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下一任煌君
作者:小林      更新:2023-01-25 10:45      字數:4272
  牛糞龜手腳並用,從楚陽的手中掙脫出來,從地上一躍而下。它昂著腦袋,眼中帶著高傲,一雙利爪流出濕漉漉的液體,正準備在地麵上雕刻。然而,就在這時,他的身體突然一僵,鬼鬼祟祟地四處張望,然後爬到了懸崖邊,仔細地看了看,然後一動不動。

  楚陽微笑著說道:“你也看出來了?怎麽樣,你看,我出去曆練,也能有個地方。”

  牛屎龜沒有回答,隻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他的眼睛裏,閃爍著一絲光芒,就像是一個沉浸在學問中的老學者,正在對自己的理論進行分析。

  楚陽癟著嘴巴,開始打坐!

  時間過得飛快,這一日,寂靜的靈魄崖上,響起了急促的腳步聲。

  楚陽回過頭,看向小離,問道:“什麽事?”

  小離微微躬身,看了一眼牛屎龜,對楚陽道:“長老說,有客人來訪,若無事,還請您去一趟皇居。”

  “嗯,有幾個?”楚陽點頭。

  小離思索了片刻,有些不確定:“四個,要不要我問問?”

  “不用了!”楚陽瞥了一眼牛屎龜,沉吟片刻,便將那隻還在發愣的牛屎龜給收起。“走吧!”

  小離眼神古怪,點頭,跟著楚陽向山下走去。

  煌居

  大殿之中,六人端坐,中間的位置是空的,煌塵坐在主座的旁邊,而在他的旁邊,則是兩張座椅,上麵分別坐著兩個白發蒼蒼的老人,而在他們的身旁,則是一對青年男女。

  楚陽步入大廳,目光一掃,不由一怔,因為百合也在其中,但隨行的卻是小紅,而不是沐婉。

  “先生!”

  小紅見到楚陽,立刻起身。

  楚陽衝著大家點了點頭,然後問小紅:“你來做什麽?最近還好嗎?”

  小紅眼底泛起一絲感動,待楚陽落座後,這才開口:“我與你分開不久,便遇到了百合花!”

  “哈哈,聽說你沒事,還住在煌居,小紅很開心。”百合開懷大笑,她的態度也很好,對著三位老人微微鞠躬,然後又對楚陽道:“這一次,我們是來恭喜這位未來的皇帝的。”

  這一次,百合並沒有穿著黑色長袍,而是將她那恐怖的身軀和麵容,全部展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楚陽苦笑一聲,道:“我也是來了,還得仰仗你。”

  煌塵回過頭來,朝著楚陽躬身行禮:“少主客氣了,這是我們的職責。”說到這裏,他轉頭對楚陽道:“這位是魂銘長老,魂君一脈的重要成員。”他伸出一隻手,做了個請的手勢,指著另外一名老者:“這是幽寸長老,幽君一脈的中流砥柱,威名赫赫。”

  楚陽扯了扯嘴角,對著二人微微頷首。

  幽寸微微一笑,對著楚陽微微頷首:“真是英雄出少年,我這次沒有帶來什麽後輩,恐怕連楚公子都不如。”

  他一說完,對麵的魂明就嘿嘿一笑,“沒錯!我們魂君一脈,能和楚公子說上話的,也就是百合了。其他的人,都還不夠強。”

  幽寸笑道:“當然,百合花還帶了一個侍女,這場麵可真夠大的。”

  魂明擺了擺手,笑著說道:“哪有,百合哪有膽子把自己的丫鬟帶到這裏來。小紅是我新收的義女,這次過來,就是為了恭喜楚少爺。他們都是老熟人了。”

  聽到兩人針鋒相對,煌塵從頭到尾一言不發,隻是看向楚陽,眼神中帶著一絲戲謔,仿佛在說,這是三脈之間的事情。

  楚陽會心一笑,繼續聽著兩人的對話。

  魂和幽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麽,互相攻擊了一下,便沒有繼續爭鬥。

  “煌塵長老,楚公子應該是玄通七魄不久,所以,這繼承之事,還是要推遲一些。”魂明回頭對煌塵道。

  “應該不會太久,最多十年。”

  “當然,以楚公子的天賦,如果能找到合適的修煉之地,五年時間,應該足夠了。”魂明點了點頭,又道:“聽說楚公子是元虛門的人,他的功法又不是煌君一脈的,這…這似乎有些不妥,我相信大煌帝國的人,也不會同意的。可若是自廢修為,從頭再來,卻是得不償失!”

