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1 章(禍水東引...)
作者:霧矢翊      更新:2022-11-24 21:48      字數:4425
  接下來的日子,三人躲在空間裏吃吃喝喝,順便煉製一些需要的東西。

  厲引危煉製靈陣,燕同歸煉製法門金符,姬透嚐試繪製八階符籙,三人都耐心地等著,和外麵的那強大的鬼物比拚誰更有耐心。

  自從吃到厲引危做的烤魚後,燕同歸便在空間裏尋摸起吃的。

  雖然他現在已經辟穀,可能是曾經時常餓肚子,嘴巴總想吃點什麽,隻要有免費的吃食,他都很感興趣。

  空間裏的物種雖然不豐富,燕同歸仍是能折騰出不少吃食。

  今天來個荷葉烤魚,明天來個蓮藕燉魚,還會搓魚丸做魚丸湯,用曬幹的荷葉釀的湯來打底,白色的魚丸間點綴著嫩綠的荷葉,清新又美味,甚至還有荷花釀魚……

  反正這一湖的靈魚和青蓮,愣是被他做出幾十種不同的吃食,還不重樣。

  陣童敬佩地說:“你真厲害啊,竟然還會做這麽多種食物,你是廚修嗎?”

  “我可不是廚修。”燕同歸擺手,“以前認識過一個廚修,聽他說過怎麽烹飪,上手學了學,覺得挺簡單的。”

  陣童哦一聲,瞅著他問:“這也是男子漢必備的?”

  燕同歸麵不改色,“當然,男子漢就要上得廳堂,進得廚房!”

  陣童似懂非懂,“原來如此,你和主人都是男子漢!”

  燕同歸可不敢接這話,他知道厲引危不僅是茶藝大師,廚藝好像還可以,上次的烤魚就非常美味,外焦裏嫩、焦香四溢呢,這一看就是有基礎的,平時應該做過。

  若不是親眼所見,他還不相信這劍修能如此賢惠。

  燕同歸折騰不少吃食,姬透每次都很捧場地來嚐嚐鮮,誇道:“燕同歸,看來你有當廚修的天賦。”

  “還是算了吧。”燕同歸雖然高興,卻很有自知之明,“還是食材好,若和廚修比,還是比不上的。”

  姬透吃了一顆酒釀魚丸,覺得味道不錯,喂給小師弟一顆。

  看他麵無表情地咀嚼,笑問道:“怎麽樣?好吃嗎?”

  “食材不錯。”厲引危依然麵無表情,看不出好不好吃。

  三人在空間裏待了半個月,鬼櫻林裏的高階鬼物終於不再時刻巡邏。

  如此過去一個月,那高階鬼物終於退回鬼櫻林深處,沒有再出現。

  燕同歸有些擔心,“它會不會詐我們?故意不再出現,其實是隱藏在暗處,等著我們自投羅網呢。”

  鬼櫻林裏的鬼物實力很強,是高階鬼物,連厲引危都不敢與它正麵打。

  若不是仗著有須彌空間,姬透也不會那麽大的膽子跑來挖鬼櫻樹,她不會拿小師弟和燕同歸的生命開玩笑。

  是以在那鬼物出現時,知道不是它的對手,她第一時間將兩人帶進空間躲起來。

  這個月,鬼櫻林一片靜謐,鬼櫻林深處的高階鬼物一直沒有出現。

  不過在出去之前,他們做了一些準備。

  從空間出來時,鬼櫻林中的陰氣瞬間包裹住他們,接著是一道呼嘯而來的陰氣。

  厲引危拔劍就斬過去,將來襲的陰氣一分為二。

  一道鬼嘯之聲從鬼櫻林深處響起,伴隨而來的是恐怖的氣息壓製。

  燕同歸差點被壓製得趴下去,還是姬透一把扯著他就跑。

  那高階鬼物果然一直盯著這裏,大概是為了營造自己不在的假象,返回鬼櫻林深處之中,距離這邊還有段距離。

  三人飛快地朝著鬼櫻林外疾飛而去。

  身後是成團成團的陰氣襲來,那陰氣湧動之處甚至還能看到一張張恐怖的鬼臉,姬透朝後扔出幾個法咒,阻擋它們。

  一輪大日金烏在空中閃現一息,日光照射之下,陰氣中的鬼臉發出痛苦的嚎叫聲,成團的陰氣潰散。

  在陰氣潰散之時,鬼櫻林深處的高階鬼物已經抵達。

  高階鬼物相當於出竅期修士,嘴裏噴出一口灰色的陰蝕之氣,一旦沾到身體,立刻陰毒入體,渾身腐爛而死。

  劍氣落到那鬼物身上,阻擋它幾息,肩胛上出現一道深可見骨的傷,發出滋滋的聲音。

  姬透甩出千張靈符,靈符成陣,轟隆隆地圍住那鬼物,又阻擋它幾息。

  正是這幾息時間,燕同歸終於掐完法訣,大喝一聲:“大日召喚術!”

