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互吹
作者:嚴七官      更新:2023-01-25 10:03      字數:2593
  “老班長,剛才你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我聽著有些迷湖。”李正說:“你說他過來是要給我心理壓力的?”

  侯軍打量了一下李正,忽然饒有興趣地說道:“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了,你小子……有些不一樣了……”

  李正問:“有啥不一樣了?”

  侯軍說:“你像個兵了。”

  李正笑道:“我一直就是個兵呀。”

  侯軍說:“不,你之前就是個新兵蛋,在我眼裏,新兵蛋還不算個合格的兵。”

  呯——

  槍響打斷了倆人的交談。

  朝場上望去,隻見鍾睿已經開始進行冷膛射擊了。

  李正盯著鍾睿的背影,若有所思地問侯軍:“老班長,你覺得這一批誰的成績最好?是不是鍾睿?”

  侯軍說:“肯定是,他是個非常頂尖的狙擊手,隻不過,他的優點是好勝,不過最大的弱點也是太好勝,他把輸贏看得太重要了,比我們看得重多了。其實以前我就知道這小子的那點花花腸子,過來打招呼是假,實際上每次都是給我的搭檔施加壓力。”

  “施加壓力?”李正問:“還能這樣?”

  侯軍說:“哼!你是不知道而已,高手站在一起,彼此就能感受到對方的氣場,他這是用他的氣場來壓你,還沒看出來?”

  李正搖頭:“我倒是沒啥感覺。”

  侯軍說:“因為你也是高手了,換以前的你試試?沒準被他這麽一折騰,你就緊張起來,狙擊手比賽最忌諱就是緊張。”

  說著,朝鍾睿的方向望去。

  “這小子就是心眼多。”

  呯——

  場上的槍聲繼續。

  很快,“冷膛射擊”打完。

  成績公布了。

  果然是鍾睿的分值最高,他的冷膛射擊一發命中,偏差0.9,他的搭檔則是1.3誤差。

  這一批狙擊組裏,他們的成績第一。

  “第二組,進入出發地線!”

  現場指揮員舉起了手裏的旗子。

  “該我們上了。”侯軍扯了扯李正,倆人過去集合,路上,侯軍問李正:“你有沒有信心給他個下馬威?”

  李正說:“偏差0.9,按理說我應該可以。”

  侯軍道:“那就行了,反正冷膛射擊就一發彈,跑靶是不可能的,偏差才是關鍵。”

  李正說:“我這槍老孫給我改過了,比我以前的時候好用多了。”

  現場的狙擊手都在低聲議論,大家彼此都在比較。

  這次整個軍區才三個小組六個出線名額。

  大家都在猜兩天的選拔賽下來,誰的出現機會最大。

  其實都是一個軍區的,往年也有交流和比賽。

  鍾睿的名頭最響,又是血狼特戰旅的人,他本人提幹恰好是因為狙擊專業極其出色,所以大家都覺得這回鍾睿這一組是沒跑的了。

  關鍵的熱點是另外兩組是誰。

  看到侯軍,大家都認得這個老兵。

  侯軍在軍區裏算是個範進式的人物了,回回都來參加,但是回回都要出點狀況,說他槍法不好吧,不是;說他槍法好吧,總得在關鍵時候出點幺蛾子。

  “老侯!你又來啦?!”

  在出發地線上分子彈的時候,有老兵開起了侯軍的玩笑。

  “這次不會再名落孫山了吧?”

  侯軍伸頭瞥了那老兵一樣,回懟道:“大頭,你少在這裏埋汰我,你不是也年年來,哪年能進前三甲的?你們旅都沒人了?怎麽老讓你來啊?”

  那個老兵的腦袋瓜子碩大,估計是這個原因被侯軍叫做“大頭”。

  大頭哈哈大笑說:“我們這種步兵跟人家特戰的比,輸了也不丟人,你們旅現在可也是特戰旅了,聽說你老侯還進了百突,要是輸了,你們旅的臉那就真丟大發了。”

  他一說,其他人都嗬嗬笑。

  大頭打量了一下李正,問侯軍:“這小兄弟臉生呀?老侯,你徒弟?”

  侯軍看看李正,回頭又看看大頭,點了點腦袋:“對,第一次出來比賽,咋了?”