  他皺著眉頭,一副很為難的樣子。

  煌塵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平靜說道:“其實也沒必要這麽麻煩,少主也能學到煌君獨有的功法。至於功法,等你到了神化境,就可以開始修煉了。”

  “哈哈哈,你這話可就不對了。”魂明又補充了一句:“三大魔帝,每一脈都有自己的獨到之處。我們魂君一脈,講究的是靈魂的淬煉。幽君一脈,講究的是精血。而煌君一脈,則是以魂力為主,以玄宮為主。若是楚公子因為修煉的原因而達不到巔峰,那就是違背了煌君的初衷,也違背了陛下的初衷。”

  煌塵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說道:“魂銘長老,你既然知道我們皇族以肉身為主,那麽,想要修煉神化境的功法,就必須要強大到一定程度,而少主的玄宮,也是極為優秀的。”

  “哦?”

  魂銘看向楚陽,眼中閃過一道金色的光芒。

  “哼!”冷哼一聲。楚陽猛地站了起來,怒道:“你把我當成誰了,這玄宮是誰都能隨便看到的?”

  “楚少爺,你別生氣。我三大宗,本就是一體,理應互相幫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煌君一族的傳承。”

  煌辰還想說什麽,楚陽卻是冷笑著說道:“真是一丘之貉,為何不讓我看到你裸奔?王八蛋,你這是來搗亂的,還是來祝賀的?”

  身為一位長老,身為魔道一脈的頂梁柱,魂明擁有著無上的威嚴。此時聽到楚陽的喝聲,他臉色一變,連忙起身。“魂銘長老,楚公子是魂君一族的少主,你這麽做,實在是太不給麵子了。我看咱們還是坐下好好聊聊,不要破壞三脈之間的關係。”

  魂明深呼吸,坐下,思索片刻,歎息一聲,對楚陽道:“老朽腦子不太靈光,方才一時衝動,還請楚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這時,煌辰也起身,朝著楚陽微微一笑,“公子息怒。”說著,他轉過身,看向魂銘,沉聲道:“魂銘長老,你要注意分寸,我不想讓這種事情再次發生!”

  魂明訕訕一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煌塵長老、楚公子,請入座。”這時,幽寸對煌塵道。何須如此興師動眾?”說到這裏,他看著楚陽一笑,說道:“我們這次前來,就是想恭喜楚少爺,特備一件小禮物,希望你不要嫌棄。”

  他伸出一隻手,金光一閃,一個朱漆盒子出現。..

  “獻上一枚血精,祝楚少爺早日進入神化秘境。”

  楚陽神色一動,輕輕頷首,也不用人傳,直接將那盒子從空中取了下來。盒子打開,裏麵是一顆拳頭大小的晶石,晶瑩剔透,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這時,幽寸也是微微一笑:“楚少爺,這可是我幽君一族獨有之物。若是能將其煉化,可以增強他的氣血,讓他重新擁有一座金色的宮殿。

  楚陽瞳孔一縮,心中大喜。自從他突破到玄通之後,他的一切修行都是以玄宮為中心。可金屋乃是珍珠的根基,而珍珠則是所有的力量之源。若是能用這東西,打造一座金屋,就能讓它的根基,再次穩固。這對他以後的修行,也是大有裨益。

  他笑眯眯地看著麵前的幽寸道:“嗬嗬,幽寸長老真是太客氣了,哈哈,謝謝拉哈!”

  幽寸微笑著,視線轉向了魂銘。

  魂明放下茶杯,從懷中掏出一個金銀相間的匣子,對楚陽道:“楚少爺,這是我魂君一族獨有的寶物,金珠。為日後衝擊神化境做鋪墊。”

  楚陽麵色一僵,隨即咧嘴一笑。他接過銀色的匣子,沉甸甸的,打開盒蓋,裏麵是一枚金色的,隻有龍眼大小的珠子。他沉迷其中,不是因為這顆金珠的光芒,而是他能與煌君一戰的強大證據。

  “魂銘長老,多謝你了,多謝你的好意!”

  他毫不猶豫地將盒子收進了玄宮!

  整個大廳都沸騰了!

  魂銘此時也是一臉微笑,仿佛之前的誤會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他轉頭對楚陽道:“小紅與楚少爺早就認識了,這一次,我也是衝著你來的。所以,嘿嘿,我要將小紅,放在你的身邊,你看怎麽樣?”

  楚陽愣了一下,就在這時,煌塵清了清嗓子,讓他立刻回過神來,他的目光從煌塵、魂銘、小紅的身上掃過。小紅咬了咬嘴唇,一臉複雜地望著他,似乎是在拒絕,但又不甘心。

  他想了想,說道:“多謝魂銘長老的好意,小紅小姐,就留在這裏吧!”

