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3 章(秦小姐的伴手禮...)
作者:龍柒      更新:2022-11-24 21:46      字數:3096
  秦步月愣了愣,問道:“同時刻融納【堅定】的修者,會進入同一個人格場?”

  人格場的情況對秦步月衝擊頗大,她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陸暝給她解釋:“好比一個個的夢境,相似的夢境有概率融在一起,但相差很大的夢境,就不會相遇了。”

  簡單來說,三階的“哲學家”和“思想家”,需要的是同一枚四階標簽【堅定】,如果他們在同一時刻融納,有概率進入同一個人格場,當然,也要看彼此的“夢境”是否相近。

  秦步月擔心的是:“我們是競爭關係?”

  她難道要和其他“哲學家”“思想家”,爭搶一個【堅定】?

  陸暝解釋道:“人格場中其實有很多【堅定】,有人輕鬆找到後離開,有人徘徊其中很久,始終找不到,這時候,你們同時找到了【堅定】,會怎麽辦?”

  的確不好說,雖說都是官方的修者,但每人都有自己的心思,誰也不想被困其中。

  如果同時看到了【堅定】,誰會為萍水相逢的人退讓?

  哪怕是同組織的,生死關頭都會反目,不用說不同組織了。

  秦步月想到自己對世家子弟的了解,好奇地問道:“如果是這樣,那世家子弟為什麽不安排人一起過人格場?”

  普通修者做不到的事,世家輕而易舉。

  他們大可以培養一批三階修者,和自家子弟同時進入,讓他們幫著尋找【堅定】。

  別說人格場中有很多【堅定】,區別隻是誰先誰後,即便真的隻有一個【堅定】,世家為了後代也未必不會這樣搞——變相地養死士罷了。

  陸暝搖頭道:“很難操作,一來是階層不同閱曆迥異,相遇的概率很低;二來是不要在人格場輕信任何人。”

  秦步月頓了頓:“迷失在其中的修者……會惡意偽裝?”

  秦步月心驚肉跳的:“他們又想要離開文明之水了?”

  首先是人格場的未知與神秘,沒有任何情報可以作參考;

  其次是主觀上的真實,萬一美夢成真,極易迷失;

  最後還有隱形的敵人,試圖取而代之,搶走修者的肉|體。

  秦步月慎重道:“我會小心的。”

  陸暝感覺到她的小心翼翼……

  也好,謹慎是優點,他將到了嘴邊的話咽了回去。

  秦步月又想到一點,問道:“如果……我是說如果,回到我身體中的是之前的迷失者者,會怎樣?”

  陸暝:“放心,他取代不了你,你隻會被汙染成怪物。”

  秦步月:“……………………”

  並不放心!

  秦步月沒再問了,她雖說還沒去過人格場,但能理解迷失在其中的修者。

  哪怕告訴他們,不存在“奪舍”,他們也不會相信,而成功“奪舍”的,也沒機會再回到人格場告訴迷失者們,真的會異變成怪物。

  這是兩敗俱傷的事,但無解。

  了解了人格場,秦步月心中微定,後續就是她自己的準備工作了,沒必要再耽誤陸暝的時間。

  她問了一件相對來說也很重要的事:“黎先生,為什麽一定要我心甘情願?”

  她能理解“嫉妒”要吃她,無非是因為“火種”體質。

  本源係的修行可以說是困難重重,“嫉妒”也不知道要吃掉多少“嫉妒”,才可能成為本源。

  不過,傲慢和魅惑的情況似乎不太一樣,他們是蘇醒後強行“回收”了散落在外的“傲慢”和“魅惑”。

  大概因為十二位本源之主中沒有“嫉妒”?

  所以,“嫉妒”才會這麽麻煩的從零開始收集。

  成為本源後,似乎可以一定限度上自我分裂。

  她一直懷揣著一枚【驕傲】,但不妨礙傲慢依舊是傲慢。

  陸暝沒有瞞著她,直白道:“本源修者需要吃掉大量同名標簽,隨著‘嫉妒’增加,黎千棲需要更加強大的‘載體’,你的精神體無疑是最優選,稍加淬煉後,足以支撐他達成本源。”

  秦步月點點頭,這些她想到了。

  陸暝:“至於為什麽一定要你心甘情願,因為【占為己有】。”

  秦步月:“占為己有的話,不該是強行奪走嗎?”

  陸暝:“對具象標簽是這樣的,他直接奪走的效果和其他人給,沒什麽區別。”

  秦步月懂了:“但精神體不行,這算是【占為己有】的副作用?”

  陸暝:“可以這樣理解,不過這叫做本源的代價。”

  秦步月大體明白了。

  本源係修者的能力與嫉妒相關,像黎千棲,可以為所欲為的將別人的東西【占為己有】,但也有不可強行占有的存在,那就是“容器”。

  對方不心甘情願,他無法占有。

  沒有合適的“容器”,他又無法繼續承載“嫉妒”,也是必須要跨過去的坎了。

  秦步月實在是好奇,她問道:“真有人……心甘情願嗎?”

