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她考不了試的
作者:沈鈺錦      更新:2022-11-24 21:32      字數:2270
  聽到付可鑫的話後,羅永峰瞬間沉默了,車裏的燈帶著些許昏黃,落在他的臉上,把他的滄桑照的一覽無餘。

  「你確定把她送上成浩的床就能降服她?」

  「女人對於身體的想法都是差不多的,一旦身子給了一個男人,很多想法就會自然而然跟著改變,她呂如新再堅強再心思活躍,也抵不過這個定律,再者,咱兒子對她也是真的好,呂如新的心也不是石頭。」

  羅永峰抿了抿嘴,雖然沒有睜開眼睛,但是很顯然情緒已經舒緩了不少。

  「那丫頭還能懷孕嗎?」

  這個問題一問,付可鑫頓時心裏也沒了底。

  「我問了之前給她主治的醫生,他說長時間藥物治療多多少少總會給她的身體帶來一些不可逆轉的傷害,加上之前她的骨盆也動過手術,所以懷孕這事還真的不好說。」

  「那你還想撮合他們?」

  羅永峰沉不住氣了,他「嗖」的一下子坐直了身體,才緩和下來的情緒瞬間再一次冒了出來。

  「可鑫啊,你可是真的糊塗啊,這女人都不見得能懷孕,你還想著把她送上你兒子的床,你這不光是在害自己兒子,也是在害我們整個羅家啊。」

  「老爺,你覺得我是這麽沒腦子的女人?你當真覺得我會任由成浩把自己的青春和光陰都投注在呂如新的身上?」

  付可鑫重重地歎了口氣,然後把自己所有的計劃都說了出來。

  「我表麵順從著、支持著,隻是不想讓成浩和我們離了心,但是對於呂如新我肯定是有兩手準備的。

  我隻給她一年的時間,一年的時間裏如果她懷上了孩子,那我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繼續讓她留在成浩的身邊,如果她懷不上,我自然不會坐視不管。」

  「你怎麽個坐視不管?你還能殺了她不成?」

  「為什麽不可以?她呂如新原本就是個死人。」

  付可鑫的臉頓時湧滿了厚重的陰鬱,這一刻,她的端莊儒雅蕩然無存,換上的隻有狠厲。

  「欣霖已經這樣了,我不能再看著成浩也被毀掉,老爺,你放心,不管是為了成浩還是為了你們羅家的香火,我都不會坐視不管的。」

  羅永峰收緊的眸子裏頓時紅光泛起,他伸手握住付可鑫的手,一遍遍揉搓。

  「必要的時候告訴我,切記,不能髒了你的手。」

  「我知道的老爺。」

  二十分鍾後,羅永峰和付可鑫趕到了醫院,羅欣霖的情況並不是很好,依舊是昏迷不醒。

  羅成浩一夜未睡,這會看過去眼睛裏全是血絲。

  付可鑫心疼急了忙過去把他給拉了起來。

  「成浩,你快回去休息吧,這裏交給我和爸爸。」

  羅成浩卻反手握住了付可鑫,然後搖了搖頭。

  「沒事,我扛得住,倒是媽你自己要注意,別再像上次那樣又暈倒了。」

  話畢立馬扶住付可鑫坐下,眉目裏印刻出來的溫柔讓付可鑫一直揪著的心終於得到了些許的慰藉。

  她緊緊地拽著羅成浩的手,仿佛這一抓就怎麽都舍不得鬆開了。

  「行了,既然不想回去,那就一起呆著吧,正好把你哥哥的情況和我說說。」

  羅永峰跟著在沙發上坐下,一抬頭便把目光朝著羅成浩投了過來。

  「情況不是很樂觀。」

  羅成浩沒有隱瞞,因為他心裏清楚,對於這種事情如果不讓他們早點做好心裏準備,那麽真正等到事情發生的那一刻,他們肯定會受不了的。

  於是他稍作猶豫,便把醫生和他講的事情都說了出來。.c

  「所以……

  所以醫生的意思是,欣霖他……他救不回來了?不!不可以這樣!我接受不了!老天啊,你不能這麽對我的欣霖啊!」

  「媽,你冷靜點!」

  羅成浩立馬上前抱住付可鑫,可任憑他怎麽安慰,付可鑫始終都沒有辦法冷靜下來。

  倒是羅永峰,從頭到尾都沒說一句話,隻是低著頭沉默。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一個小時後,付可鑫似乎也哭累了,於是縮在了羅成浩的懷裏。

  羅永峰這個時候卻忽的站了起來,他朝著麵前的兩人望了一眼,然後鼓起勇氣道。

  「如果實在不行,那就別讓欣霖吃那麽多痛苦了。」

  「老爺,你這話是什麽意思?」

  付可鑫不可置信地看著羅永峰,毫無血色的嘴唇瑟瑟發抖。

  「你是要放棄欣霖?你不打算救他了?老爺,他是你的親兒子啊,你怎麽可以說出這樣的話?」

  「那我該說什麽?說繼續救?就這麽一直這樣用機器讓他拖個幾個月或者一年?」

  「對,別說是幾個月,哪怕是一天我也願意。」

  「那你想過欣霖會願意嘛?」

  羅永峰的聲音很響,聽上去像是在訓斥,但其實,裏麵全是哽咽的顫音。

  「欣霖從小就愛幹淨要麵子,你覺得他會願意看見自己渾身都給插滿管子的樣子嗎?」

  羅永峰一邊說一邊拽過了付可鑫的手,他把付可鑫拉到玻璃前,大聲地讓她看著裏麵的人。

  「你看看他現在這個樣子,躺在床上一動也不會動,就連吃飯撒尿都是靠管子,你覺得這樣的活是活嗎?」

  「老爺,你別說了……別說了!」

  付可鑫伸手捂住自己的耳朵,眼淚大顆大顆地掉。

  其實道理她怎麽會不懂,可是試問這個世間又有哪個母親會舍得放棄自己的孩子呢?

  羅成浩一直站在一旁看著,直到付可鑫的身子撐不住慢慢地往下滑他才走了上去。

  「媽,我同意爸爸的說法。」

  羅成浩抬起頭,甚是悲痛地朝著裏麵的人望了望,再回頭的時候,目光裏多了堅決。

  「再等半個月,如果半個月後哥哥還是隻能靠這兩台機器維持心肺功能,那我們還是讓他走的體麵先吧。」

  這一聲說完,付可鑫終於沒有力氣再回話了,她跌落在羅成浩的懷裏,眼淚讓她的視線一片黯淡。

  「欣霖要是沒了,我……我怎麽辦?」

  「媽,你還有我,我會帶著哥哥的那份好陪著你。」

  付可鑫聞言終是緩緩地抬起了頭,她一把抓住羅成浩的衣服,然後一字一句道。

  「你哥哥要是走了,羅家就隻有你了。」

  羅成浩沒說話,但是他已經聽懂了這句話的意思。

  是呀,其實以羅欣霖現在的狀況,就算被救回來了,也多半做不成正常人了。

  他以前可以任性,可以花時間去等、去折騰、可是如果羅家真的就隻剩下他一個孩子了,那麽延續香火這個任務,就隻剩下他了。

  想到這裏,他忍不住地問了起來。

  「媽,你之前說阻止如新上學的事情交給你,你現在有想好要怎麽處理嗎?」

  付可鑫點了點頭,沙啞的喉嚨緩緩地冒出一句話。

  「安排下去了,後天的考試,她考不成的。」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6 11:01:53, Processed in 0.0220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