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0 章(“昨晚抱著照片睡”...)
作者:女王不在家      更新:2022-11-24 21:23      字數:3414
  初挽掛了電話後,在那裏站了一會,才回家去,進走廊的時候,便見樓下看門的阿姨正打盹,見到她回來,便道:“小初,你們家的衣服,我看昨天晾上的,今天你也沒回來,刮大風了,都要刮跑了!”

  初挽這次想起昨晚自己洗衣服了,忙道:“那我去收!”

  阿姨卻道:“哪還用你自己去收,我一看你家衣服都要被刮跑了,我就趕緊給你收起來了!都在我這裏放著呢!”

  說著起身就拿了衣服,初挽一看,可不是麽,都被疊得齊整。

  初挽感激:“阿姨,謝謝你了,可真是麻煩你了!”

  阿姨歎道:“也沒什麽,遠親不如近鄰嘛,我在這裏看管著這樓,平時有什麽事,我可不得照應著,再說我看小陸在外地掛職,你年輕女人家一個人住,看著終歸讓人心疼!”

  初挽聽著心裏溫暖,笑道:“阿姨,你費心了。”

  阿姨將那包衣服塞給初挽,又道:“對了,小初,我有個事,想讓你幫幫忙,你看方便嗎?”

  初挽:“嗯?什麽事,阿姨你說。”

  阿姨便提起來,說是她老姐妹家裏有塊老墨,據說是早些年傳下來的老玩意兒,拿過去文物商店,結果人家隻給五塊錢,後來遇到叫街的,叫街的給十塊。

  “覺得應該值錢吧,十塊還是有點虧,我知道你懂這個,所以想著,哪天你幫著看看,要真是一個好東西,咱就收起來,要不是好東西,那咱就趁早賣了。”

  初挽聽這話,才明白了,便道:“這也不是什麽大事,要是方便的話,明天是周日,就請阿姨的姐妹把東西拿過來我看看?不過你也知道,我到底年輕,說不好的,隻能提供個意見,阿姨的姐妹參考參考,具體怎麽著,還得找正經專家幫著拿主意。”

  那阿姨自然千恩萬謝的,一疊聲地說了一番好話,又說起讓她有什麽事就說話,不要客氣。

  初挽和阿姨說了一番,這才上樓,上樓的時候,走得很慢,想著這人情往來,想著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等上了樓後,暖壺裏倒是有多半壺熱水,並不是太燙了,但摻和一點涼水後還能有餘溫,當下便就著這些水洗漱了,又稍微洗了洗身上,洗過後,便癱在床上了。

  隻是躺下後,心裏又想起剛才的那通電話,一時隻覺得滿心滿身都充滿了渴望,渴望聽他那樣哄著她說話,渴望他把她抱緊,渴望他不遺餘力的力道,渴望他灑在自己耳邊的呼吸。

  她想起他剛說的話,又爬起來,打開床頭櫃,找了找,終於按照他說的,在最下層發現一件舊軍綠長褲,疊得齊整,和別的並沒什麽區別,不過略有些鼓。

  她拿起來,就發現裏麵包裹著一個十六開皮夾子,上麵印了紅五星的皮夾子,一看就是他以前在部隊時用的。

  打開皮夾子,裏麵放了各樣證件以及一些其它的文件材料,其中有一張上麵還有他的兩寸免冠照片。

  初挽拿過來那照片看了一番,那是他大概十七八歲的時候,微微抿著唇,目視前方,眉眼間略帶著幾分青澀,熟悉又陌生。

  初挽看著照片中的他,就感覺好像他在看著自己。

  初挽和他對視,良久,臉上微燙,也就收起來了。

  之後便找到了存折,紅色的存折,這存折應該是他回到北京轉業後開的,最開始竟然一次性存了八千多,之後每個月大概往裏麵存一百塊。

  初挽看著這數目,想起他之前說他不缺錢。

  確實不缺錢,在這個年月,這是很大一筆數目了,這應該是多年以來的補貼獎勵,以及轉業後的一些安置費用。

  初挽看著那存折,便在心裏規劃著,自己出一萬,再把他的積蓄花了,這樣大概兩萬塊,可以買一處很好的宅子,她既可以存放她的物件,也可以住得更舒服,不至於去買不見光對著廁所的小院子。

  這樣兩個人一起出錢買,彼此都會更隨意自在一些。

  她手頭二十多萬,出一萬買宅子,十萬讓易鐵生拿過去盤下柴燒窯,回頭五萬留下應付後麵的燒窯以及人工費用,還剩下幾萬,就等著後麵的機會。

  她現在計算著,博古齋那一批瓷器也快到時候了。

  如果順利下去,這樣倉庫和底貨都有了,她就有條不紊地一邊讀書,一邊時不時尋摸著多撿點漏,慢慢豐富自己的收藏。

  她又隨意翻看著他其它一些材料,上麵好多他的個人信息,也有他的簽字,這讓她感覺自己仿佛看到了他之前十幾年踏實的一串腳印。

  她看著看著困了,打了一個哈欠,就躺在那裏準備睡覺,這時候心裏滿滿都是踏實。

  她想著,即使他在外麵掛職,太忙沒時間回來,其實也沒什麽,他忙於事業,忙於奮鬥,也是想拚搏一個更好的未來,也是想踏實做一些事情。

  但是無論他走到哪裏,他會把最要緊的證件文件以及存折都放在家裏,這讓她覺得,他被她攥在手心裏,在她伸手就能夠到的地方。

  初挽胡思亂想著,就這麽迷糊著睡去了。

  初挽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等她醒來的時候,隻覺身邊有人,好像有一雙大手正撫摸著自己的頭發。

  她猛地意識到不對,睜開了眼睛,於是便墜入了一雙深邃溫柔的眸子中。

  天已經大亮了,拉上的淡藍條紋窗簾讓房間內籠罩著輕淡的光,初挽懵懵地看著眼前的男人。

  或許是這一段太忙的緣故,他鼻骨越發挺拔,眸底彌漫著紅血絲。

  她睡了一覺,睜開眼睛,他就在她眼前,就像夢一樣。

  陸守儼骨節分明的手輕撫著初挽齊耳的短發:“挽挽怎麽把頭發剪了?”

