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9 章(宣傳)
作者:袖側      更新:2022-11-24 21:23      字數:3955
  黑色酷炫的機車在山道疾馳。音效劃破耳膜。

  男人的背影。摘下頭盔,長發,但是現代裝,很時尚。

  鏡頭從側後角度緩慢圍繞拍攝,隱約看到側臉,戴著口罩。

  才一眼,陽光就從他肩頭打過來,鏡頭裏變成了一片光幕。

  此時畫外音響起:【這是我生長的地方,我離開,又思念。】

  山景,山路,溝澗,年輕男人的背影踏著新建的小橋,穿過這道隱匿了古觀幾十年的溝澗。

  下一個鏡頭,他的腳步落下,停住。

  鏡頭從低位緩慢抬高,從鞋子到他的背影,他站在坡下,抬起頭。

  他的前方,是一道道石階。坡頂上,矗立著一座院落,古老深沉,瓦片幽黑。

  鏡頭移動,陽光再一次從他的肩頭泄過來,成光幕。

  光幕過去,空蕩蕩的觀門口卻有了很多人。

  十幾二十個,穿著道士袍子,梳著發髻,背著包袱和長劍,正在整理行裝。

  小道童清脆的聲音問:“師父,我的道號到底是什麽呀,告訴我唄。”

  師父笑道:“那不行,等我回來再告訴你。等師父回來,你就有道號了。”

  小道童天真地問:“那你們什麽時候回來呀?”

  大人們動身了。

  師兄們挨個摁他的頭,或者彈他腦門:“皂角,好好看家啊。”

  “好好練功。”

  “別忘了練字。”

  “用火小心,可別把宮觀燒了。”

  小道童捂著腦袋嘟嘟囔囔:“哎喲,才不會。”

  長發的現代男人一直站在坡下凝望著這一幕。

  師父、師祖、師兄們都哈哈大笑。

  老吳也把磨得鋒利的斧子別在腰後:“走吧。”

  道士們於是踏階而下。

  義無反顧,不畏前路,甚至帶著笑。

  此時,坡下的男人雙手插在兜裏,以現代人的姿態踏階而上。

  鏡頭緩慢,從他的背後向上拍攝,迎麵是背著劍帶著笑的道長們。

  畫外音和對白都寂靜,隻有音樂聲悠遠緩慢,配合著慢速的鏡頭。

  他一步一步拾階而上,與他們在長階的中央相遇。

  碰撞的刹那,他穿行而過,道長們化為空氣中的煙塵。

  他走到了觀門口,站在了小道童的身前,蹲下看他。

  小道童猶在張望。

  他看不到眼前的現代男人,揮著小手,又把手攏在嘴邊喊:“早點回來啊~我在家等你們~”

