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作者:禪心月      更新:2022-09-23 09:00      字數:2628
  第020章:跟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陳榆瀚和慕初回到最初紮營的地方時,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溫禮和陶伊已經把周圍的環境清理幹淨了。利嘉欣和嚴銘,也找回來不少幹柴。

  幾個人就等著食物下鍋了,其實大家並沒有抱太多期望。

  尤其是溫禮,看慕初和陳榆瀚都很年輕,萬一他們找不到吃的。今天中午要怎麽辦?

  沒想到,等了一個多小時,慕初他們就回來了。不光回來了,還帶回來一隻野兔,兩種野菜。還有一種不知名的,大家也不認識的像草一樣的東西,更神奇的是還有一些野果。

  “天啊。榆瀚,你太厲害了吧?”

  因為籃子是陳榆瀚拎著的。所以溫禮他們自然而然的以為,這些都是陳榆瀚找到的。

  “是啊,竟然還有兔子?”

  到這種地方還能吃肉?這是什麽好運氣啊?

  “沒有,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陳榆瀚可不敢居功。

  “全部都是慕初姐找的。她真的太厲害了。”

  陳榆瀚迫不及待的想把慕初做的事說一下了。

  “先別說了吧,把這些菜處理一下。”慕初將兔子拎了出來,看著眼前其它人:“你們誰會處理這個?”

  五個嘉賓齊刷刷的沉默了。利嘉欣和陶伊更是臉都變了。兩個人齊齊擺手。

  “我不會。”

  “那行,還是我來吧。”她拎著兔子的耳朵就要往溪邊走,想了想:“兔子處理起來有血,我往下走一點,放心,不讓你們看到血。”

  “那,慕初去處理兔子,我們洗菜吧。”

  陶伊接過籃子裏的野菜,利嘉欣也跟著舉手:“那我洗野果。”

  “行,我來燒水。”

  還好,大家分工合作,效率還是高的。

  慕初走到溪邊,開始處理起了手上的兔子。陳榆瀚跟在她身邊,他現在對慕初特別信服。

  “慕初姐,有沒有什麽事是我能做的?”

  “你會殺兔子?”慕初將那隻兔子往陳榆瀚麵前一拎。

  陳榆瀚的頭搖得飛快:“不會。”

  “不會就站邊,別打擾我。”

  慕初開始處理兔子,陳榆瀚看著她手起柴刀落。在兔子的血濺出來的瞬間,轉開了頭。

  腦子裏不知道怎麽的就浮現出某電影裏的一句經典台詞。

  “兔兔那麽可愛,怎麽忍心吃兔兔?”

  慕初停下手中的動作,轉頭看了眼陳榆瀚:“你不吃兔兔,你今天中午就要餓肚肚。餓肚肚和吃兔兔,你選一個。”

  陳榆瀚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把心裏想的話給說出來了。

  “慕初姐,我不是那個意思。”

  就算他是那個意思,慕初也不在意。

  穿越那麽多次,她最煩的就是聖母。別說野兔了,真遇到緊急情況,別說野兔了,凶獸她都照吃不誤。

  動物命再怎麽珍貴,也不會比人命珍貴。

  “慕初姐,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我就是看到你處理兔子,想起了電影裏的台詞了。”

  “是也沒關係。”慕初手上動作不停:“呆會你別吃就行。”

  “姐,我錯了還不行嘛。”陳榆瀚再次道歉,慕初也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人。

  “行。既然你已經認識到了你的錯誤。那罰去把籃子拿過來吧。”

  “要籃子幹嘛?”

  “你不會是想,我把這些處理好的兔肉,用手捧過去吧?”

  慕初已經把兔子處理得差不多,

  “我去拿,我去拿。”

  陳榆瀚跑得歡,嗑CP的彈幕也跟著吐糟得歡。

  【武力值MAX小姐姐攻+年下小狼狗。這對CP我站了。】

  【求小姐姐對榆瀚好一點。多照顧照顧榆瀚啊。】

  慕初看不到彈幕,處理好了兔子,等陳榆瀚拿籃子過來的瞬間,她看了看眼前的溪流。

  像這樣的溪流,正常情況下是不太可能有魚的。不過——

  “101。我想吃烤魚了。你懂的。”

  ——宿主。

  101感覺現在自己就是一個被惡勢力威脅的小可追。

  “千萬別說你能量不夠,從你上次給我變工具出來到現在,我都還沒使喚過你呢。”

  101沉默了一瞬,溪水裏出現了幾條魚。慕初滿意了。

  像這樣的荒山野嶺,烤魚不香麽?從邊上找了根木棍,直接用柴刀削尖了。在手上揮了揮,試了試手感。

  高馳: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

  陳榆瀚拎著籃子過來的時候,就見到慕初將手上木棍用力的往溪水裏紮了下去。

  【我CCCCCC,我眼睛又花了是不是?這個女人竟然想能棍子叉魚?】

  【你們告訴我,這個女人是在演,還是真的?】

  【我賭一包辣條,她一定是演的,不可能真的叉得到魚。】

  【她要是能叉到魚,我直播表演吃土。】

  在一片不敢置信的彈幕中,慕初手起棍落,溪裏的魚,就這麽被她叉了一條上來。

  高馳和陳榆瀚:……我是誰?我在哪?發生了什麽?

  慕初沒管他們的表情,看到陳榆瀚拿著籃子過來,她把魚從木棍上取下來,扔進籃子裏。

  “接著。”

  她轉身,去叉第二尾魚。剛才水花撲騰得太大,一些魚都散開了。

  她在岸邊觀察了一下,才朝著第二尾魚叉了下去。

  一共叉了三條魚,差不多了。慕初沒打算一次搞完,總要留點晚上吃。

  【大佬,請收下我的膝蓋。】

  【我錯了,我晚上就去吃土。】

  【現在綜藝都這麽卷了嗎?不但要會皮筋射兔,還要會木棍叉魚?】

  【愛了愛了,我宣布,今天開始我就是慕初的頭號粉頭。】

  【粉了+1。這樣又漂亮又颯的小姐姐誰不愛?】

  【粉了+身份證號。】

  觀眾路轉粉的過程中,慕初已經非常利落的用柴刀把魚鱗刮幹淨,把三條魚處理好了。

  看著呆呆的已經不知道要怎麽反應的陳榆瀚。

  “走吧。中午吃烤魚。”

  “慕初姐。”陳榆瀚不過是一個半天,已經開始懷疑人生了:“你怎麽做到的?”

  如果說用皮筋打兔子是運氣,可是用木棍叉魚,不可能是運氣了吧?

  那魚在水裏遊來遊去的,別說叉中了,讓魚不動都難。

  怎麽就可能叉得中呢?太不可思議了。

  慕初看著呆掉的陳榆瀚:“怎麽?想知道啊?”

  陳榆瀚眼睛冒著星星:“不光想知道,還想學。”

  慕初在陳榆瀚的肩膀上拍了拍:“小老弟啊,相信姐,你不會想學的。”

  “不是。我是真的想知道。姐你怎麽那麽厲害呢?”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0-07 20:39:44, Processed in 0.0158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