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孔雀開屏...)
作者:顧了之      更新:2022-11-24 21:45      字數:3541
  “……一群黑心腸的人,人家用苦肉計好歹當真吃了苦頭,他倒好,徒手套白狼來了,我這忙裏忙外上下一通張羅,結果他來了句去年受的傷能不能算,他怎麽不說上輩子受的傷能不能算?”一刻鍾後,薑稚衣回到內院,端著下巴坐在美人榻上,越想越覺得荒唐。

  方才本是為著打聽胎記的事又留下來與元策說了幾句,結果被元策嬉皮笑臉一打岔,眼看著他理直氣壯的模樣,又說不上反駁的話,她一氣之下轉頭便回了院。

  敢情這硬點的鴛鴦譜還正合了他的意,她可不如意。

  “沈少將軍怎麽又騙您了,真是太過分了,幸好郡主慧眼,識破了他的詭計!”穀雨在旁一頓同仇敵愾加一頓溜須拍馬。

  薑稚衣聲勢稍減:“那倒也不是我識破的……”

  “哦,那沈少將軍還是改好了一些的。”

  薑稚衣冷哼著咕噥:“為非作歹的惡人稍微改過一些就叫‘好’了?有什麽了不起……”

  恰這時,驚蟄端著安神湯走了進來:“郡主莫與沈少將軍置氣了,您今夜受驚又受累,奴婢喂您喝盞安神湯,再給您按按身子骨,免得您明日下不來地。”

  看看,懂她這時候最需要什麽的人,才是真真正正疼她、待她好的人。

  薑稚衣舒心了些,趴在美人榻上由驚蟄幫她鬆起筋骨,慢慢地,腦海裏殘餘的血光淡去,有了些困意。

  正懶洋洋眯縫著眼,忽聽房門被叩響,三七在外覥著臉道:“少夫人,少將軍問您今夜受了累,睡前可要他幫您鬆鬆筋骨,還有您受了驚,不知會否入不了眠,可要他過來貼身陪寢?”

  看來待她好的標準,還得再往上拔一拔。

  見驚蟄和穀雨轉動著眼珠對視了眼,像在疑心她和元策難道一夜之間關係緩轉到了如此地步,薑稚衣微微一滯,朝外道:“……讓他省省吧,我的貼身婢女可比他好用!”

  翌日清晨,薑稚衣從沉沉一覺裏醒轉。

  昨夜喝過安神湯,倒沒做什麽刺殺的噩夢,卻夢到元策深夜翻窗進她臥房,在她榻邊流連著問她,當真不要他貼身陪寢嗎?

  夢裏她困得稀裏糊塗,說除了婢女,隻有太監才可以貼身陪寢,讓他要陪走遠點。

  她煩不勝煩地眯著眼隨手一指,然後便又睡了過去……

  這一覺到天明,梳洗穿戴完畢,用過早膳,薑稚衣剛一出臥房,忽聽身後驚蟄厲聲朝上一喝:“什麽人!”

  薑稚衣順著驚蟄的目光仰頭望去,看見她房頂屋脊上橫躺了個人,一驚之下倒吸一口冷氣。驚蟄也唰地一下拔劍防衛。

  眼看守院的士兵一動沒動,正懷疑他們都瞎了嗎,屋頂上那道黑影睜開眼直腰而起,縱身一躍而下。

  薑稚衣瞪著從天而降的人連連後退,腳後跟靠到牆麵頓住,歪過頭仔細一看——

  薑稚衣瞳孔震動:“你、你大早上在我屋頂上做什麽?”

  元策活絡著肩背筋骨:“不是你讓我上屋頂陪寢的?”

  薑稚衣默默回憶起昨夜那個夢,所以那不是夢?

  她隨便揚手一指,指的還是屋頂……

  他就這麽在她屋頂上待了一夜,方才閉眼躺在那裏是在——補眠?

  “……我困得不清醒,你也不清醒?我讓你上屋頂陪寢做什麽?”