  “嗬嗬,那就好。”魂明連連點頭,然後對小紅說道:“從現在開始,你就和楚少爺在一起吧,不用回魂君城了。”

  “是!”小紅低頭應了一聲,便沒有再說什麽。

  楚陽微微一笑,目光掃過煌塵,卻見煌塵正一臉驚訝的望著他。楚陽淡淡一笑,轉過身來,不以為意,看向眾人,仿佛在說:“沒有什麽好說的,你們可以走了。”

  “楚少爺!我們雖然已經確定了你就是下一任煌君,但還是有一件事情想要知道。”他盯著楚陽的眼睛,繼續說道:“聽說楚先生是上一代煌君的轉世之身,那麽他的前世記憶和修為呢?既然是傳承,那煌君能不能出來看看?”

  楚陽一愣,正欲拒絕,旁邊的煌辰已經出聲:“少主的確獲得了傳承,可煌君不能出現。”說著,他又是一聲長歎:“在我們遇到少爺的時候,他被一群仙門的強者圍攻,最終煌君出現,將所有的仇家都斬盡殺絕。隻是說要沉睡一會兒。他的繼承者,就交給我們來處理吧!”

  “是嗎?原來是真的傳承!”幽寸驚訝道:“這麽說,楚少爺就是下一任煌君了?或者...”

  他有些同情的看了楚陽一眼。

  煌塵頓時幹咳一聲,用一種很是不滿的眼神,盯著幽寸,斬釘截鐵地道:“自然是少主繼承皇位!等你突破到神化境,你的靈魂就會融入你的身體,你的所有記憶,都會被你繼承。”

  “是嗎?你的意思是,為了楚公子,你要犧牲自己?”

  煌辰苦笑一聲,道:“我對少主也有所了解,煌君心中有愧,這是應該的。而且,少主一旦成神,識海就會完全,元神也會變得更加強大,煌君的神魂也會變得更加強大,到時候,他的神魂就不可能再保持了,他能怎麽辦?”

  楚陽聞言,心中大亂!

  他早就想殺了煌君,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煌君似乎是準備赴死了。更要命的是,他對煌居也有了一種歸屬感。

  是不是沒有地方可以躲?

  還是說,他們對我很尊敬,很保護,很真誠?

  他百思不得其解,也就不再多想,因為他對煌君的殺意,並沒有絲毫的動搖。他有自己的目的,這就是他前進的動力!

  全場鴉雀無聲!

  過了一會,楚陽長長舒了一口氣,起身道:“諸位大老遠的趕來,就在這煌君城逗留兩日,就此作罷!”

  楚陽返回王爺的寢宮,小離趕緊給他端上茶點。

  小紅也跟著走了過來,她就像是一個侍女一樣,站在楚陽的身後。

  楚陽回頭看了她一眼,“你是魂明的義女,坐吧!”

  小紅柔聲道:“不,我還是你的丫鬟!”

  楚陽搖頭一笑,斬釘截鐵地說道:“你先坐下來,告訴我,這幾天到底是怎麽回事!”

  小紅思索片刻,坐下思索許久,直到小離離開,她這才輕聲說道:“那時,我滿大戎國找你,卻始終沒有找到,最終遇到了百合花,我也是無家可歸,所以就和她一起回到了魂君城。後來聽說你當了煌君城的少主,魂銘長老就找到了我,送了我很多東西,甚至還收了我當義女。讓我跟你在一起吧。”

  楚陽點頭:“你是來看我的,還是來打探消息的?看來,這是所有魂君一脈都喜歡的手段。”

  小紅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是啊,他要問的是關於老師和前任煌君的事情。”

  “那就說吧!”楚陽端著茶杯,悠閑地抿了一口,喃喃道:“好普通的茶!”他看著小紅,微笑著說道:“你也聽說了煌君的事情,我的秘密是,殺了煌君。”

  小紅似乎早有預料,點頭道:“你是不是要繼承皇位?是的,在這片土地上,我要做一方霸主。”

  楚陽低頭想了想,苦笑著搖了搖頭:“我不能說,我也不清楚!”

  小紅點了點頭,“謝謝你!”

  “不,我可以告訴你。話說,你是不是要在這裏住一段時間?”

  小紅突然低頭,半天沒有發出聲音,隻是耳根通紅,兩隻手在衣服上蹭來蹭去。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3-02-07 01:08:52, Processed in 0.02095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