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毀過嗎
作者:敘祈一      更新:2022-11-24 21:44      字數:2028
  雲卿佞沒再說話,魔惜感覺脖子處的劍越來越冷。

  她突然抽泣了起來,「寒卿兒,你不能就這麽殺我,我不想死。」

  抵著她的劍沒有鬆半分,雲卿佞冷冷開口道:「要我放了你也可以。」

  「以後別在我麵前晃悠。」

  天天防著魔惜的小算計,她也挺煩的。

  「我...我答應你,聖女妹妹。」魔惜繼續抽泣著,可憐巴巴道。

  蘇景淵此時懶懶開口,「阿寒,你可別被她騙了。」

  雲卿佞將劍收回,她當然知道魔惜故意擺出這副樣子,為了讓她心軟。

  她如此,不過也隻是想警告魔惜而已。

  「魔惜,我能綁你一次,就能綁你第二次。」

  「下次,我可就沒這麽好說話了。」

  女子冰冷的口吻,在那一刻,像是與劍刃的寒光融為了一體。

  魔惜從心底升起一股涼意,蔓延開來,原本失去力氣的她更加無力了。

  綁著她的繩子,隨著雲卿佞捏動法訣,斷裂開來。新奇書網

  魔惜跌坐在樹底下,垂著頭,這會兒,她連胳膊都抬不起來。

  雲卿佞又是掐起她的下巴,給她喂了解藥。

  重新恢複了力氣,魔惜立刻站起來,盯著雲卿佞的那眼神,恨不得要活剮了她。

  隻是在雲卿佞看來之時,她又立刻別開臉,輕哼一聲。

  哼,等雲卿佞沒有利用價值了,落到她手裏,看她怎麽折磨雲卿佞!

  她等著!

  經過剛剛的事,魔惜也沒了繼續逛凡界的心思,「我就先回去了,聖女妹妹和右護法大人在凡界可要好好玩!」

  最後幾個字,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魔氣湧起,魔惜的身影在原地消失。

  蘇景淵掂了掂裝著滿滿銀子的錢袋子,「阿寒,咱走吧,可別辜負了這漂亮的凡界。」

  兩人一前一後走了出去。

  魔惜回到自己的寢殿,一邊砸著殿裏的東西,一邊又發泄似地亂喊亂叫著。

  「啊!」

  「啊!」

  「啊!」

  路過的侍女們,都不敢停下來,生怕走得慢了,被魔惜抓住,那受罪的就是自己了。

  這一日過後,魔惜果然安分下來了,雲卿佞也不用每日都防著魔惜了。

  短短幾日內,魔界多了不少的傳聞。

  傳聞,聖女大人去凡間,還不忘給魔主大人帶些珍貴的小禮物。

  傳聞,聖女大人親手給魔主大人做了糕點,就是手藝不太好,做出來的東西黑糊糊的一片。魔主大人卻是怕聖女大人氣餒,笑著吃下去,還誇聖女大人的手藝好。

  傳聞,魔主大人身子越發得虛弱了,估計又快毒發了。

  傳聞,聖女大人每天都圍著魔主大人轉,全心全意都是魔主大人。

  傳聞,魔主大人有心要立聖女大人當魔後。

  傳聞,魔惜大人在殿裏摔東西,越摔越頻繁了。

  ...

  容夙醒了。

  第一時間就是問雲卿佞的下落,得知她已經離開了。

  狐一將那日發生的事情全數告訴了自家主子。

  聽到自己靈根被毀的消息,容夙沒什麽特別的反應。

  狐一以為自家主子傷心過了頭,出聲安慰道:「主子,由神醫他們正在想辦法,一定會醫好您的。」

  容夙眸色沉沉,「將花神醫請過來。」

  「是,主子。」狐影立刻消失在房間內。

  花神醫正閑情

  雅致地照顧著自己草藥,這可都是她的心肝兒,「我的小心肝兒,等有了綠愈,就用它來養你們。」

  想到綠愈能到她手上,她就激動得整日整日睡不著。

  「神醫,狐影大人來了。」侍女將狐影帶到藥草園中,輕聲喚了一句,來提醒正沉浸在照料草藥之中的花神醫。

  花神醫掩下眼中的激動,抬起頭。

  「花神醫,主子有請。」狐影道。

  她輕歎了一口氣,這一日,總算是來了。

  花神醫到的時候,容夙望著前方桌上的形石,眼神如同深不見底的幽潭。

  「主子,花神醫到了。」

  狐影複命過後,就站到狐二那邊了。

  花神醫微微行了個禮,「主上。」

  容夙抬眼,「神醫幫著卿兒一起瞞著吾,卿兒允了你什麽條件?」

  狐一三人聽此一驚,看著花神醫的眼神變得複雜起來,花神醫早就知道主子會被下藥?

  花神醫正要拿出丹藥瓶的手一頓,她恭敬地如實回答道:「主上,我要了卿兒姑娘一個承諾。」

  「日後我若需要一件寶物,卿兒姑娘便會為我尋來。」

  族人皆知,幾位神醫中,花神醫最癡迷於草藥。

  她想要的寶物,那便是容墨以那兒的綠愈了。

  容夙緩緩道:「吾知你想要什麽。」

  「吾也可以允諾你,待容墨以痊愈之後,除了不能帶離吾族之外,那件寶物你可以隨意取用。」

  花神醫一聽,心中激動,還沒來得及謝恩,就聽到主上話鋒一轉。

  「前提是卿兒安然無事。」

  宛若寒冰。

  花神醫急忙擺手,「不會不會,主上您放心,卿兒姑娘與我說過,她有法子能出魔族的。我也給她備了很多藥。」

  就比如,迷暈狐小白的那些草藥粉。

  還有,卿兒姑娘給主子下的那藥...

  狐一他們三人又一驚,魔族?

  放心?他怎麽可能放心得了?

  容夙聽此,臉色更是冷得厲害,那些藥還是他親手遞給卿兒的,卿兒說的是養顏用的丹藥...

  書房內,誰都不敢大喘氣。

  「主上。」花神醫壓了壓緊張的心,將手中捏了半天的小瓶子拿出,「您服下這裏麵的丹藥,就能解了當日卿兒姑娘給您下的藥。」

  狐一他們一聽,眼睛都亮了。

  狐一激動道:「花神醫,你說得可是真?!服了這丹藥,主子的靈根就能恢複了?!」

  被驚喜衝暈了頭,他也沒等花神醫說話,隻是從花神醫手上接過小瓶子,去到容夙旁邊,「主子,您快些服下吧!」

  「吃了丹藥,靈根就能恢複了!」

  裝著可以恢複靈根的丹藥的小瓶子,容夙沒有給去一眼。

  此刻,他仍舊眸色沉重,沒什麽欣喜。

  他道:「吾的靈根毀過嗎?」

  除了花神醫外,另外三人一愣。

  花神醫解釋道:「主上的靈根沒有被毀。」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6 11:56:03, Processed in 0.02315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