧你說的,哪裏是什麽字帖,不過是本宮讀書時抄錄的一些字句、段落,還有些夫妻之道的心得。”

  白雨桐笑眯眯的接過書,放在阮靈兒麵前:“錦淵看重你,想來不久後便會上門提親,這東西想必你能用得上。”

  阮靈兒假笑的扯了扯嘴角,翻開一看。

  果然。

  第一頁寫的便是什麽女子不可善妒,對夫君要恭順,對妾室要溫和,對子女乃至庶子女要慈愛

  隻掃了一眼,就直接合上了封頁,推回到白雨桐麵前:“既然是殿下的心得,臣女怎好拿走?還是殿下留著吧。”

  跟她扯這些屁話,她才不要看呢。

  白雨桐:“……”

  眯了眯眸子,這小賤、人三番五次打她的臉,是想作死嗎!

  真以為攀上了白錦淵,便能橫著走了不成。

  這會兒也不維持什麽溫柔慈愛嘴臉了,直接道:“長者賜,不可辭。”

  阮靈兒:“……”

  不講武德。

  說不過了,就想拿身份壓人啊?

  做出一副驚訝的樣子:“殿下方才不是說,這是送給臣女的見麵禮嗎?既然是送的,便算不得賞賜吧?”

  玩文字遊戲,她還能輸了人了?

  白雨桐:“……”

  小賤、人還挺難纏。

  看出了阮靈兒的心思,她也沒了在繼續繞彎子的想法,直接說道:“本宮貴為公主贈送亦是賞賜。”

  “既然你愚笨無知,本宮便與你打開天窗說亮話。”

  “你身份卑賤,本不與錦淵般配,但錦淵心悅你,本宮倒也不是個會棒打鴛鴦的惡人,也願意成全你。”

  “隻是,即便抬舉你做了正妃,本宮卻也不可能看著錦淵守著你一個女子過日子。”

  “本宮駙馬的妾室,生了個女兒,如今也到了待嫁的年紀。”

  “便叫她去給錦淵做個妾,教教錦淵人事,之後等你進府,也能輔佐你些。”

  “此事,便交給你辦吧。她已經準備妥當,待會兒你回去時,她的轎子會跟你一同離開,你直接把她送去王府即可。”

  阮靈兒也不再虛與委蛇:“不知殿下是商量,還是吩咐?”

  白雨桐一噎,沒想到峰回路轉,阮靈兒竟會問這個。

  心裏萬般不滿,可也清楚,皇帝成了傀、儡,白錦淵掌權,他極為看重阮靈兒。

  現在還不是能與阮靈兒撕破臉的時候,隻好耐著性子說道:“自然是商量。”

  “你也隻管放心,本宮疼你,自是超過一個庶女的。隻叫她做妾室輔佐你,斷不會叫她爭寵什麽的。”

  說著,白雨桐笑容真切了幾分。

  如此一來,既能把那賤、人生的小賤、人送走,又能和白錦淵拉近關係。

  一石二鳥!

  妙哉。

  阮靈兒哦了一聲,搖頭道:“屬臣女做不到。”

  正在興頭上的白雨桐臉色頓時冷了下來:“阮靈兒,你放肆!你想抗命不成?”

  “方才殿下說是商量。”阮靈兒懟道。

  白雨桐:“變了,這會兒是命令!”

  暗罵道,給臉不要臉的東西!

  阮靈兒深吸口氣:“屬臣女不能從命。”

  “你放肆!”

  白雨桐一拍桌子,豁然起身,臉上已經沒了半分笑意:“阮靈兒!你真當本宮不敢罰你不成?”

  “臣女冤枉,但殿下若要罰臣女,臣女隻能受著。”阮靈兒淡定的迎著她的怒意說道。

  白雨桐氣的胸、口劇烈起伏,怒極反笑道:“別以為本宮不知道你的小心思,本宮罰了你,你就能去錦淵麵前胡謅告狀了是吧?”

  “可你別忘了,本宮是公主,後宮之中有多少手段不會留下痕跡,本宮門清!”

  “來人啊,把東西拿上來,叫她開開眼。”

  先禮後兵,物件都是早就備好的。

  一聲吩咐下,屋裏的侍女即刻就捧著東西出來了。

  紅棕色托盤上,擺放著大小不一的銀針,鋼刷一樣的羽毛,還有些奇形怪狀的小物件,甚至還有一隻蠟燭。

  白雨桐施施然走過去,手指在上麵一一拂過:“這些物件使在身上,會很疼,卻不會留疤。”

  她捏起那隻蠟燭:“本宮尤為喜歡這隻蠟燭,點燃後,將銀針放在上麵燒紅,紮在人身上,能將裏麵的肉都燙熟……”

  阮靈兒眉尾狂跳。

  好家夥,玩的夠變、態的啊。

  “殿下這是要動私刑?”

  阮靈兒鎮定自若:“即便殿下是公主,可我卻也是阮府嫡女,家父正一品,也不是能夠任人欺、辱的。”

  “嗬。”

  白雨桐不屑的冷笑一聲:“正一品又如何?本宮是皇族公主,是君!阮閣老在如何,也隻是臣子,明白嗎?”

  有句話叫做,君讓臣死,臣不得不死。

  何況隻是受些皮肉之苦。

  阮靈兒饒有深意的點了點頭:“殿下如此,倒是嚇著我了。可惜……”

  話沒說完,白錦淵的身影從院兒門口走了進來。

  目光在白雨桐手上掃過,陰沉著眸子道:“本王竟然不知,你如此厲害。”

  話落,人已經來到白雨桐麵前。

  抬手扼住她的脖子,麵無表情,滿身殺意:“誰給你的膽子,敢欺負靈兒,嗯?”

  “既然你不想活,本王不介意親自送你上路!”

  手指緩緩收緊,白雨桐的臉色瞬息萬變。

  隨著時間流逝,她臉色愈發難看,艱難道:“你!錦淵!白錦淵你不能殺我!我是公主!是你皇姐!”

  “不能?”

  白錦淵像是聽到了極大地笑話,笑的如同黃泉路邊的彼岸花。

  美則美矣,危險無比:“本王承認你,你才是公主!本王不承認你,你便什麽都不是!”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3-01-31 11:17:47, Processed in 0.0212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