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華西的客座教授
作者:二毛君      更新:2023-01-25 10:45      字數:2191
  氣氛一下子凝重起來。

  原來,宋清清這次回春城有兩件事,一是看完姨媽,她得了重病,請了大學教授來做手術。據說,這種手術難度很大,一般的專家都不敢做,即使做了手術,預後也不太好。

  其次,宋清清想借這個機會,到滇池,洱海邊早找點靈感,寫幾首好歌。

  她一進門就發現了秦堪,你說,她能不吃驚嗎?

  “姨父,他們是景華市一所市級醫院的醫生。”宋清清提醒今天做決策的主要人物,她的姨父。

  宋清清的姨父遲疑了一下,轉頭問省立醫院的外科主任,“他們不是江口大學的教授?”

  外科教授也遲疑了一下,說:“是啊,怎麽不是?劉華龍教授是江口大學醫學院的教授。劉教授,你自己來介紹一下吧。”

  劉華龍微微一笑,說:“本人是景華市景華醫院的主任醫師,也是江口大學醫學院的教授,並且,並且是,川大華西醫學院的客座教授。對結直腸癌的研究有30年的曆史。”

  劉華龍說話的聲音比較洪亮,語速也放慢了一些,他的目的是讓別人聽清楚每一個字,其中華西客座教授,他咬詞很重。

  秦堪也是一驚。

  你劉華龍什麽時候成了華西客座教授了?

  上個星期,劉華龍得到通知,他的客座教授名分定下來了,隻是還沒有抽時間去領證書。

  果然,劉華龍這種介紹,很快就把宋清清以及其他家屬給鎮住了,大西南,誰不知道川大華西的名聲?別說大西南地區,全國人民都知道華西的名氣,華西醫院的排名,經常就排在協和醫院之後。

  “您是華西醫學院的客座教授?”宋清清的姨父有些驚訝。

  “嗯,是的,上個星期被他們聘請為客座教授。”劉華龍此時惜字如金,不願意多說話,他覺得,每說一句話,就可能衝淡華西醫學院客座教授的濃度。

  “哎呀,大教授!我愛人的病,您看有幾分希望?”姨父說。

  “坐吧,坐下來說。”劉華龍說。

  他又得意地朝秦堪看了一眼,意思很明顯,是要告訴秦堪,華西這張牌子很重要,上次的努力沒白費功夫。

  所有人紛紛落座。

  秦堪注意到,宋清清的臉色依然沒有顯出高興的樣子,似乎在責怪,省立醫院怎麽沒有推薦京城醫院的大教授呢?

  要知道,劉華龍他們到底是景華醫院的底子,手術做得再好也是草根,她在京城呆了幾年,眼界比較高,對京城之外的地方,學到了京城人的觀點,都是鄉下。

  劉華龍開始做介紹了。

  “我是景華醫院的大外科主任,10年前被江口大學醫學院聘請為教授,最近有幸被川大華西醫學院聘為客座教授。至於其他的學會什麽的,我就不多說了,主要還是講這個病吧。直結腸癌有局部和遠距離轉移的手術治療,是我近10年來重點研究的疾病,也取得了一些成績。”

  說到這兒,朝宋清清看了幾眼,因為劉華龍注意到,其他人都已經很友善了,隻有這位漂亮的女生,還是滿臉的不屑,很有幾分看不起人。

  他繼續說:“一般來說,病已經到了這個程度,大多數醫生都會動員家屬放棄,因為,通常的認為,轉移了就已經是晚晚期了,沒有治療的價值了。但是,這種觀點,我不認為是對的,根據我的經驗,有局部腹腔的轉移,同時伴有肝肺轉移,隻要能夠做手術,都是可以積極治療的,我發現,5年存活率還不低……”

  “有多高?”宋清清姨父追問。

  “具體有多高,我還沒有全麵統計,我可以告訴你的,有肝肺轉移,在我那做了手術的病人,有活了7、8年現在還健在的。”

  “喲!”例子是最有說服力的。

  “所以,你們這位病人,我雖然不敢說做了手術能活多少年,更不敢說能夠治愈,但是,可以肯定說,做了手術就有了希望,沒做手術一點希望都沒有。你們說,對不對?”

  劉華龍在跟家屬談話,秦堪沒事,也不想聽劉華龍反複解釋,他拿起核磁共振片子看了起來。

  他看腹部片子的水平還是比較拿手的,因為龍教授的10萬點外科屬性就包含了這些基本功,看著看著,他注意到,這個患者的難度可能要超過劉華龍的估計。

  因為,剛才劉華龍說手術大約需要5到6個小時。

  這明顯的低估了難度。

  按照秦堪的速度,這個患者拿下來,大約在8個小時左右,這還不是劉華龍的速度,是龍教授的速度。

  必須提醒一下才行。劉華龍不能談得太樂觀。

  秦堪湊到劉華龍耳邊,說:“我看了一下核磁,黏連的範圍比報告上的更大,還有一個腸係膜中動脈的左分子有浸潤,我們要有血管破裂出血的思想準備。這台手術,5、6個小時拿不下,至少是8個小時。”

  劉華龍談話談得正爽,被秦堪這麽一說,情緒瞬間就低落了。

  癌症浸潤血管,就不僅僅是血管本身的問題,而是這根血管所分布的所有區域都必須跟著切除,除非做搭橋手術。

  腹腔手術,血管非常複雜,遇到血管有問題,手術不可能太簡單了。

  宋清清注意到劉華龍的表情,忙問:“這位是……”

  劉華龍說:“這個是秦堪醫生。”

  介紹了一句,他介紹不下去了,如果說他手術很厲害,那等於是劉華龍自吹自擂,說別的,更沒有可說的。

  “秦堪,是我的學生。”總得有個介紹,最後,劉華龍隻找到了這一句。

  “哦,是不是他發現了什麽問題?”

  宋清清的姨父很敏感,剛才他發現劉華龍有幾分吃驚和不爽。是不是這位學生發現了新問題呢?

  姨父隻關心一個問題,能不能把手術做下來。

  宋清清的姨媽並非一般的家庭主婦,她是本地的大企業家,掌管的資產上百億,對於這個家族來說,姨媽是不能死的。

  姨父知道老婆一旦死了,後果是非常嚴重的。

  劉華龍見問,忙說:“不是,不是,是我的學生秦堪沒有看懂,問我一個問題。”

  這句話把秦堪貶得一塌糊塗。

  沒辦法,反正,此時的秦堪形象也不會高大到哪裏去。

  劉華龍不得不這樣,否則,會被家屬懷疑的。

  他又看了一眼那個宋清清,她的眼神讓劉華龍很虛很虛。

  姑娘,你懷疑什麽呢?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好不好!我是華西的教授,真的沒有騙你!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3-01-31 11:27:49, Processed in 0.01614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