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夫君子之行 第六十八章拜山之人
作者:暖雪      更新:2023-01-25 10:14      字數:3141
  竹山的眾人在一塊吃了早飯。

  文聖大人被兩位師兄侍奉,白久和花錦則盤膝坐在一旁。

  最後一口豆汁入肚,文聖大人滿足的呼了口氣,感慨道:“人間有味是清歡,小小豆汁便有如此口味,直叫人不知所雲。”

  不知所雲自然是不知道說些什麽的意思,老師都不知道,弟子怎麽會知道?所以亭間並未有人答話。

  文聖大人有些尷尬,他無聲的笑了笑,然後放碗而起身。

  亭間的眾人也隨之起身,柴樂扶之而起,問道:“老師,今日可有安排?”

  文聖大人接過文淵遞來的手帕,抿了抿嘴後,回答道:“山中還是太清淨,我下山幾天。”

  說罷,便輕捋著胡須下山而去,不多時便消失在了竹林間。

  早飯還沒有吃完的繼續吃飯,白久和花錦依舊坐在一旁。

  柴樂背起竹簍也起身離去。

  文淵則叫住了白久,說道:“那名刀客在山下坐了一夜,今早又來了一位劍客,既然師傅已經允許你下山,那你什麽時候去解決麻煩?”

  白久笑著說道:“他們又不敢上山,說是拜山,卻隻敢找我這個最小的師弟挑戰。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著急,等我破了境界再一一去打。”

  這些話有道理的成分,也有嘲弄的情緒,文淵沒有蹙眉也沒有動怒,而是冷冷的說道:“如若一直如此,山下聚集如此多的人,那該成何體統,隻會引來天下人恥笑。淩門何時畏懼過來人,我隻給你十天的時間,快點把山下的事情解決了。”

  白久心想自己在山中居住不到一個月,方才被老師允許下山,可是老師也沒有說用多久來解決麻煩,做師兄的這樣要求師弟,太過分了些吧。

  雖然他心中有怒氣,但是他依舊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怒意,而是略帶委屈的說道:“師兄,破境這件事事關重大,十天是否太少了一些?”

  文淵沒有去看他的表情,毫不猶豫的回答道:“那就打完了再破境。”說完便甩袖離去。

  白久覺的有些頭疼,心想二師兄真的很嚴格啊。

  看著白久難受的樣子,花錦拍了拍他的肩膀,出了個主意:“要不,讓大師兄在半山腰給你修個草廬,你去避避?”

  白久看了一眼遠去的二師兄,冷哼道:“整座竹山大陣都在師兄的掌控中,我藏哪有用?”

  花錦說道:“誰說讓你藏了?隻是讓你住半山腰。”

  白久更不解了,反問道:“有什麽用?”

  花錦解釋道:“你說你要去下山迎戰,那你每天就會很忙,很忙就來不及送飯,來不及送飯就隻能住在半山腰,你覺的以師兄這性情他會有事沒事下山來看看你?”

  白久轉了轉眼珠子,“有道理啊。”

  “不過啊。”花錦微微一笑,悄悄貼在白久的耳朵上說道:“師兄最為君子做派,也就是有點小心眼,這種欺騙的小聰明,隻能緩一時。如果你一直都解決不了山下的事,師兄可說不定哪天下了山,先把你給收拾了。

  白久打了個冷顫,撇了撇嘴,“要是真如此,怕是會死的很透啊。”

  花錦認真的點頭道:“君子可欺之以方,別的欺,就別怪君子了。”

  ........

  竹山的悠悠青翠中,柴樂在一如既往的伐竹。

  白久從一旁的青翠中探出了腦袋,緩緩的走到師兄身旁。

  “師兄啊,你說做人難嗎?”

  柴樂停下手中的斧頭,擦了擦額頭的汗,疑惑的問道:“小師弟為什麽問這個?”

  白久捏了捏自己的臉,讓它盡可能的擺出一臉苦相,說道:“師弟有些難。”

  柴樂笑了笑,說道:“老師說過,當我們對這個世界抱有期待時,日子就會有些辛苦。小師弟的難,想來也是對世界的期待。”

  白久臉上的苦相自然了一些,“師兄,你是知道的,我不是這個意思。”

  柴樂忽然望了望山下,點頭說道:“山下的人是多了些,想來師弟解決起來也是麻煩。”

  白久臉上的苦相更加的自然了。

  “師兄....”

  “嗯?。”柴樂和顏正色的看著白久,“打架這種事我一點也不擅長,所以就不要去想了。”

  白久趕緊搖了搖頭,“我可不是讓師兄幫我來打架的。”

  柴樂疑惑的問道“師弟,你有什麽就說什麽好了。”

  白久也不隱藏,便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果不其然,柴樂聽完之後雖然沒有什麽不悅的神色,但是眉頭卻皺的深了一些。

  “是一些不入眼的小聰明,不過又何嚐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柴樂望了望竹林遠處,那裏剛好有著一片不大的清潭。

  “你剛上山,師兄也沒有什麽禮物送你,那這間屋子,就當作禮物好了。”

  白久臉上的表情就像花一般瞬間綻放開來,“多謝師兄。”

  .........

