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社死的壽星公主
作者:起酥麵包      更新:2022-11-24 21:28      字數:4843
  “死勒!都要~~愛愛愛愛愛……”

  就這麽一句歌詞,差點沒把韓烈的頭蓋骨給掀開。

  目瞪狗呆!

  而且是全場目瞪狗呆。

  烈哥不但戴上了痛苦麵具,而且舉著手機的手都像是帕金森患者似的,抖個不停。

  陳妍妃唱歌吧,她不是那種好聽或者不好聽……

  功夫兩個字,一橫一豎,行的站著,不行的躺下!

  而她就是那種頂尖高手,練的是真正的殺人技,而且練到了骨髓裏。

  當她出手時,隻有她一個人能夠站著,其餘所有人都得躺下!

  烈哥哆哆嗦嗦的舉著手機,感覺自己拍到了了不得的東西。

  根本不成調的貫耳魔音仍在繼續,妃姐唱得那叫一個撕心裂肺,她依然踩著茶幾、閉著眼睛,但是那種死也不放過你的決絕和堅定化做澎湃聲浪,震得包廂裏的一切哐哐做響。

  門外的服務生原本站得挺遠的,忽然驚慌失措的衝了過來,趴到門上的窗口,努力往裏麵張望。

  韓烈看得清清楚楚,那孩子發現房間裏不是在打架砸東西,頓時鬆下一口大氣。

  那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簡直令人心疼。

  當然,更值得心疼的是房間裏的孩子們。

  羅梓君和方醒一人端著一杯酒,凝固在原地,嘴巴張得老大,下巴都快要掉到酒杯裏了。

  黃莉、莫小竺、陳賀他們坐在沙發拐角,腦袋後麵就是音箱,那慘的!

  盡管他們已經努力在捂著耳朵了,可是韓烈依然能夠看到她們額頭上的青筋,隨著音箱的震動一顫一顫……

  最可憐的是丁香,鵪鶉似的縮成小小一團,她抱著膝蓋,整個倒在沙發上,一抽一抽的,不知道是在哭還是在笑。

  “把每天,當成是末日來相愛……一分一秒,都美到淚水掉下來……”

  陳妍妃唱得愈發陶醉。

  但這確實是大家的末日,絕望得眼含熱淚。

  要是把耳朵戳聾,光看她的姿態,那絕對是個歌後胚子——不對,就是歌後本後。

  太有範兒了。

  動作瀟灑,神態陶醉,哪怕是在唱高音時表情都一點不猙獰。

  但是如果把眼睛戳瞎,隻留下耳朵聽……

  臥槽!

  沒有一個字在調上也就罷了,你是長著一對兒鐵肺嗎?拐了十八個彎帶著各種顫聲唱高音20來秒都不換氣的?!

  韓烈被她給帶的,半分鍾硬是沒敢喘氣。

  就提心吊膽的在那兒等啊等,等她把這句荒腔走板的歌詞給唱完,然後咱好喘口氣。

  結果怎麽等都等不到盡頭!

  憋得胸口發悶、脖子通紅、腦瓜子嗡嗡作響,都踏馬快炸了。

  好不容易等她唱完第一遍副歌,間奏進來了,瑟瑟發抖的難兄難弟們剛要喘口大氣,她忽然又是嗷的一嗓子。

  “親愛的粉絲們,掌聲在哪裏?!”

  呸!

  誰特麽的那麽想不開,粉你啊?

  韓烈心想:錯過今天,再有人敢叫你唱歌,我特麽就是花晨宇的25年鐵粉!

  但問題是……今天要怎麽混過去?

  韓烈想了又想,特別違心的吼出一個字——

  “好!”

  大家有了主心骨,紛紛跟上。

  “妃姐霸氣!”

  “唱得太好了!嗚嗚嗚……”

  一邊誇,一邊攛掇丁香:“香香,快給妃姐倒杯酒,叫她歇一歇!”

  黃莉急得都去搶她麥克風了,嘴裏瘋狂念叨:“到我了到我了,妃姐,我唱下一段!”

  結果被陳妍妃一胳膊扒拉到兩米開外。

  “起開!我今天要唱個盡興!”