  畫外音:【可是他們不會回來了。】

  鏡頭從後拍背影,蹲著的男人伸出手,想去摸小道童的臉頰,碰觸的刹那,小道童化為了陽光中的煙塵,隨風而去。

  畫外音:【這個孩子叫皂角,他養大了我。】

  男人的手在空氣中凝住,握拳,站起。

  他邁過了高高的門檻,進入了一個古老的院落。

  屋簷的銅風鈴叮咚響,好像在歡迎他。

  石基上有青苔的痕跡。

  鏡頭很緩慢,一直隨著男人的腳步緩緩推進。

  鏡頭就是他的眼睛。

  他看向闊大庭院裏左側的墳塋,石碑上刻著一串道號。

  畫外音:【亂世出山平寇,他們……再沒有回來。】

  他走到右邊另一座墳塋前,在墓碑前蹲下,伸出手去撫摸墓碑,像剛才去摸小道童的頭。

  畫外音:【他守著家,好好練功,好好地看著火,沒有讓宮觀被燒。他還收養了我,就這樣,在這座道觀裏過了一輩子。】

  【一生最大的遺憾,是至死也沒有得到屬於自己的道號。】

  鏡頭從上而下緩慢拍著墓碑。

  流光派第十九代弟子,野人觀四代觀主,道號未得,乳名皂角。

  一個字一個字入鏡。

  最後鏡頭重放了“道號未得,乳名皂角”八個字。

  男人站起來,退後一步,舉手為揖,深深躬下身去。

  再起身,墓旁邊站了個充滿鄉土感的老人。晨光自樹蔭間斜下來,淡金色。老人沐在淡金的晨光中,凝視著他。

  “回來啦?”老人把大掃帚扛在肩膀上,慈祥地說。一口鄉音。

  男人衝他躬身,畢恭畢敬。

  畫外音:【這是老梅溝的七爺爺。當我決定離開的時候,七爺爺說,年輕人也該去外麵的世界看看,長長見識。他說,我來為師父們守觀。】

  畫麵凝在老人滿是溝壑的滄桑麵龐上。

  畫外音:【七爺爺從小聽著道觀的故事長大,他小的時候,數次入山尋找道觀,未果而歸。等到外界的人終於發現道觀的時候,他已經是耄耋之年。】

  畫外音:【他就這樣一個人上了山,從我手裏接過了這座道觀。直到道宗來人接手。】

  鏡頭跟著他走。

  三清殿裏,塑像是新的,威嚴整潔。

  有道士在殿中蒲團上伏案讀經。

  看見他,他們笑道:“回來啦。”

  穿過三清殿,到了中間的庭院,是道士們居住的精舍。

  正有道長在練劍,看見他,道長停下:“回來啦。”

  道長說:“接著!”

  道長把劍拋過來。

  站在前殿石基上的男人忽然拔地而起,身體在空中擰身翻轉,伸手握住劍柄,落地的時候,已經劍芒朵朵,精光在明暗切割得分明的古老庭院裏閃耀。

  劍走遊龍。

  晨練的道士們紛紛停下鼓掌喝彩。

  最後的收式,終於拍到了男人的正臉。

  他戴著口罩,抬起了眼。

  那雙眼睛,英氣逼人。唰地一聲,他收劍,抱拳——

  畫外音響起。

  【我是丙午二十柒。】

  【我不是道士。】

  【我生活在大都市裏,以網絡為工作。】

  【但這裏是我長大學藝的地方。】

  【我會常回來看看。】

  【希望你也能來看看。】

  畫麵切掉。

  兩排字翻滾著,配著音效,最後在畫麵正中凝住。

  上麵一排小字:【洛縣·四平鄉·老梅溝】

  整個視頻都借助了清晨時分的丁達爾效應,光影交錯,舒緩而悠遠的基調。

  色彩的飽和度非常高,綠是翠綠,黑是幽黑,山間的晨霧,道士的藍袍,老人臉上的溝壑,畫麵充滿質感。

  除了最後的正麵鏡頭,前麵的敘事全部是廿七的視角,畫外音也是他自己的配音。

  粉絲認得他的聲音。他雖然很少開腔,但音色迷人,總是一開腔就讓評論區一片尖叫。

  視頻下的評論區——

  【艸,一個旅遊區宣傳視頻,居然破防了。】

  【所以這些是真的嗎?還是編的故事?】

  【是真的吧,這個不等於是把27的出身講了一遍嘛。】

  【我的眼淚不要錢。】

  【啊啊啊啊啊啊所以小道童最後也沒有道號是嗎?破大防了!】

  【我去官方網站看了景區介紹了,是的,小道童叫皂角,最後也沒有道號。他墓碑是自己生前刻好的,寫著“道號未得”。所以現在有人叫他皂角師父,又有人叫他未得師父。】

  【這個小孩後來毀了溝澗上的橋,一輩子沒出山。】

  【我就是本地人,我已經去過了。那條溝幾十裏地,要是沒有橋繞行的話,一般都不會再往道觀的方向折,所以等於是皂角自己把道觀變得與世隔絕了。】

  【他為什麽呀?不是還要等著師父回來嗎?】

  【聽說是當時有人進山想砸道觀,破四舊。】

  【臥槽,理解了!】

  【所以這個網紅是被道童撫養長大學了武藝,然後自私自利地拋棄道觀投奔紅塵了?道長們下山抗日的精神就這麽斷絕了?】

  【樓上一定很無私,我支持樓上去守觀,最好年紀輕輕一輩子就擱在那,千萬別出山哈。】

  【特麽的道德綁架真是敲敲鍵盤的事。27這麽年輕,你動動嘴皮子就想讓人一輩子困在大山裏?你這麽高尚你去守墓啊,跟老爺爺作伴去。】

  【還是我,我前些天剛去的,那個七爺爺我也見過啦,還聊過天。他是真的小時候背著十幾個大餅進山想拜師學藝啊。最深的一次已經走到溝澗邊上了。但是當時沒有橋,橋不是已經被皂角師父毀了嘛,他就從那裏折返了。老爺爺跟我們講的時候一直歎氣啊,就差那麽一點點就能拜到師父了,好遺憾。】