  不是她瞧不起黎千棲,而是……嗯,好吧,她很好奇,不通人性的黎先生是怎麽讓人心甘情願的。

  陸暝笑了下:“不要低估了人類的野心。”

  秦步月:“……”

  是她當局者迷了。

  黎千棲哪裏需要太多心機,他不通人性,可擋不住有人主動送上門。

  渴望入賢的修者,會主動找到“嫉妒”。

  他們的確是心甘情願的,也是自以為是的。

  妄圖融納“嫉妒”的結局是,淪為他的盤中餐。

  秦步月不由警惕,她現在才三階,自然對黎千棲嗤之以鼻,倘若她到了入賢的階段,遍尋不到一枚“嫉妒”,而黎千棲這麽大一隻杵在她麵前。

  嗯……

  不要,絕對不要他!

  秦步月很想知道“幻想家”人格對七情的最優選是什麽,但她不能問。雙人格的事,她不確定陸暝能不能看出,反正她不會主動暴露。

  “對了。”陸暝清了清嗓子:“你最近不要見‘嫉妒’。”

  秦步月:“……”

  陸暝頓了頓,道:“他還沒消氣。”

  秦步月:“……嗯。”

  兩人的談話差不多可以結束了,雙方的合作於無聲中達成,彼此都很滿意,同時也都有所保留。

  這很正常,畢竟他們不是一個人,尤其是陸暝,更是肩負著一個龐大組織,有著各自的責任和義務。

  雖說有半年時間,但秦步月不想浪費一分一秒。

  預言要辯證看待。

  完全依賴,等於找死。

  秦步月要盡快融納四階【堅定】,不止【堅定】她還得搞定【靈活】。

  秦步月從【包羅萬象】中拿出了那一摞存折,交給了陸暝:“這是從紅塵長老身上搜集的。”

  陸暝看向她道:“南山銀行的原則是,需要本人或登記過的遺產繼承人,持存折取款。”

  他著重提醒:“即便是我,也不會打破這個原則。”

  秦步月早就想到了,這是預見南山的立足根本,陸暝出身自規則聖殿,肯定有這方麵的高星標簽。

  大概類似於空腦樂園的【海誓山盟】,總之是有著強大約束力的。

  當然,秦步月相信,即便沒有規則類標簽,陸暝也會遵守自己製定的規則,這是身為“領袖”的修養。

  秦步月:“我明白,隻是覺得,這些存折交給你比較妥當。”

  她很眼饞這一億四千萬,自身也極其缺錢,避難巢更是窮得漏風,更不要提這些錢是紅塵長老吸了避難巢居民的血……但她不會為此而打破綠洲少有的原則。

  守信的預見南山,更值得尊重。

  這個無政府無法律的地界,需要更多的原則。

  陸暝收下了這一摞存折,他看向秦步月:“你要重建避難巢?”秦步月應得很爽利:“嗯。”

  陸暝:“為什麽?”

  秦步月笑了下,眨眨眼:“這也是我的原則。”

  陸暝微怔,薄唇微彎:“不理解,但尊重。”

  從利益最大化的角度來權衡,重建避難巢是吃力難討好的事。

  同樣的投入,如果是在外城,可以組建一批更加強力的武裝力量,但在避難巢……隻能說投入產出比非常不樂觀。

  不過,陸暝欣賞秦步月,很樂意看她創造奇跡。

  與眾不同,才有趣。

  陸暝又道:“稍等,有些東西給你。”

  秦步月:“嗯?”

  她登門拜訪,也算是拿了伴手禮,七張存折交到陸暝手裏,等於是一億四千萬的死存款。

  這“伴手禮”可以說是秦小姐此生之最,絕無僅有了!

  陸暝拿出一個絲絨禮盒,裏麵放著一個精巧的耳釘,細密的紅鑽折疊成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這款式在秦步月的世界,絕對的高定珠寶……

  不愧是綠洲首富,大氣!

  然後,秦步月想到自己的“伴手禮”,哦,論大氣還是她更氣。

  陸暝:“這是紅落玥的遺物。”

  秦步月一怔。

  陸暝:“你是她的指定繼承人。”

  說著他拿出了一份縈繞著絲絲精神線的合約,上麵白紙黑字地寫著紅落玥對遺產繼承人的要求:接受她的記憶,擊殺紅千詡。

  秦步月的確是她指定的繼承人。

  這枚漂亮的紅鑽耳釘,是紅落玥的【包羅萬象】。

  秦步月接過盒子,紅鑽耳釘順勢展開,她一眼看到了放在最前方的……存折。

  “無私”小姐姐的存款?

  秦步月沒想太多,論貧窮她倆不相上下,這估計也就……打開存折的那一瞬,秦步月懵了。

  戶名:紅落玥

  結餘:140,000,000.00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1-27 12:25:24, Processed in 0.03196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