  媽呀!

  滿屋子的人全都慌了。

  娘娘,您還是直接杖斃了我們吧!

  窩在音箱底下的那幾個趕緊求韓烈:“哥!你快想想辦法啊!”

  方醒突然展現出懷疑:“韓烈,你給妃姐喝什麽了?”

  烈哥百口莫辯。

  就陳妍妃這狀態,說沒喝藥他自己都不信。

  媽的,草率了!

  韓烈實在是沒想到,新技能居然這麽攢勁,這麽上頭。

  他以為的三分醒七分醉是迷迷湖湖、昏昏欲睡、腦筋遲鈍。

  而實際上的三分醒是破罐子破摔、對世界毫無卷戀,愛誰誰愛咋咋地。

  太扯了!

  不過,狗男人在忐忑之餘,心裏還有那麽一丟丟的興奮。

  問:把女神的黑曆史捏在手裏是一種什麽體驗?

  很難確切描繪,反正吧,烈哥已經開始琢磨avi常用台詞了……

  比如:“陳女士,你也不希望我手機裏的視頻出現在網上吧?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可以好好聊聊呢……hiehiehiehie~~~”

  指不定什麽時候就能用到,學會了沒有?

  烈哥想的很遠很美好,但眼下最重要的還是先把大鍋甩出去。

  他滿臉疑惑,再夾雜著五分震驚三分不解兩分好笑,替自己抱冤喊屈。

  “陳妍妃一副氣勢洶洶的模樣主動找我喝酒,於是我就陪她幹了一滿杯,誰成想她能菜成這樣啊?不是,你們平時聚餐不喝酒麽?她到底什麽酒量啊?”

  大家一聽,也覺得奇怪。

  黃莉主動嗬斥方醒:“方方你少胡扯,管好你的嘴!”

  她是不想方醒得罪韓烈,倒不是真的罵方醒。

  小青心直口快的接口:“妃姐平時不怎麽喝酒,但是三兩瓶什麽事都沒有,臉蛋都不紅一下的,今天可能是狀態不好?”

  丁香弱弱的道:“是不是因為剛才又是紅酒又是香檳的,摻著喝的後勁上來了?”

  她堅決不相信韓烈會給陳妍妃下藥,不可能,所以就自己找到了一個最合理的理由。

  其實方醒的那句質問,沒人相信。

  要是兩個人私下出去喝酒,那不好說,可是現在十幾個陳妍妃的同學在場,韓烈怎麽可能幹那種蠢事?

  藥翻了難道還能當著她們的麵帶走麽?

  而且,陳妍妃一直都在講是她“主動倒追韓烈”,所以真不至於。

  方醒自己都羞愧的低下了頭,暗罵自己犯蠢,不敢再吭聲。

  烈哥洗清了自己的嫌疑,反手又把難題丟了回去。

  “別琢磨原因了,想想現在怎麽辦吧!”

  沒等大家想出辦法來,好麽,間奏結束,魔音再起,可憐孩子們又雙叒叕重新戴上了痛苦麵具。

  太特麽刺激了!

  直到陳妍妃開開心心的把整首歌唱完,終於有人下定決心。

  離的最近的丁香實在受不了了,之前笑得有多開心,笑夠了之後就有多崩潰。

  初聽好笑,再聽想哭,久聽生無可戀……

  香香帶著一股子英勇就義的氣勢,猛的一揮小手:“把她帶到洗手間,讓她清醒清醒!”

  “好好好!”

  “我看行!”

  “聽香姐的!”

  一個寢室的姑娘們馬上小雞啄米似的狂點頭,小青衝在最前麵,和黃莉兩個人按住她,硬生生的就往洗手間裏拖。

  “大膽!”

  陳妍妃來勁了,反手摟著她倆,就往沙發上一按。

  “哪裏來的賤婢,竟敢對本後動手動腳?小烈子,拖下去給我亂棍打死!”

  “噗噗噗噗……”

  韓烈笑得手機都快拿不住了,好開心!

  其餘的男生雖然心裏發酸,怨念她喝醉了依然隻親近一個外人,但是也覺得好有意思,實在忍不住發笑。

  “喝醉了的妃姐比平時更可愛了,有木有?”

