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9 章(天策上將了解一下2...)
作者:初雲之初      更新:2022-11-24 21:26      字數:3157
  如此神射當前,對方顯然已經慌了神,見李世民再度引弓,不敢繼續停留在原地當靶子,一聲斷喝之後,縱馬上前衝殺。

  李世民渾然不懼,迅速抬手,三箭齊發,繼而夾緊馬腹,□□橫掃——

  魏王遠遠望著這一幕,早先因兒子身陷敵手而甚是凝重的神色為之一鬆,繼而撫掌讚歎:“如此英雄人物,此前何以寂寂無名?!”

  半晌之後,才有人遲疑著說:“仿佛是個軍漢,因隴右道失陷賊手,便帶了百十個軍士前來投奔於您,叫做了個百夫長……”

  魏王聽罷更是大悅,頷首道:“此人雖非世家大族出身,倒是有些識見。”

  如若不然,怎麽會棄長安天子而來投他?

  魏王的幕僚衛玄成在側,卻不由得暗歎一聲。

  如此英才人物,敗軍之中逆向衝鋒,取敵將帥如探囊取物,正如錐在囊中,鋒芒畢現,然而到了魏王手下,卻也隻是一個百夫長。

  這樣的人才不得重用,諸多臣屬皆有失察之責,而魏王不怒反喜,這哪裏是長久之道?

  如若此時正值天下升平、四方無事也便罷了,畢竟無處去用將軍,可眼下山河傾覆、百姓罹難,正是用人之際,何以如此輕看英才!

  衛玄成當即道:“這是能夠力挽狂瀾的人物,如若在此戰之後能夠保全,王爺應該立即加以重用,以此寬撫人心,若他當真能將小王爺救回來——”

  還沒等他說完,旁邊便有幕僚接了下去:“好了衛兄,現在這等時候,你就不要老調重彈了,王爺方才不是已經下令,如若將小王爺救回,便賜侯爵、賞賜萬金嗎?”

  衛玄成聽到此處,眉頭卻又是一皺。

  尋常賜爵便也罷了,卻偏偏許諾侯爵,這哪裏是一個親王所能夠賜下的爵位?

  雖然對於魏王有意於大位心知肚明,但此時長安天子西逃,魏王以親王之身許侯爵之位,豈不是明晃晃的不把西逃入蜀的天子放在眼裏?

  這幾乎是要把自己的不臣之心暴露給世人看了!

  想要那個寶座是一回事,能不能公然的表現出來,就是另一回事了,說的粗俗一點,就是——雖然所有人都知道你要當表子,但是你得把牌坊立住了!

  魏王起兵,打的是勤王護君的名號,如今公然僭越,行使天子的權力,豈不是自砸招牌?

  衛玄成有意再勸,魏王卻無心再聽了。

  說到底,他也隻是俗世芸芸眾生中的一個,忠言夠忠,但是這玩意兒也逆耳啊。

  有個人跟你說“你太胖了,趕緊減減肥吧,你現在醜死了(皺眉)”,跟有個人跟你說“別聽他胡說八道,明明是豐滿明豔的大美人一枚吖(捂嘴笑)”,那能一樣嗎?!

  魏王臉上笑容斂起,同衛玄成道:“我明白玄成的意思,隻是如今大局未定,還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衛玄成定定的注視著他,沒有作聲。

  魏王有些心虛的回避掉他的目光,繼續專注於遠處的那場大戰了。

  李世民連發數箭,幹掉數個敵人的同時,也吸引到了足夠的火力,好在他前世戰火中馳騁數十載,自無畏懼,今生又有諸多得心應手的兄弟扈從配合,更是如同魚入水中,瀟灑自如。

  挾持住那位小王爺的敵將眼見他橫槍將來敵挑落馬下,又有萬夫不當之勇,早已經沒了對抗之心,單手將被捆住的小王爺製住,另一隻手猛地甩了一下鞭。

  李世民嗤的一笑,催馬追上,如入無人之境,手中長/槍左右橫掃之後,幾瞬間的功夫便取下身後弓/弩,引弓而射——

  弓弦繃緊,發出被撐到極致的嗡鳴聲,繼而手指一鬆,但聽破空之聲傳入耳中,其勢何止奔雷!

  那匹駿馬受到驚嚇,嘶叫著抬起前蹄,李世民長/槍前送,精準的勾住那束縛住小王爺的繩索,手臂發力,將人帶到馬上。

  與此同時,一路同他配合的扈從打馬上前,拔刀砍掉落馬將領人頭,隨手撿了一根長/槍挑住,高高舉起。

  “徐路首級在此,兄弟們,隨我衝鋒!!!”

