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內宮詭異
作者:北宮釋藏      更新:2022-11-24 21:33      字數:2528
  完顏璟大喜之下旨褒獎西北三王奴婢各百,銀千錠,金百錠,絲綢百鍛,布千匹,以嘉捷報之福,以鼓舞大軍再接再厲。

  李誌博領旨後,便攜帶聖旨前去兵部傳旨。

  看著李誌博遠去的身影,剛才一直沉默寡言的年輕內侍,此刻臉上閃過一抹複雜之色。

  今天李誌博這個前輩給他好好的上了一課,讓他明白自己離取代李誌博的地位還有很遠。

  也讓他明白了自己之前終究小看了李誌博這個陛下身旁的老人!

  之前皇帝問他要兵部的戰報,可他因為事先沒有準備,導致沒能給皇帝一個滿意的答複。

  從而使陛下親自吩咐他每天去兵部看一次。

  陛下親自指派工作,看似榮耀,可這又何嚐不是陛下不滿意他能力不行,做事沒能做到陛下心坎上的表態了。

  他今天的準備不全,沒能伺候好陛下的表現,恐怕今後一段時間內一直會給陛下留下眼界狹隘,能力平庸的映像吧。

  自己的粗心大意,可再反過來看看今天李誌博的表現。

  李誌博在平時不重要的時候,從不來陛下跟前晃悠,惹陛下厭煩。

  但卻每次都能夠在關鍵時刻準時出現,合適的顯現他的能力。

  李誌博每次都能夠急陛下之所急,想陛下之所想,重要的事情不用陛下吩咐,就已經提前將事情辦妥了。

  就像今天一樣,李誌博之前沒來陛下跟前伺候,不是因為李誌博不知道伺候陛下的重要性。

  而是因為李誌博清楚的知道,對陛下來說當前任何事情都不如西北戰事重要。

  能急陛下之所急,想陛下之所想,這才是保持聖寵不敗的核心。

  所以李誌博一直在兵部等著從前線傳來的任何軍報。

  這也是李誌博能第一時間借花獻佛,將捷報親自帶給陛下的原因。

  李誌博就是通過這些事情,從而在陛下心中留下謹慎周密的福臣形象。

  事就怕比,自己的疏忽大意,對比李誌博的謹慎周密,對陛下說來,會感覺他沒有李誌博用的順手,沒李誌博稱心如意。

  就在李遊胡思亂想之際,李誌博已經向著兵部走去。

  ……

  宮外,跟在李誌博身後的一個麻臉內侍,看著李誌博嘴角的笑意,麻臉內侍有心巴結,覺得現在李誌博心情不錯的當下就是一個絕好的機會。

  故麻子臉內侍醞釀一會,就適時出言道:“廠公今天紅光滿麵,一看就是有大喜事發生了,小人在此恭賀廠公呢!”

  正在行進的李誌博突然聽到如此明顯的吹捧之言,眉頭一皺,隨即一想今天的高興事,嚴肅便一轉而逝,又變的笑容滿麵。

  向後看了看麻子臉內侍,李誌博笑意盈盈道:“怎麽,今天本公的喜悅之情很明顯嗎?”

  “是啊,廠公福氣騰騰,引人矚目,連帶著小人也高興非常。”

  李誌博眼見當下無事,便想捉弄此麻臉內侍玩一玩,便故意道:

  “哦,既然你與本公榮辱與共,那你可知,本公為何心喜啊?”

  麻臉內侍看到平時高高在上的李公公果然與自己搭話了,便想著要努力表現一番。

  若表現的好,說不定從此入了李公公的眼,以後便可青雲直上!

  於是麻臉內侍組織了一下語言,在落後李誌博身後一個身位的地方出言道:“回稟廠公!

  小人覺得廠公今日心情愉悅,是因為廠公今日讓陛下另眼相待,讓陛下感受到了廠公的忠心赤膽!

  更讓陛下看清了李遊這個叛徒小人的真實麵目,明白李遊不可托付大事。”

  “嘿嘿!”李誌博邊走邊道:“你小子倒也心細,是個精明人,可你這件事卻說錯了。

  本公今日高興不是因為陛下感受到了本公的忠心,更不是因為李遊。

  本公高興,隻是單純的為前線將士開疆擴土打了勝仗而高興。

  將士們在前線打了大勝仗,本公身為陛下家奴亦感同身受,你說本公該不該高興?