  刀聖的信正大光明的從西洲淨土而來,雖然沒有任何信中的內容在世間流傳,但天下仰慕者總會從中悟到什麽,所以竹山下是不可能所得清淨的。

  不知有多少宗門向著竹山派去了弟子,那些年輕或者不年輕的弟子來到永安城外,也不進城,也不上山,就匯聚在竹山唯一的山道下,散落在林中而已。

  竹山沒有特別親近的宗門,所以那些修行者隻能遠遠的觀望,沒有人敢就此上山。當然這些人中也不全都是來挑戰的,有很多也隻是來看熱鬧的。

  樹影婆娑的林中,到處都是身著破舊的苦行僧、神情傲然卻不敢不尊敬的散修、東洲小宗派的長老、甚至還有幾名氣息怪異的人,不知來自西方的淨土還是北方的雪原。數量竟一時間多達了百人。

  大虞軍方不得已在永安城外安營紮寨,永安城的東門也不單單隻是晚間閉門,這段時間內,除了軍方的人物其餘包括官員們,都不得進出。隻是讓人奇怪的是,這一次紫杉院的人一個也沒有來,不提武斌四人,甚至那些紫杉軍人也沒有出來一名。

  但是依舊有長安城中的大人物關注著這場拜山。

  東門城頭上,有兩位須發皆白的老人站在眾多守城軍人的身後,時不時的向著遠處茂密的山林望上一眼。

  守城的年輕軍官出自紫杉附院,家族有著紫杉園的背景,自然認得這兩位老人。盡管平時再如何的高傲,此時所以表現的卻是極為卑微和尊敬,甚至還親自從城下的客棧中搬來了桌子椅子,並泡了一壺好茶放在了上麵。

  能被如此尊敬的人,自然是有至高身份的人——清風園的院長梅寒香,天擇院的院長柳扶搖。這兩位老友從那次之後便很喜歡湊熱鬧,當然這隻是一種說法,最終心情還是擔憂。

  文科學院多出了一位竹山弟子,天齊四院又出現了一位傳奇學生。這樣的人怎麽能不被這兩位四院中最德高望重的老人所心係,何況來了這麽多修行者。雖然有竹山的老大二三看著,但保不準會有什麽意味發生。

  唐陵之行,他們已經少了一位唐椿,如果再多一位白久,這樣的損失誰能承受?

  ........

  竹山山道終年有雲霧,常人無法接近,修行者也無法進入,甚至山中的風景也隱於霧中不見,他們隻能盤膝坐在山下,時不時的抬頭望望那山道,生怕自己一時的恍惚而錯過了什麽。

  其實他們想看到什麽,他們也並非清楚。

  終於有幾個性情暴烈的修行者等不下去了,全然不顧竹山在修行界的威嚴,大聲高喊。

  “吾乃西洲刀客,萬裏而來隻為與白久切磋一番!”

  “是人是妖,打一場便知,莫要再一直躲藏了。”

  “淩門諸多弟子,若真有傳聞中的厲害,何不出來一戰!”

  暑意漸深,蟬鳴漸燥,偶有風起,不停有人來。

  來到竹山下的修行者越來越多,他們有的依靠在林中望著眼前的竹山,目中各有情緒,有的直接坐在山道外,對著那處怒目圓瞪或者大聲喧嘩.....有一點可笑的是,即便那些人的聲音再大,神色再如何不敬,卻沒有一人敢吐髒話,沒有一人敢闖山道。時間一天天過去,山下的的劇情也在一幕幕上演,每日如新。

  對於竹山下發生的事情,永安城仿若並不在意,東邊的城門依舊沒有打開的意思。

  那名最初到達山下的刀客已經等了整整七天,修行者們似乎也漸漸明白了大虞官方的態度,他們不再緊張,開始在竹山的四周不斷走動,甚至彼此之間還誕生了一兩場切磋。軍方的大營就駐紮在三十裏外,依舊盯著這些修行者,防止騷擾無辜的民眾。

  嘈雜的環境在傍晚的時候結束了。

  一位自命不凡的散修在切磋中連贏了三場,雖然口出狂言,但卻無人再敢迎戰。他斜坐在樹枝上,自覺天賦異稟,乃是人間未來的大修行者,口中的狂言也漸漸成了嘲諷,落在了山林眾人的口中。

  傍晚的時候他去了幾裏外的小鎮,不知吃了多少酒,回到林中時,那些嘲諷逐漸變為了不堪入目的話。修行者們並沒有人理他,可能是覺得無趣,他把目光放在了竹山上,準備大放厥詞。

  就在這個時候,林中忽然響起了一聲呼嘯,綠葉沙沙作響,一道筆直的刀光從天而落,仿若一道驚雷。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3-02-07 00:29:16, Processed in 0.02166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