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繁花(16)三更(心有繁花(16)彭慧看著...)
作者:林木兒      更新:2022-11-24 21:43      字數:3254
  彭慧看著那遠去的背影,心裏發沉。

  拎著飯盒,她是走回去的。回去的時候老林已經走了,隻母親在家裏。

  彭姥姥接了飯盒,這一拎,怪沉的,“沒給呀?我還當你看著她吃了才回來呢。”

  彭慧將外套脫了,換了鞋往裏麵去:“可別說了!那孩子……難纏的緊。”

  彭姥姥不以為意:“長大了嘛!她爸她媽都是聰明人,那孩子又不是笨蛋。我早說你了,別老這麽著。”

  彭慧起身:“您現在說這個幹什麽?”

  “真的也罷,假的也罷,總得迷了人的眼的。”彭姥姥就道,“別總耍嘴,多幹幾件叫人記好的事……這不待見,跟你咋辦事是兩回事。你婆婆不待見你,整天說你……你的日子不也過了二十年了。孩子不能總是孩子,遲早就覺出來的。你該怎麽辦還得怎麽辦?少說一些,多做一些……別叫人指摘你。”

  她回屋去躺著了,一想起那丫頭冰涼的指尖劃過她的耳鬢,她就覺得心都揪成一團了。許是自己老了,竟是有點怕那丫頭了。

  這麽想著,她蹭的一下坐起來:怕?小妖而已,能怕了你?

  她起身往出走,又換鞋穿大衣,“媽,我出去一趟。”

  給公婆買了,給疏寒和桐桐也買了,然後直接拎到婆婆家,保姆開的門,“我媽呢?”

  魯高工就是在接電話呢,電話是桐桐打來的。

  就聽孫女小嘴叭叭叭的在那裏學彭慧,“……去看個中醫,又是說我爸陪著方苒吃飯,沒時間陪我去看大夫,又說彭唯寬纏著我爸買車……這話我六七歲的時候說說就算了,十六七歲的時候說說,我心裏也怪難受的!您說我都二十了……給我煩的,就沒給她好臉!”

  “做的好!”魯高工就道,“壓根就不用客氣!她要不湊上去,你別搭理她,你爸心裏有數。她要是湊上去,你就往臉上狠打。”

  桐桐就笑了,看!其實真挺簡單的。孩子缺的是告狀的勇氣!

  這邊掛了桐桐的電話,那邊能給彭慧好臉?彭慧殷勤的拿了給買的衣裳,“您看,這個牌子的衣裳可好!樣子也好,穿著也顯氣質……”

  “退了吧!跟我們一塊開會的,也未必家家有個能掙錢的兒子,穿的那麽高調幹什麽?”

  她又拿了給疏寒買的,“媽,您跟我爸不講究,可疏寒年輕的小夥子很該講究起來,這是要談對象的……”

  “疏寒缺的是衣服嗎?”魯高工就說,“疏寒缺的是車,是房!看你花錢這大手大腳的樣子,心裏是沒成算呢?還是壓根看疏寒不順眼,隻當沒這碼事了。”

  彭慧忙道:“怎麽能沒成算呢?我正跟他爸商量呢……”

  “那必是他爸不肯給親兒子買房?”說著,就掏出手機,“這樣,我給有渠打個電話,問問他什麽意思。有了後媽這就有了後爹了?”

  彭慧趕緊道:“媽,您這麽說,我可就無地自容了。”

  “那給我孫子買的房子來,我自會給你道歉,全當我說錯了。”

  彭慧就說:“媽,家裏的錢被他爸給投資了……”

  魯高工心說,我當然知道是真的!可想起桐桐說彭慧炫耀給她女兒買車的事,她的氣就不打一處來。這會子隻冷哼一聲,“行了!都退了吧。我跟兩個孩子不愛這假惺惺的一套。我兒子掙的錢,我們是花不上。是呢!能養你媽,養不了我這個親媽。房子你媽住得,我住不得。能養你閨女,真心實意的,卻也換不了你真心實意。還說什麽呀!你一月掙兩千,你女兒開著車。他一月掙多少,你們心裏有數,他兒子有車還是他閨女有車?彭慧呀,這事擺出去,能說服誰?一長好嘴,一年有用,兩年有用,可要是二十年了,還有用?是你太蠢呢?還是把人家都想的太蠢了?”

  說著就指著外麵,“走你的!看見你就來氣。”

  彭慧自己都愣住了,二十來了,婆媳撕破臉一般的吵架還是頭一次。真就被這麽給推搡出來了。

  她看這緊閉的房門,看這一地的地上,真恨不能都給撇了。

  但是對方說的對,自己一個月兩千,掙的這個什麽也幹不了!自己一直是職工的編製,拿的就是辦公室的辦公人員的工資,隨著大溜漲工資。

  回去的路上,她想了再想,問題還是出在那丫頭身上了。要不要婆婆不會好好的提車子!還提給唯寬買車子的事。

  那丫頭長心眼了,這是要往她懷裏扒拉呀!

  可家裏留著的家用,真的不足十萬了。這錢買什麽車呀?