  “嗯嗯,雀食!”

  “要不……我們也拍個照吧?”

  “我看誰敢!”

  一直沒啥存在感的大胖妹雙手叉腰,凶巴巴的監督著其餘的男生。

  唯獨沒管韓烈,叫他拍了個爽。

  小青和小黃兩個廢廢,舞紮好一會兒都沒能搞定陳妍妃,反倒是一人磕了一下,疼得嗷嗷直叫。

  “香香小竺你倆倒是幫幫忙啊!”

  丁香急忙擺手:“我不行!我上去就是白給!”

  她還往後縮了縮……

  額,你對自己的能力真有數啊……

  不過喝醉了的陳妍妃是真的難搞,她身高172,體重差不多得有100出頭,骨架大肉結實,再加上醉意的釋放,等閑三四個女生真不好擺弄她。

  “不行了不行了!”

  小青喘著粗氣,捂著胸口,徹底擺爛。

  “我倆實在不夠看,換個辦法吧!”

  黃莉一咬牙,決定下死手:“別浪費力氣了,幹脆灌倒帶回去!”

  男生們心裏大急。

  別啊!我可以幫忙!

  但是女生們對視兩眼,集體同意了——她們並不打算給小色批們留下任何機會。

  唯獨韓烈有機會幹這種活兒,她們八成不會攔。

  然而,烈哥偏偏不想要這個機會,躲得老遠。

  別找我,我隻是一個無情的拍攝機器!

  女生們一看韓烈真沒有幫忙的意思,於是便開始執行b計劃。

  小青一翻身,上來就是一發嘲諷。

  “妃姐,喝酒!你還行不行?”

  陳妍妃柳眉倒豎,擼起袖子,直接抄起一瓶整瓶啤酒。

  “開玩笑!我會不行?!”

  神奇的是,她一點都沒有大舌頭的症狀,和真正醉酒的人截然不同。

  韓烈始終沒想明白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直到陳妍妃又噸噸噸幹了三瓶啤酒,終於栽倒在沙發上,他才猜到個大概。

  三分醒的技能效果,並不是憑空變出大量酒精,將對方灌醉。

  而是降低對方大腦對於酒精的耐受性。

  所以,這個技能不傷身,不會加重肝髒、腸胃的負擔,隻需要一點點酒精就能製造一種假性迷醉。

  陳妍妃本人的酒量其實非常好,所以她身體上沒有任何難受,腦子卻被喝嗨了。

  真要是想把她灌到七分醉,估計至少得10瓶啤酒,還得是連續喝。

  那種真醉,才會伴隨著惡心、嘔吐、口齒不清。

  韓烈猜到了真相,對於酒中仙特性更加的看重了。

  真特麽神奇!

  而且隱蔽性太強了,真要想用它幹壞事,神仙難防。

  當然了,烈哥不是那樣的人,以後他一定會慎用此特性的。

  像今天這麽搞笑的烏龍可不能再發生了。

  生日宴沒開完,壽星被灌倒了,簡直奇葩至極。

  終於把陳妍妃放倒,丁香鬆了口氣,小心翼翼的征求韓烈的意見:“那……我們帶妃姐回校了?”

  “別啊!”

  韓烈明白她的意思,主動做出安排。

  “你們帶著她去麗思卡爾頓吧,睡一會兒,起來之後集體去做個水療,晚上直接住那兒,我馬上替你們安排房間。”

  “那晚餐……”

  “你們女生去吃吧,講真,我對日料實在沒什麽興趣。”

  韓烈這樣一表態,其餘的男生馬上跟進。

  “是啊是啊,你們去吧,我也不喜歡吃什麽生魚片。”

  “對,別管我們了,我們哥幾個去打會兒台球,晚上擼個串喝點小啤酒,不曉得多自在!”