  士氣這東西來得快,去得也快,雙方主將被擒亦或者被殺所帶來的衝擊,已經足夠扭轉戰局,先前能夠動搖魏王一方,此時當然也能夠動搖敵方。

  更何況所有人都親眼目睹了李世民等人的驍勇悍烈,敵軍是肝膽俱裂,己方卻是大受鼓舞。

  戰場上的形勢瞬息萬變,好在當下這一刻,勝利的天平的確更加傾向於己方。

  李世民沒有再去衝鋒,身下所騎乘的這匹戰馬雖然不俗,但到底與前世所騎乘的名馬無法相較,是該叫它歇息一下了。

  拔出別在腰間的短匕,他隔割斷了束縛住小王爺的繩索。

  李天榮自打出世以來,還是頭一次遭受如此奇恥大辱,戰場上眾目睽睽之下被擒,顏麵盡失。

  若是就此死了,倒也一了百了,偏偏又被人救了下來。

  先前捆綁住自己的繩索被割斷,無力的落到了地上,可李天榮覺得,掉在地上的或許不僅僅是繩索,還有自己的顏麵和尊嚴。

  這是他初出茅廬的第一仗,最後卻以慘敗收場,即便最後此役大勝,又跟他有什麽關係?

  反倒是麵前這個相貌英武的糙漢,借著他的聲望一戰成名,從此隻怕就要蜚聲天下了……

  李天榮想到此處,心中且羞且燥,甚至於隱隱的生出幾分怨憤之情,然而看著這糙漢麵露關切之色,出聲詢問自己是否無恙,那滿腹的怒火與不甘也如同打在了棉花上一樣。

  這是他的救命恩人。

  雖然不想承認,可若非此人英武果敢遠超凡俗,亂軍之中單槍匹馬殺出、力解重圍,隻怕今天不單單是自己要死,父王和其餘人或許也同樣不能幸免。

  李天榮想到此處,心下一時五味雜陳,按下王府世子的驕傲,躬身向他致謝:“錯非足下仗義出手,我今日隻怕難逃一死……”

  李世民還禮道:“小王爺客氣了,職責所在,豈敢受謝?”

  正寒暄間,便有人打馬來尋小王爺,見他並不曾受什麽傷之後,又熱情洋溢的向李世民道:“這位壯士,魏王殿下有請!”

  ……

  出乎李世民的預料,魏王人到中年,仍舊風儀出眾,溫文儒雅,與他想象中的粗鄙愚魯之人截然不同。

  待到聽聞傳召之後,甚至沒有讓人宣入,便自己出了帥帳去迎,沒急著看親兒子李天榮,反倒先一步拉著他的手,笑吟吟道:“我有如此良將,何愁大事不成?!”

  李世民心知他是在邀買人心,便也順勢道:“有幸投在王爺麾下,是末將之福!”

  魏王見他如此上道,臉上的笑意便愈發真摯起來,親自拉著他入內,又仿佛不經意般瞥了兒子一眼,神色霎時間轉厲:“居然還有顏麵回來?你這豎子莽撞,幾乎害我此番全軍覆沒!”

  說完,奪過衛士手裏的軍棍便要去打。

  李世民暗歎口氣,雖知道他是在做戲,卻也還是配合的上前攔住:“王爺息怒,勝敗乃兵家常事,怎麽能全都怪罪在小王爺身上?”

  其餘幕僚們也紛紛規勸:“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小王爺畢竟是初出茅廬,一時疏忽也是有的……”

  如此說了半晌,魏王臉上方才歇了慍色,擺擺手趕了兒子出去,又改換笑意,讓李世民坐在他下首處。

  侍從們送了酒來,諸人共飲,魏王挽起衣袖,親自來倒,李世民再三稱謝,舉杯飲下。

  魏王的幕僚們難免要稱讚幾句海量,如此你來我往之後,氣氛正濃之時,便有侍從送了印鑒前來,並有黃金千兩,擱置在盤子上呈了上來。

  魏王笑道:“如此壯士,本王當親自為他掛印!”說完,當真離席,親自替他將那印鑒係在腰間。

  李世民臉上不顯,仍舊在笑,神色動容,滿目感佩,但心中輕蔑之意大生。

  “做大事而惜身,見小利而忘義,魏王絕非可以謀得天下之人!”

  空間裏皇帝們也頗讚同他這話。

  嬴政道:“身為藩王,卻不經大腦就向人許諾侯爵之位,自失其聲名與勤王法統,愚不可及!”

  李元達道:“當眾許以萬金,如今事成,卻又憐惜錢財,隻與千金,失信於人,可見此人不誠,不足與之謀!”

  朱元璋道:“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輕易許諾,許諾了就不要隨便違約,違約了就低頭認下,在別的地方加倍補上——你他媽倒好,跟人說給一萬兩黃金、封侯爵,餅畫的比天還大,到頭來給了個芝麻,你以為你是朱元璋啊?!”

  幾個皇帝紛紛對他側目以對。

  朱元璋旁若無人的撓了撓耳朵。

  行叭。

  “老魏啊,不是咱說你,而是你這個樣子,很難讓人幫你辦事啊!”

  劉徹嘖嘖著道:“要麽你就把事情做好,把該給的都給了,雖然丟了聲名,有僭越之嫌,但好歹也讓天下人看到了你一諾千金的品性不是。”

  又點評說:“表子丟了牌坊,叫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在做表子,這是挺丟臉的,但你要是爭點氣,奮發圖強做成金牌表子,當行業標杆,那天下人肯定也是笑貧不笑娼的啊!”

  皇帝們:“……”

  李世民憋了半天,最後還是沒憋住:“我覺得,魏王大概不會喜歡你這個比喻的。”

  皇帝們:“+1.”

  劉徹:“嗬,我管他喜歡什麽。”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5 11:45:58, Processed in 0.01629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