  一輪比法門金符召喚出來更強大的大日金烏高掛天際,金光所過之處,烏雲散開,陰氣消融。

  鬼櫻林中的鬼物的身體滋滋作響,冒出黑煙,動作僵凝。

  三人趁機跑出鬼櫻林。

  身後的鬼物發出憤怒的吼叫聲,轟隆隆地朝他們追來。

  此時它身上的血肉被融化了一半,深可見骨,每走一步,便掉落不少血肉,落在地上,發出滋滋的聲音,可見毒性之強。

  三人見它都受這麽重的傷,還能追出來,哪裏敢停下。隻是出了鬼櫻林後,青煙彌漫,難分東西,正當他們亂竄一通時,一隻殘魂從地底冒出來,飛快地掠過來,朝他們比劃了個手勢,讓他們跟上。

  看到這隻殘魂,姬透和燕同歸同時一喜,三人毫不猶豫地跟上。

  姬透邊逃邊問道:“你怎麽在這裏?”

  殘魂比劃了個手勢,表示它一直在這裏等他們,它對鬼哭崖很熟悉,帶著他們在青煙中到處轉來轉去,最後竟然將他們帶到了邪修的地盤。

  三人:“……”

  一群邪修正在訓練鬼物,見到闖進來的三人,受了一驚,爾後臉上露出猙獰的笑。

  如果是在外麵,邪修看到正道修士,肯定會先躲起來,在暗中再搞事;不過在鬼哭崖,這裏可是邪修的地盤,陰氣對邪修如虎添翼,絲毫不懼這群正道修士。

  邪修興奮地指揮著鬼物殺過來。

  三人也隻是一愣,不退反進,朝著邪修衝過去。

  邪修們被他們的舉動弄得一愣,有些奇怪為什麽他們不逃時,便看到追著三人而來的那隻高階鬼物。

  邪修們:“……”

  這下子,邪修和姬透三人也一起跑了。

  四周一片混亂不堪。

  邪修勃然大怒,大罵正道修士卑鄙無恥,竟然敢招來這麽強大的鬼物,毫無道義,比他們邪修還惡毒。

  “別說笑了!”燕同歸懟回去,“和你們邪修有什麽道義可講的?要說卑鄙,你們邪修可比我們卑鄙多了,要是你們遇到危險,我就不信你們不會禍水東引。”

  邪修:“……”

  雖然他說的是事實,還是好氣啊!

  高階鬼物在邪修的地盤一通破壞,將邪修辛苦建立的地盤破壞盡殆。

  邪修欲哭無淚。

  雖然鬼哭崖對邪修來說確實是個好地方,他們在這裏暗搓搓地發展多年,可也沒辦法做到將鬼哭崖當成自己家的後花園來去自如,要建立一個地盤花費的心思不少。

  看到他們辛苦建立的地盤被高階鬼物破壞,恨不得弄死招來高階鬼物的姬透三人。

  三人已經趁著邪修地盤大亂,偷偷地跑了。

  邪修們好不容易將高階鬼物擊退,要找那三人報仇時,發現他們已經不在。

  “豈有此理!”

  一名瘦削的修邪破口大罵,將所有正道修士都罵了一遍,依然難消心頭之恨。

  “羊長老。”一名下屬湊過來,“剛才那三人,是一年前從中央界來的修士,他們可能和少主之事有關。”

  羊長老一怔,“真的?”

  其實下屬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看羊長老氣成那樣,怕他遷怒他們,自然要轉移他的怒氣。這下屬也是一年前跟著中央界的人來到太虛境,他混進一個小宗門,買了一個名額,跟著來到太虛境。

  因中央城臥虎藏龍,還有合體期大能坐鎮,邪修不敢在中央城搞事,摸清楚中央城的情況後便偷偷出城,來到鬼哭崖隱藏起來。

  是以他聽說過姬透三人的來曆,甚至還聽說過燕同歸這個“景少主之子”。

  他將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訴羊長老,並暗示羊長老,這三人定和陰鬼門少主之死有關。

  “聽說他們來自邊緣之地,想來太虛境曆練,便找上無雙門,成為無雙門的掛名弟子。”

  無雙門對這事並未隱瞞,隻要稍稍打探便知曉。

  這種事也無可厚非,甚至很多散修還喜歡跑到一些小宗門當客卿長老,當個掛名弟子也沒什麽。

  “當年少主死在遺棄之地時,他們也在遺棄之地,聽說少主死前,與他們有過接觸。”

  這話自然是他胡諂的,就是為取信羊長老,不過下屬估計沒想到,他的胡掰竟然說中了真相。

  羊長老冷笑一聲,“好啊!好啊!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那幾個膽敢殺我們陰鬼門少主,必要讓他們為少主陪葬!”