  她回去就給林有渠打電話,將事情說了,“媽的意思是要給倆孩子買車……上次我就是跟桐桐提了一嘴……你看這個事!其實,疏寒在外地,也不用車。桐桐還在上學,也用不上車。況且,家裏不足十萬了……要不,咱找誰借點,誰的事都不如孩子的事要緊吧。”我就不信,你真借錢去買車去。這屬於不合理消費,也不是現在馬上就得用的必須品。

  就聽那邊說:“好的!我知道了。”

  然後電話掛了。

  彭慧心說,這是忙著呢,身邊有人不方便說呢?還是他應承了?

  肯定是不方便說,以他的性格,不是合理的消費,必然不肯答應的。

  可今年年底,卻沒有等來林有渠的獎金。

  “今年獎金推遲發了?”

  林有渠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建議給兩個孩子買車嗎?沒借錢,用獎金買了。錢已經付了,車下一周能到。”

  彭慧:“……”臉上笑容差點維持不住。

  桐桐掛了車行的電話,吭哧一聲給笑出來了:覺出來了嗎?這才剛開始。欺騙是不能長久的,男人的報複心她試試就知道了。等你月月從他手裏要錢的時候,那再細細體會。

  放下電話,給自己選了一頂紅色的帽子扣在腦袋上,然後轉身走了。周末了,出去放鬆。四爺就在樓下,兩人打算出去吃飯。

  果然,調理之後就是不一樣了嗎?人的長相重要,形體也很重要,氣質搭上好的形體,便是長相隻是普通,給人的感覺也格外不同。

  瞧!站在那裏的英挺的青年,不是四爺又是誰?

  跑過去挎他的胳膊,“去吃什麽?”

  “有一家水席做的不錯,去吃?”

  走!

  校園裏三三倆倆,有是同學朋友結伴,有些是情侶手牽手,各走各的。

  學生會的學生在換掛在學校道路兩旁的大幅照片。新換上的是校園明星,都是在各種競賽種得獎的,還有在學校裏就發表了什麽論文的,有什麽發明創造的。

  四爺和桐桐就走的慢了一下,抬頭去看。對這樣的人,兩人自來都欣賞的很。就站下看看,結果在這麽多照片裏看到了兩張照片。一個是彭唯寬,她是法學博士,說出版了一本書,獲得了什麽什麽獎。一個是林方苒,國際物理競賽銅牌獲得者。

  桐桐隻跟四爺說誰是誰,就沒再關注了。

  人跟人不一樣,這樣比,是活不暢快的。

  四爺正跟桐桐說專業的事,“……也不是完全沒有長處。飛行器說到底還是機器,隻要是機器,就需要機械……”

  是這個道理。

  桐桐又問起他家裏的情況,“來電話了嗎?”

  能不來電話嗎?“平常的人,平常的日子……”除了關心兒子的吃穿住行,再就是關心考研的事,沒見人,也說不上來其他。

  四爺抬手將桐桐的帽簷拉低些,一轉過彎,風吹在人臉上跟刀割似得。

  彭慧正站在路口指揮學生換照片呢,手裏拿著相機,得把這些拍下來。學生會的活動歸學生處領導,她是來拍照的。關鍵是,兩個女兒的照片都會掛出來,她想拍下來留念。結果遠遠的看見一對情侶走了過來。

  鏡頭裏,這一對情侶當真是出色。

  挺拔高挑的男女青年,尤其是那一抹隨風飄起的紅色圍巾,叫畫麵鮮亮極了。

  正要摁下快門呢,發現不對!這是桐桐吧?

  是的!就是桐桐。

  就說呢,瘦了,好看了,感情是戀愛了呀。

  她抬起手才要拍下來回去給老林看,可想了想還是收了手,轉了個方向拍其他的去了。

  晚上回去,方苒在家呢,正在客廳跟她爸說話。她就端了梨湯過去,笑道:“現在比賽完了,也騰出時間了,多跟你姐處處。在一個學校呢,一個學期愣是想不起打個電話。知道的說你忙,不知道的還當你怎麽著了呢?”

  “是您心思多!沒心思的人從來不多想。”方苒接了湯,就道:“我姐人家好好的,也不一塊生活,您幹您的事就完了,老煩人家幹嘛?”

  這孩子,真成書呆子了。

  彭慧沒說女兒,隻轉身坐到老林的另一邊去了,“老林,你不知道吧,桐桐談戀愛了。”

  林有渠沒看她,隻‘嗯’了一聲。

  “我就說吧,一個孩子開一個竅!”彭慧可高興的說,“你看唯寬,就知道傻學,拿了個博士能怎麽樣?還不是一樣沒對象?你再看看方苒,這丫頭更愁人,嚷著繼承衣缽……就好像物理就你們爺倆鑽研似得。結果人家桐桐開了別的竅了,早早的找了個對象……”

  方苒皺眉,問說,“媽,你無聊不?說這個幹什麽?大學裏那麽多談戀愛的,怎麽了呢?我們組那個學長,得金牌那個,一學期換了三女朋友,人家耽擱什麽了?”

  說著,嫌棄的皺眉,然後‘嘁’了一聲,“總說我愛上我爺爺奶奶家,我為什麽愛去?跟你說吧,我就煩您這瑣碎勁兒!無知婦女就說的是您這樣的!得虧我爸是怎麽忍了你二十年的!”

  彭慧:“……”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6 13:25:34, Processed in 0.03595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