  【一個腦洞,如果老爺爺拜師成功,或許現在的網紅就不是27就是老爺爺了哈哈哈哈哈。】

  【你別說,這腦洞挺有趣。我腦子裏幻想的是一個戴口罩的老爺爺啊哈哈哈哈哈哈。】

  【老爺爺現在挺好噠,說是道觀開發以後,把他留下了,還給他開工資呢。】

  【這等於有編製了?羨慕了。】

  【樓上去過的,我也是本省的,想問問那裏怎麽樣啊?能住宿嗎?】

  【還行,剛開發的新景區,人不多。道觀裏的精舍可以住宿,但是房間不多,是炕。山下的老梅溝村有很多民宿,也還湊合。不過村裏的農家樂餐廳很不錯,蘑菇燉小雞和鐵鍋烀羊肉都特別好吃。有很多山貨賣。價格很公道,感覺村裏人還挺淳樸的。】

  【好,被種草了,端午節安排上。去拜拜師父們,看看守墓的老爺爺。】

  這些都是關於野人觀的討論,更多的還是關於廿七這個人本身。

  【誰告訴我,視頻裏說的27的身世是真的嗎?】

  【要是這樣的話,他等於是在山裏長大的啊,完全看不出來啊。他給男裝品牌做廣告,看起來超級時尚的。他不是還騎機車嗎?他穿古裝特別有古代的韻味,但是一丁點鄉土味都沒有啊。】

  【是真的,《結果隻能愛上你》的原著作者三尺青鋒斬碧空的微博裏有說這件事,說是獨家消息,我看了!他是被道觀收養的孤兒,後來那個小道童去世了,他就一個人生活。未婚妻老家就是那個老梅溝村,未婚妻是做設計的,到山裏去采風結果遇到極端天氣差點死了,被咱們27英雄救美了。然後未婚妻把27帶出了山裏,幫助他適應外麵的世界,幫他找工作,支持他的事業。才有了今天的丙午二十柒。據說27現在努力賺錢,就是為了迎娶小姐姐。】

  【臥槽這是什麽絕美傳奇愛情!】

  【我不相信!這樣的愛情不可能存在於真實世界,這分明是隻能存在於小說裏的故事!TT】

  【三尺青鋒為什麽知道那麽多啊?她跟27到底什麽關係?】

  【樓上不知道嗎?三尺青鋒跟27是合作夥伴啊,這次的短劇就是她寫的劇本。她說她是獨家消息,消息來源就是27本人。這都是27告訴她的,而且也經過了未婚妻小姐姐的證實和同意,才放出來的。】

  【所以說破網紅連九年義務製教育都沒完成是吧?他連個學曆都沒有,九漏魚一個。】

  【笑死,來,樓上把“輿勝輝車論”這幾個字一筆不漏地給我抄對了再來談學曆不學曆的。這可都是我們27隨手拈來就寫出來的字啊。】

  【怪不得27寫繁體字那麽流暢呢,突然理解了。他是不是根本就沒學過簡體字。】

  【對呀,我看官方那個說法,他是被道觀老師父養大的嘛,老師父一輩子沒出山,所以27學的完全是傳統文化。】

  【忽然理解了,怪不得27氣質都和別的網紅不太一樣。我一直就覺得他身上有種特別的氣質。別的人穿古裝,我會想這是一個穿古裝的現代人。但是27穿古裝我完全沒有這種感覺。】

  【樓上,握手,我早就發覺啦!】

  【+1】

  徐副縣長說的沒錯,現在網紅經濟真的很牛逼。

  野人觀三月裏就對外開放了,客流量一直稀稀拉拉的,沒什麽起色。

  廿七拍了這部宣傳片之後,雖然沒趕上五一,但是片子在他的視頻號放出後,立刻被許多媒體和自媒體轉發。

  他傳奇似的人生履曆成了流量密碼,被各媒體狠狠蹭了一波。

  更不要說那些專門跑去打卡的大小網紅了。

  好處是帶紅了野人觀。

  五月份尤其是下半月,客流量顯著增長。端午的時候,客流更是爆了,老梅溝的民宿都被訂滿了。

  六月,廿七再次上了央視新聞(網絡)。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1-27 14:10:23, Processed in 0.01391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