  羅梓君一聽說今天的活動結束了,馬上恢複了三分生氣,笑容裏多了三分真心。

  “今天就這樣吧,我們男生有我們男生的娛樂,沒吃成的蛋糕我們帶回去,剛好明天才是正日子,拿到班裏給大家分一分,挺好的。”

  女生們一想,好像隻能這樣了,於是便定了下來。

  “那……我下次再請大家吃別的……”

  明明講著大家,小丁香卻隻看著韓烈的眼睛。

  當著同學們的麵,她實在不好意思講得更直白了,於是隻能期望韓烈會懂。

  烈哥懂極了。

  笑眯眯的和她約定:“ok,那你欠我一次,我記住了。”

  丁香努力板著臉,不叫嘴巴咧開太多,“嗯”的一聲,便回頭替陳妍妃收拾東西。

  依然是小青和小黃扶著陳妍妃,她們帶上自己的東西,扶著醉鬼壽星出門。

  韓烈和男生們客客氣氣虛情假意的道別,把自己的工作用號碼留下,然後陪著她們回了趟酒店。

  安排好房間,吩咐al照顧好,有事打電話,然後又交足了水療的費用。

  ——最高等級的全套保養,帶儀器的那種,一位才5000不到。

  花了三萬,經驗入賬六萬,美滋滋。

  額外的兩間豪華房真是贈住的,沒花錢。

  於是今天總共消費42萬,房間經驗雙倍、酒類經驗三倍、水療經驗兩倍,怒刷百萬經驗值。

  以及一個神經病特性。

  ——用得好就是神,再像今天這麽胡搞亂搞,那就是神經。

  不過經過了陳妍妃的寶貴實驗,烈哥倒是蠻有信心用好它的。

  繼續總結。

  今天這個生日過得有點奇妙,乍一看,和陳妍妃的關係沒有太大推進,其實不然。

  韓烈的表現,對於陳妍妃堅定內心裏的想法,是一個巨大的助力。

  試想一下,如果韓烈表現得太狂妄、或者太輕浮、或者不能得到她同學的認可佩服,那麽,結果又會是什麽樣子的?

  今天隻有兩種結果——加溫或者降溫。

  韓烈做到了陳妍妃想要的最好,其實是拯救了她對韓烈的信任。

  否則,等到潘歌找到機會向陳妍妃施壓,那點火花太容易崩了。

  盡管潘歌表現得很乖,一整天都沒有打擾韓烈,但是烈哥可不會因此而放鬆對黑心白蓮的警惕。

  一絲一毫的放鬆都不能有,那娘們絕非善類。

  想到此處,狗男人主動給潘歌發了一條消息——

  “我回學校了,準備明天的操作,潘股東,有什麽指教沒有?”

  大約過去半分鍾,她回道:“韓總,你主外,我主內,操作上的事情不用向我匯報,我百分之百的相信你。

  對了,我給妍妃妹妹買了份生日禮物,是我親自送過去,還是麻煩你替我轉交?”

  瞧瞧!

  韓烈撇了撇嘴,把手機一關,不搭理她了。

  別的男人追上女神都是捧在手裏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但這不對。

  越漂亮的女人越不能哄,理解透這句話,男人才真正長大。

  於是韓烈沒心沒肺的回了學校,並且在寢室樓下看到了席鹿庭的座駕。

  “這丫頭,真不怕車被砸啊……”

  滴咕了一句,搖搖頭,烈哥直接回了寢室,沒有再去提醒她。

  瓜神這兩天正在潛心做大綱,誓要向女頻王者寶座發起衝擊,沒心思理會別的。

  挺好的,叫韓烈省了不少心。

  收拾收拾衣服、鞋襪、手表、電腦,韓烈安安靜靜的混過了在學校裏常住的最後一天。

  所有的一切都一如尋常。

  小東北和丁丁依然沒回寢室,席鹿庭安靜如雞,潘歌神神秘秘,王甜清照常匯報學生會工作,殷琴激情澎湃的猛舔韓部長,大柰韻又和哥哥分享了一堆校園八卦,壽星裝死一言不發信息不回……

  細想想,學校裏這尋常的一切真挺有意思的。

  前後隻有三個月,原來已經發生了這麽多啊……

  睡吧,夢裏什麽都沒有。

  ……

  當星期一的太陽升起的時候,司機程實開著公車,在學校西門接到了韓烈和梁嫵。

  新的征程開始了。

  ***************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6 11:29:26, Processed in 0.0212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