  “我怎麽知道,”元策揉著脖子走上前來,“反正在屋頂也能聽著聲兒。”

  薑稚衣滿眼警惕地看著他:“你要聽著什麽聲兒,你連我夢話也要偷聽?”

  元策站定在她跟前,垂眼看她:“你做噩夢的叫聲,或者你噩夢醒來,打翻瓷盞的聲。”

  薑稚衣眼底警惕的敵意驀然一消,默了默輕咳一聲,背抵著牆,眼看著這副往昔她噩夢時抱過的身軀,目光閃動著眨了眨眼:“我如今風浪見多了,才不會動不動就做噩夢了……”

  “是啊,用不著我了,多餘了。”元策撇開頭輕哼了聲。

  薑稚衣抬起眼,看向他這一身皺巴巴,還留著屋瓦印的衣袍……

  “那——你在屋頂可能也是有那麽一些用處的,不是都說枕邊放些辟邪之物就不會做噩夢了嗎?難怪我昨夜睡得挺好。”

  “……”她還不如不發這個善心。

  “我辟邪?”元策氣笑。

  “是啊,這世上誰能邪得過你?殺人跟鬧著玩兒似的……”

  元策垂眸睨她:“那我讓你睡了個好覺,你這一大清早做什麽去?不會為著那點連李答風都看不上的皮肉傷,還要過去探望一趟某些人吧?”

  薑稚衣一噎。昨夜因著元策突然“血流不止”,別說看一眼裴子宋的傷勢,她連與他道一聲謝都沒顧上,匆匆忙忙就回了府。今日自然要去一趟。

  “李答風看不上的是人家裴子宋的傷嗎?不是你、的、嗎?”薑稚衣拿下巴尖狠狠指了指他的腰腹。

  元策握拳掩嘴清了清嗓。

  “這刺殺是衝你和我來,對裴家兄妹完全是無妄之災,不論傷大傷小,都要道謝。”薑稚衣繞過他的磨纏朝前走去。

  “明日陪你一道,”元策回頭叫住了人,“今日外麵封道,想去也去不了。”

  ……那他早說封道不就行了,非要先來上那麽幾句。

  薑稚衣疑惑回身:“封道是?”

  “全城戒嚴,隻通行人,不通馬車,排查可疑之人。”

  “外麵還有刺客?”薑稚衣臉色一變,當即走了回來,碎碎念著點點頭,“那還是改日帶著你出門吧……”

  ……還真把他當辟邪之物了。

  看她緊張兮兮的模樣,元策想了想,彎唇一笑:“那趁今日我也不出門,想不想跟我學點防身術?”

  *

  等元策洗漱完,換過一身利落的勁裝,薑稚衣跟著他到了府裏的演武場,眼看他站在兵器架邊上,像對著他的大好江山一般,一指那一排兵器:“想學哪樣,隨便挑,都能教。”

  薑稚衣緩緩仰起頭,隨著他的手勢,目光一樣樣掠過去,從尋常可見的刀、劍、槍、戟,到不常見的斧、叉、鞭、錘、棍、槊,再到一些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長得稀奇古怪又凶神惡煞的不知名邪器……

  十八般兵器,他是樣樣都能教。

  可曾想過她樣樣都拿不動?

  眼見她看過一遍,麵露迷茫,元策點點頭:“可是不知這些兵器都是如何使的?我先一樣樣給你演示一遍。”

  說著,隨手拎起一柄長|槍輕輕一掂,走到一旁空地。

  不等薑稚衣回神,風聲一唳,元策後手一翻前手一撥,長|槍如龍而出,一攔一拿一紮,隨即提槍而起,淩空側翻,槍頭輕旋,槍於半空脫手而出,身輕如燕一落地,槍又穩穩握回手中。

  薑稚衣腦袋跟著槍頭動,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陣眼花繚亂過後,元策長|槍一背,朝她一抬下巴:“怎麽樣?”

  雖然看不太明白這些招式,不過看上去確實十分厲害,隻是——

  “……你管這叫防身術?”

  “我是問你,我這槍耍得怎麽樣?”

  薑稚衣嘴角微抽:“耍得——還挺活絡人脖頸的。”

  “……”

  “沒別的了?”

