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薄先生和他帶的人呢
作者:九欞      更新:2023-01-25 09:58      字數:2095
  周勁不可能派出各路的妖魔鬼怪來折磨他。

  他僵硬地放下雙手,從地上站起來,朝指揮官道,“抱歉,我還有些心理障礙,沒恢複過來。”

  “沒事沒事,你要不稍微休息會?”

  指揮官知曉他在裏邊受了不少折磨。

  鹿景曄抬眼往前看,忽然見指揮官身後還站著好些個人,頓時嚇得往後一退,背靠著大樹,雙肩因恐懼而顫抖。

  見狀,指揮官連忙往後打了個手勢,眾人立刻隱起來。

  “……”

  鹿景曄這才能正常呼吸,他已經不習慣麵對那麽多的生人。

  除了鹿家人和薄妄,還有被弟弟們委托的兩個警員,剩下的他根本辨別不了是好是壞。

  他這個樣子……很奇葩吧。

  鹿景曄轉眸看向鹿之綾。

  鹿之綾站在那裏,正心疼地注視著他,見他看過來,她努力擠出一抹笑容,上前抱住他,低聲道,“三哥沒事了,以後都沒事了。”

  麵對她的擁抱,鹿景曄下意識又想躲,頓了頓才逼迫自己站住,僵硬地接受她。

  擁抱別的哥哥,鹿之綾都是投進他們的懷抱,隻有鹿景曄,她能輕輕鬆鬆地圈住他……

  察覺他的僵硬,鹿之綾很快鬆開手來,轉身從自己背包裏拿出一件外套蓋到鹿景曄的肩上,又拿出毯子疊上好幾層,疊得厚厚的放在旁邊的石頭上。

  “三哥,你坐會,我拿水給你。”

  鹿之綾照顧著他,擰開一瓶水遞給他。

  “嗯。”

  鹿景曄深深地看著眼前已然長大的妹妹,披著衣服在毯子上坐下來,伸手接過水,不顧磨破的掌心仰頭大口大口喝起來。

  為了控製他,周勁這些年沒有讓他喝痛快一次水,吃飽過一次飯。

  指揮官發覺自己近不了鹿景曄的身,便瘋狂給鹿之綾使眼色,讓她去問話。

  鹿之綾轉頭望一眼基地的方向,發現薄妄和五哥、六哥還沒出來。

  “三哥慢點。”

  鹿之綾在鹿景曄身邊蹲下來,從背包裏拿出一個超大的保溫瓶,從裏邊倒出一碗熱氣騰騰的蔬菜稀粥,“喝點粥,三哥。”

  “好。”

  鹿景曄感動地看向她,“背這麽多東西很累吧?”

  “人家來之前都不知道你還活著,你猜她這一整包東西是給誰準備的?”

  鹿信雄從一旁走過來,用最粗獷的聲線紮最疼的心髒,伸手輕輕拍他的肩膀,笑道,“好樣的,景曄,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定能活下來。”

  “……”

  鹿景曄哪裏還有心情和鹿信雄敘舊,端著手裏的碗默默看一眼放在地上大得離譜的背包,“哦,給薄妄準備的。”

  背得多重多累啊,肩膀肯定都勒紅了。

  鹿之綾一聽這話眼睛就亮了,一邊關上保溫瓶一邊道,“三哥見到薄妄了?他和五哥六哥怎麽還不出來?是要去做什麽事嗎?”

  聞言,鹿景曄的身軀更加僵硬,動作機械地舀起一勺粥往嘴裏送,“他們……”

  “薄妄是不是把周勁活逮了?”

  鹿信雄想得更加理想化。

  “哦,周勁在基地下麵埋了大量的炸藥,要是控製不住他要的局麵,他就選擇同歸於盡。”

  鹿景曄說道,“他們想去破壞掉裏邊的引爆設施。”

  “那不是很危險?我也去。”

  鹿信雄立刻站起來,還沒邁出腳,就見背鹿景曄回來的那個警員敲敲繞到鹿之綾的身後,一記手刀劈下去。

  鹿之綾沒有任何防備,軟綿綿地倒下來。

  鹿景曄伸出腿,任由她歪倒靠在自己的腿上,眼底深紅。

  “你幹什麽?”

  指揮官驚得站起來。

  那警員站直了身體,“報告!是鹿家兄弟拜托我這麽做的,我很佩服他們的為人,願意為此承擔一切責任。”

  鹿家的兄長們隻是想保護好自己的妹妹,他認為沒問題。

  所有人看向鹿景曄,鹿景曄有些絕望地閉了閉眼,宣布他們的決定。

  一時間,所有人都沉默下來。

  鹿景曄又道,“我試圖找過了,找不到引爆係統在哪裏,也許是周勁做得隱蔽,也許是根本沒用這麽高科技的,隻需要按個什麽開關,或是點把火就行。”.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既不能往裏冒進,也不能頭鐵地去排爆。

  頻道裏傳來鹿景瀾冷靜的聲音,“指揮官,撤離吧,無謂更多的犧牲。”

  撤出棲雪山,從外圍拉上龐大的警戒線,準備一個小時後的空中火力,這是最穩妥的方式。

  “……”

  一場奇襲被迫暫停,現在又要麵臨選擇撤離的選項。

  指揮官蹲在地上,拳頭握了又握,思考再三,結合基地裏殺手眾多的情況,道,“再讓我試試,準備擴音,向基地喊話,隻要周勁願意投降,釋放人質,就不用走到最糟糕的一步。”

  “是!”

  下屬應聲,開始準備起來。

  鹿信雄擰眉,看著他們忙碌,心焦地恨不得衝進基地。

  驀地,他借著林子裏的幽光左右看了看,神情大駭,“薄先生和他帶的人呢?”

  “……”

  眾人連忙四下尋找,之前天色漆黑,他們的視野就近處幾個人,看不出更多,也就沒發現少人。

  到這會他們才發現,好像從接近基地開始,就一直沒見到薄崢嶸,連他帶來的人都沒見過。

  ……

  山裏埋著的炸藥將基地與外麵隔絕成兩個世界。

  通往基地的路仿佛是一條陰暗的黃泉路,沒有赴死的心根本不敢踏進。

  龐大的基地像一片又一片的雪花立在山穀裏,等待一場太陽消融,可惜,基地裏接觸不到多少陽光。

  “老板,鹿景曄……順著外機平台跑了,已經離開基地。”

  殺手捧著繩子有些慌張地報告。

  本來空曠到不可思議的議事廳裏現在密密麻麻站滿了殺手,一圈一圈圍著,一層一層包向中間不大的一塊空地。

  空地上擺著一張黑色的椅子。

  被俘的薄妄就坐在上麵,雙手被反綁在椅子後麵,一條褲腿被鮮血浸得半濕,鮮血一滴一滴沿著褲邊落下來。

  薄妄垂下頭,本來英俊的麵容越發青白難看,血跡斑斑,已經分不清是殺手的,還是自己的。

  周勁站在一旁,聽著手下的報告靜默兩秒。

  隨後,他誇張地大笑起來,笑得遠處的牆壁都回蕩他的聲響,“外機平台,外機平台……絕了……哈哈哈哈……”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3-02-06 23:16:14, Processed in 0.0231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