  當即羊長老帶人去追那三人。

  邪修在鬼哭崖經營數百年,對鬼哭崖的地形十分了解,而且鬼哭崖還有他們布置的陰陽顛倒陣,混淆方位,尋常修士進來,容易迷失在其中,分不清東西南北,想要出去十分困難。

  羊長老信心滿滿,覺得隻要他們出手,便能追蹤到那三人。為了能盡快找到那三人,他甚至還派他們馴服的鬼物出去搜尋。

  羊長老想得很好,卻沒想到,大半個月過去,依然沒有找到那三人的蹤跡,若非他們早派人在陰鬼崖的出口守著,還真以為他們已經離開。

  **

  姬透三人在殘魂的帶領下,避開追蹤的邪修,找到一處安全的地方落腳。

  燕同歸納悶地說:“那些邪修的氣性怎地那麽大,竟然還派人追殺咱們,不就是帶隻高階鬼物去破壞他們的地盤嘛。”

  這話說得,連姬透都不好接。

  不過她也覺得邪修的反應有些奇怪,那種不死不休的狠勁,好像與他們有什麽不共戴天之仇。

  難不成真是因為他們帶那隻高階鬼物去破壞他們的地盤?

  最後還是殘魂告訴他們原因。

  殘魂作為鬼哭崖中最常見的存在,又因為沒什麽殺傷力,並公認的沒有靈智,是以不管是鬼物還是修士,都對它們沒有防備。

  正是如此,殘魂在鬼哭崖底混得如魚得水。

  它特地跑去邪修的地盤一趟,回來手舞足蹈的告訴三人真相。

  姬透拚湊出真相後,都有些無語。

  “那個邪修猜得還挺準的。”雖然是為了栽贓陷害,轉移羊長老的怒氣,但不可否認,竟然誤打誤撞地猜出真相。

  燕同歸有些擔憂,“邪修派人在出口守著,我們難不成一直躲著?”

  “躲什麽?”姬透神色鋒銳,“他們敢來,就打回去!鬼哭崖雖然是邪修的地盤,不過我們這裏還有個帶路的,怕什麽?”

  燕同歸看向在周圍徘徊的殘魂,心弦一鬆。

  當初隻是想找個方便帶路的當地魂,給它一絲太陰之力,沒想到它這麽兢兢業業,都被它感動到了。

  他向殘魂保證道:“等我們離開時,我再給你一縷太陰之力,就麻煩你這段時間幫忙注意那些邪修的行蹤。”

  殘魂得到他許諾的好處,拍著胸口,表示交給它。

  為了感激燕同歸,它還帶他們來到鬼哭崖中一個隱蔽地方,那是一個山穀,入口處是一線天,若是不仔細看,根本不會發現。殘魂朝他們招手,讓他們跟過來。

  三人小心地穿過山穀入口,迎麵一股陰森的氣息撲麵而來。

  山穀入口處生長著一叢灰白色的植物,格外醒目。

  姬透一眼就認出那些植物,“延壽草?”

  “什麽?延壽草?”燕同歸吃驚地瞪大眼睛,看著那叢灰白的植物。

  姬透點頭,“聽說延壽草一般生長在極陰之地,難得一見,沒想到是真的。”

  她幫二師姐處理靈藥時,從二師姐那裏聽過很多稀有靈藥靈草,對於靈藥靈草的知識儲備量,並不比胡家三兄妹少。

  燕同歸問殘魂,“你怎麽知道這裏有延壽草?是特地帶我們來的嗎?”

  說完就反應過來,知道自己問了句廢話,殘魂當然是特地帶他們過來的,以它的特殊性,知道延壽草的存在倒也不奇怪。

  姬透先是感謝殘魂的幫助,然後對燕同歸說:“你的天漏之體可真好用啊!”

  回想遇到殘魂伊始,都少不了燕同歸,便知應該又是他的天漏命格起到的作用,殘魂是他第一個遇到的,也是他幫忙它恢複身體,又是得了他的好處,特地帶過來的……

  燕同歸聳聳肩,“習慣了,對我而言,這些都是看得到、摸不著的。”

  所以不管看到什麽天材地寶,他已經心如止心,淡然以對,不然還能怎麽辦呢?

  姬透笑道:“我多摘點,以後賣了靈石後,分你一半。”

  “好的~~”

  他歡快地笑起來,雖然沒有動手挖延壽草,不過也負責在周圍警戒。

  姬透和燕同歸挖了不少延壽草,將年份大的挖了,隻留下一些年份小的,讓它們繼續生長。

  正好空間裏布了聚陰陣,她將延壽草種在鬼櫻樹下。

  剛挖完延壽草,燕同歸又在那邊叫起來,“姬姑娘,厲前輩,你們快來!”

  兩人以為有什麽事,趕緊過去,便見到燕同歸蹲在一處山壁前,滿臉怪異。

  隻見那山壁前生長著一株怪模怪樣的植物,就像幾顆白色的骷髏頭簇擁在一起,在他們過來時,那骷髏頭還露出凶戾之色,似要將他們驅趕走。

  不管它如何凶戾,這就是一種植物。

  姬透目露震驚,“這好像是……太陰鬼首花?”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1-27 14:28:53, Processed in 0.0120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