  薑稚衣眼望著春日晴光下那道執槍鶴立,衣袂獵獵的身影,抬頭看天:“槍誰還不能耍兩下了,書院裏也有教。”

  ……之前醉酒非要看他耍槍的不是她?

  元策走到兵器架邊上,隨手將槍一丟,目光一掃,又看準了那條九節鞭:“那再給你耍一段裴子宋也不會,我兄長也不會的——”

  “行了行了,知道你厲害了!”薑稚衣跺了跺腳,“他們不會的,我哪裏學得會,你教點有用的行不行?”

  元策可惜地看了眼還未出場的十七樣兵器,想了想,從一旁拎起一把輕弓,試探著看向薑稚衣:“那——上次在書院學到一半的?”

  *

  一刻鍾後,薑稚衣人生中第二次握著弓站到了箭靶前。

  時隔數月,動作要領全光忘了,元策又教了她一遍。這回因在家裏,拿來了一枚玉扳指戴在她拇指上,說是他小時候用過的,戴了就不會被弦磨傷手,可以試試親手拉弦了。

  薑稚衣握著弓,垂眼看著自己拇指上那枚泛黃的玉扳指,發現上頭已經有一些細小的裂紋。這麽舊的玉扳指居然還留著,不知是不是對他有什麽特殊含義。

  薑稚衣默默走了會兒神,忽然感覺到一支箭穿插|進她指間,元策的聲音響起:“教你有用的了,也沒見你專心學。”

  “誰說的,我隻是在醞釀而已,”薑稚衣一手握弓一手扣弦,麵朝箭靶擺好了架勢,“這次一定能射中!”

  溫熱結實的胸膛忽而靠上後背,如同數月前在書院校場一樣,元策站在她身後把住了她的手。

  下頜輕蹭過發頂,薑稚衣頭皮一麻,原本放鬆的身體一下子繃緊,想回頭,又怕一回頭發生上回那樣的意外,僵硬地緊盯著前方的箭靶:“不是說我這回可以自己拉弦了嗎……”

  “幫你調準頭。”元策眯起一隻眼,握著她的手挪了挪箭矢對準的方向。

  薑稚衣狐疑地瞅了瞅靶心:“可我怎麽覺得你這反而調歪了呢?好像都對著箭靶後邊了。”

  “我說能射中,就能射中。”

  上次也沒見你射中……薑稚衣氣鼓鼓一撇嘴:“那現在可以拉弦了吧?”

  “再等等。”

  薑稚衣一頭霧水:“還等什麽?”

  他這不也沒調準頭了嗎?

  元策沒有說話,靜靜站在她身後。

  直到薑稚衣等得焦躁難熬,忍不住再次開口問話,元策握著她的手猛一拉弦:“鬆。”

  薑稚衣驀地一鬆手,一聲嗡振如霹靂弦驚,箭矢震耳離弦,流星破空般一路旋飛,越過箭靶,直直射向箭靶後那棵杏花樹。

  奪一聲響,正中樹幹。

  下一刹東風忽起,被一箭震落的杏花紛紛揚揚,漫天飛舞。

  薑稚衣在這一瞬恍惚間明白過來,他剛才……在等風。

  箭羽輕振,香盈滿天。

  仰頭望向這場真正的杏花雨,眼前忽而重疊起去年臘月那一場漫天碎雪,薑稚衣顫動著眼睫,緩緩回過頭去。

  元策望著這滿目雪白,垂落長弓,彎了彎唇:“這才叫——二月東風吹杏雨,動我春心向衣衣。”

  薑稚衣心頭一震,閉緊了呼吸。

  然而呼吸可以閉緊,心跳卻像拉不住的馬,在此刻脫韁而出。

  元策靠在她身後,感受到她那顆心髒一下又一下重重敲打著他的胸膛,忽然想起什麽:“薑稚衣,你說的沒錯,真的可以聽出來。”

  “什麽可以聽出來……”

  元策垂下眼去看她:“聽出來,你心裏也有我。”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6 13:05:47, Processed in 0.02604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