  還是說,你不高興不能感同身受?”

  “啊!”麻臉內侍被李誌博的不按常理出牌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開始結巴了一二,不久立刻反應過來,趕緊說道:

  “小人也感同身受,也替陛下高興,替大金高興,替前線將士們高興!

  咱大內的兒郎們都與廠公一般,對勝仗是發自肺腑的歡心,真心替陛下歡喜。

  不過,有一人卻不同。”

  李誌博眉頭一挑,意外深長道:“何人這般膽大包天,敢不與國同慶啊?”

  麻臉內侍立刻抓住機會表現道:“回稟廠公,此心思詭膩之人,就是那今日在仁政殿中的李遊是也!”

  李誌博故作吃驚道:“李遊?你說的可是禦馬監提督李遊?”

  麻臉內侍氣憤道:“就是此賊子!

  此賊男生女相,鷹顧狼視,小人曾聽說,李遊此賊兒時曾被一江湖大師算過命。

  大師曾摸其腦骨,斷言此賊腦後有反骨,是噬主之徒,其母就是被李遊克死的!”

  看著麻臉內侍將現編的謊言說的煞有其事,李誌博心中不由的感歎一句權利動人心啊!

  為了向自己表忠心,也是難為此人了,好在還算讀了點書,沒敢說李遊有司馬仲達之誌。

  李誌博冷笑一聲道:“既然你說李遊腦後有反骨,如此隱秘的事情,你是怎麽知道的?”

  麻臉內侍像是沒看到李誌博的冷笑一樣,繼續認真道:“小人也是在一次偶然中聽得。

  此到底是何人所說,因時間過了太久,小人也不記得了。”

  “嗬嗬!”李誌博看著狂飆演技的麻臉內侍,搖了搖頭道:“不對吧!

  既然你早就知道李遊有反骨,為何早日不報,卻一直要等到現在才報了?

  要知道隱瞞反情不報,可是殺頭的大罪!”

  麻臉內侍見李誌博油鹽不進,反而對自己態度越來越差,趕緊解釋道:“廠公誤會了啊!

  之前剛聽聞如此震驚世人的消息時,小人也不敢相信!

  之前小人一直以為是他人謠言誣陷李遊,所以小人將此事沒當回事,一時給忘了。

  直到剛才,小人第一次麵見李遊,被李遊的麵相給一時震驚了,這才想起關於李遊的這則傳言。”

  “哦,那你看李遊是何麵相啊?”

  麻臉內侍聽到李誌博問話,堅定回道:“男生女相,鷹顧狼視之相!”

  “閉嘴!”見麻臉內侍如此不上道,到現在了還胡言亂語,李誌博破口大罵道:“你知道男生女相是何意嗎你就在這胡說!

  本公告訴你,男生女相乃天子之相,你想告訴本公一個無根之人有天子之命嗎!

  不學無術,顛倒黑白,構陷上官!

  來人,將此狂徒給本公拿下遞交內監司!”

  李誌博話音落下,幾個身強力壯的內侍瞬間一擁而上,將麻臉內侍按倒在地。

  “不是……廠公冤枉啊!”

  “哼!”李誌博冷哼一聲道:“冤不冤本公自有主見。

  不過本公最後告訴你一件事,好讓你死的明白!

  鷹顧狼視之相乃反賊之相,你說李遊是反賊,但你可知李遊乃本公提拔!

  哼,難道你想說本公識人不明,替朝廷提拔了一個反賊嘛!”

  “啊!”麻臉內侍聽聞此言,瞬間渾身沒了力氣,他終於明白自己輸在哪了,這是拍馬屁拍在馬腿上了啊!

  雖然李誌博與李遊不對付,恨不得一個弄死另一個。

  可李誌博絕對不敢用反賊的名義來對付李遊,因為那樣的話屬於殺敵一千自損八百,屬於兩敗俱傷的方法。

  這也是李誌博不止不領情,反而還要治麻臉內侍罪的原因。

  ……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5 13:27:12, Processed in 0.03577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