  初挽還是有些茫然,自己也摸了摸頭發,才道:“覺得洗頭發麻煩,就剪了。”

  陸守儼看她那迷迷糊糊的樣子,俯首下來,用額頭抵著她的:“就知道因為這個,懶死了。”

  額頭相抵時,他的唇便落在她的唇瓣上,叩開她的唇縫。

  猶如萬裏雪飄的夜裏陡然看到的怒放臘梅,溫暖了孤枕寒衾的身體,喚醒了她尚且沉睡的每一個細胞,也掃走了她所有的落寞。

  初挽頓時喜歡得要命。

  陸守儼在那片柔膩的溫暖中,觸碰到一片薄軟,那是水紅吊帶的真絲內衣,就那麽軟軟地裹著她的身子。

  他站在床邊,在經曆了一夜奔波後,低首看著床上剛剛睡醒的女人。

  深藍棉布被頭搭在肩上,隱隱露出精致顯瘦的鎖骨,自那清透粉白的臉龐往下,到線條優美的頸子,一水兒的綺麗爛漫。

  而那搭在她身上的被子隨著她胸口的呼吸而高低起伏,讓人能感覺到她動人的曲線。

  陸守儼黑眸顏色變深,不過卻很有耐心地斂下情緒,指尖輕搭在她削瘦肩頭,那裏虛虛掛著那抹水粉帶子。

  他低聲道:“睡覺怎麽還穿著這個?”

  初挽:“就隨便穿的……昨晚忘了。”

  陸守儼:“我進了家門,都不敢認了,擺設完全大變樣不說,還看到你躺床上,被子都沒好好蓋。”

  就半露著。

  初挽聽著,想起自己最近布置的家裏,他肯定不認識了,家裏大變樣了,她都忘記給他說。

  也怪他太久沒回來,家都不認識了。

  她瞥他一眼,聲音中多少有些埋怨:“你回來就知道說我,你都多久沒回來了,當然不認識了!”

  陸守儼垂首看著她,溫聲道:“最近好好吃飯了嗎?”

  初挽便拉上被子,在被子裏拱了拱身子:“吃了。”

  陸守儼:“牛奶按時喝了嗎?”

  其實她知道他想做什麽,久別重逢,他會怎麽樣,她太清楚了,而那也正是她所想的。

  隻是他卻如此有條不紊,遊刃有餘,就那麽耐心地說著話,仿佛不疾不徐。

  這人仿佛永遠能抻得住,比她端著。

  她便翻過身去,沒什麽興趣地道:“當然喝了,誰還能忘了喝牛奶呢!”

  她覺得他得哄哄自己了,最好邊親邊哄。

  誰知道她說完後,他卻也沒有湊過來哄她的意思,徑自起身,不知道做什麽去了。

  初挽心想,那以後就再也不要了。

  起碼三天。

  起碼三天,除非他求她。

  正想著,被子被掀起一些,之後,身後便覆上燙人的溫度。

  她正猶豫是要繼續抻著他,還是幹脆棄械投降,他卻已經從後麵繞過來,抱住她。

  初挽象征性掙紮了下:“你洗過了嗎?”

  陸守儼氣息已經不穩,哪裏還有適才閑庭信步一般的遊刃有餘,他埋首在她頸子中,貪婪地咬著,低聲道:“早就洗了。”

  說完,把被子一掀,將兩個人直接包裹住。

  初挽被捂著唇,短發垂落,那短發便散在她臉上,遮住了她的視線,隻覺眼前有紙質的文件翻飛,竟是昨晚睡前她翻過的,她嗅到了紙張的味道。

  恍惚一個抬眼,文件上正是他年少時的照片,軍帽下一雙黑眸正看著她。

  他看到她的發尾掃過自己泛黃的照片,掃過那個十七八歲的少年。

  他在她耳邊磨著牙,問:“昨晚抱著我的照片睡?”

  **********

  陸守儼起身下床。

  初挽懶懶地躺在那裏,看到他捋下來,利索地打了一個結,隨手扔在一旁垃圾簍裏。

  之後拎起來旁邊被他扔掉的軍綠長褲,套上。

  他指骨利索地扣上皮帶,那褲子便鬆鬆垮垮地掛在了他精瘦的腰上。

  他腹部那裏緊實,因為帶著汗潮而隱隱發著光亮。

  這讓她想起剛才他施加給她的力道,那些力道就來自這裏的賁發。

  這一切都是曖昧而動人的,初挽別過臉去,當沒看到。

  陸守儼穿上褲子後,卻不再撿起旁邊的襯衫了,徑自進去了洗手間,之後洗手間便傳來水聲,嘩啦啦的。

  之後,他出來了,單手撐在床頭,看她:“洗洗去。”

  初挽睨他一眼:“家裏也沒熱水!”

  就暖水壺裏那點,昨晚上已經用光了。

  陸守儼:“我已經打了水,兩個暖壺都是滿的,滾燙的。”

  初挽納悶了:“你什麽時候到的?”

  這麽一問,她自然一堆疑問:“怎麽突然回來了?你不忙嗎?”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6 11:57:28, Processed in 0.019264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