  大頭打量了一下李正:“鍾睿以前也是你徒弟,你瞅瞅人家,都提幹了,你都三期了,啥時候提幹?”

  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都是老兵,都知道情況。

  侯軍年齡超了,要提幹很難了。

  大頭也就是逗侯軍,故意刺激自己的對手。

  李正看不下去了,對大頭說:“班長,我們老班長已經立一等功了,就等著提幹命令了,別急,他一提,至少是個中尉了。”

  大頭一聽,愕然了。

  “沒開玩笑?一等功?”

  李正故意幫自己班長掙臉,繼續說:“有啥奇怪的?我班長去維和的時候冒著生命危險在彈藥庫裏拆了個炸彈背心,避免了重大損失,你沒看軍報嗎?事跡都在上麵登著呢!”

  這一排的老兵聽說侯軍立了一等功,頓時都不澹定了。

  侯軍這時候心裏那個美勁簡直不要太爽,不過他還是故意嘖嘖兩聲,拿出老班長的架子裝模作樣批評了一下李正:“我說李正啊,我說你多少次了?咱們要低調,低調,再低調。你不也有個二等功嗎?沒必要說出來,你看人其他老班長,勤勤懇懇兢兢業業流血流汗幹了那麽多年,能拿個二等功就不錯了,你一兩年新兵蛋子就拿到手了,不能高調,你讓老兵們怎麽想嘛!”

  這話看著是批評,實則真的是在商業互吹。

  其他人都目瞪口呆了。

  一個一等功,一個二等功……

  當兵的聽到這兩個等級的公章,哈喇子都能流出兩尺長。

  大頭不澹定了,良久後才道:“老侯,我說你師徒倆現在都這樣了,還來參加比賽幹嘛?留點機會給我們呀!一二等功在手的人,還好意思來跟我們爭名次啊?”

  侯軍說:“去去去!那是一回事嗎?噢,我不來,我不來你就能贏鍾睿了?就能出線了?大頭你想得真美!”

  嗶——

  幾人聊得正熱乎的時候,哨音響起。

  “第二組,向射擊地線出發!”

  李正和侯軍趕緊起來,背著槍按照命令,開始走向射擊地線,找到自己的靶位,然後立正站好。

  在等最後射擊命令的時候,侯軍側頭看了一下李正,鼓勵道:“小子,拿出你的真本事來,雖然你二等功在手,不過比賽不是為了立功,是為了突破和證明自己。好好拿出最高水準,讓鍾睿他們看看咱們猛虎旅的狙擊最高水平!”

  】

  “嗯!”李正用力地點了點頭。

  “臥姿裝子彈!”

  隨著現場指揮一聲令下,所有狙擊手臥倒。

  冷膛射擊,距離300米。

  李正麻利地臥倒,換實彈彈匣,調整姿勢,開保險推子彈上膛……

  當開始瞄準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安靜了下來。

  李正快速瞄準,手指搭上扳機。

  300米……

  好像不難嘛……

  李正忽然覺得這個科目沒有那麽大的難度。

  鍾睿是0.9偏差。

  自己真要展現實力就必須打進0.9這個範圍。

  這一槍,不光是為了自己爭氣,也是為了老班長爭一口氣,更是為了自己的旅爭氣。

  那些天在地下靶場裏受老孫指導的場景曆曆在目。

  “老孫……你在這裏就好了……”

  他開始收斂呼吸,手指輕輕壓下扳機。

  呯——

  不遠處,鍾睿忍不住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的搭檔問:“鍾排,你覺得那小子能打進2內嗎?才是個上等兵,火候估計都沒夠……”

  鍾睿不說話。

  如果換做從前,他肯定會鄙視一番李正,認為李正打不進2內。

  不過剛才短短的接觸下來,鍾睿總有些說不出的感覺。

  李正的身上有種說不出的東西。

  氣質?

  還是氣息?

  說不明白。

  射擊地線上,侯軍也打完了,驗好槍後起立站好。

  “感覺怎樣?”

  他問李正。

  李正說:“應該還行。班長你呢?”

  侯軍一副雲澹風氣的老兵口吻說道:“嗨,就那樣!”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3-02-09 04:55:27, Processed in 0.02332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