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3章 腦子被真愛這兩個字糊住了是不是
作者:江上漁      更新:2022-11-24 21:18      字數:2107
  廖竹音被這妯娌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氣得真的是一口老血都要吐出來了,她的心劇烈地跳著,腦子嗡嗡嗡的,眼睛仿佛充血。

  顧悠見這兩人三兩句就將廖竹音氣成這樣,當下一臉的氣憤地斥罵道:“你們到底還是不是人了!廖家姐姐都已經這樣了,你們就不能放過她?!”

  在顧悠眼裏,這容家妯娌倆簡直就是人間惡人,見到別人倒黴了就跑來落井下石,氣焰囂張耀武揚威,真的是半點善良之心都沒有,這要是她能出去,非得將這兩人打得半身不遂不可!

  “謝宜笑,我當真是看錯你了,以前我還覺得你這個人就是令人討厭,可是沒想到你竟然這麽惡毒,你這樣遲早會有報應的!”

  顧悠趕緊去扶著廖竹音,然後勸她道:“廖家姐姐,你何必是聽她們說的,她們就是故意來氣你的,你要是聽了她們的話才是如了她們的意!”

  “她們是故意來氣你的,她們說的話怎麽能信呢?”

  “廖家百年世家,底蘊深厚,哪裏是她們說敗了就敗了的!”顧悠覺得像是廖家這樣詩書傳家的世家,一身清名,就算是如今家族不如以前昌盛了,可也風骨永存,是令人敬仰的。

  “你清醒一些,別聽她們的。”

  謝宜笑見顧悠一臉的擔憂慌張,瞧著也真真的將廖竹音當成好姐妹了,輕笑了一聲道:“我何需你看好還是看錯,至於我有沒有報應那更無需你擔心,你如今擔心的應該是你自己才是,這三個月的牢獄,也是你應該受的。”

  所以就好好受著吧!

  “你!”顧悠咬了咬牙齒,“你也不要太得意了,有道是風水輪流轉,像你這樣的人,遲早有一日會有人收拾你的。”

  “那我等著。”

  謝宜笑早已不怕顧悠,如今的懷南王府根本就沒有像書中那樣權勢滔天,連儲君都需得忍讓三分,而顧悠與懷南王之間恩怨糾纏似乎也看不到頭的樣子,借運一事已經落空。

  再說了,陛下心生了退位之意,或許過不了多久太子便要登位了,就算是那個時候懷南王真的能與顧悠結成夫妻,懷南王能借到顧悠的運勢,她也不信這兩人的運勢真的能將這一國之君給克死。

  隻要懷南王不登位,謝宜笑就不怕顧悠的。

  不為帝的懷南王在容國公夫人麵前不過是一個伏低做小的後輩罷了,拋開了運勢,他能不能與容尋容辭兄弟倆一較高下都難說。

  要說謀略運籌,懷南王如何能與容尋相較?

  要說武藝用兵,他又如何與容辭相較?

  容辭雖然回來帝城晚了些,但耐不住他有一個厲害的女將軍老娘,定王府這些年在容國公夫人管理下雖然低調,但實力不容小覷。

  有了這堅實的底子,他自己又不是個扶不上牆的,隻需花幾年的功夫,便能將一切穩穩當當地抓在手裏。

  謝宜笑想到這裏便笑了:“不過我也勸顧姑娘做事也需得有點良心才行,這毀人清名就等同害人性命,尤其是石氏一介女子,多無辜啊。”

  “若是你們弄的這些事兒傳出去了,到時候所有人對她指指點點,將她說成那樣的一個人,景陽侯府將她趕出門去,她活不下去,顧姑娘是要負責嗎?”

  “還有,人家司大公子與石氏才是夫妻,就算是司雲朗失憶之後成的親的,可也是有婚書為證的,你們這般處心積慮地破壞人家姻緣,還想害人家名聲性命,這心裏就半點愧疚都沒有嗎?”

  這要是換做現代,那就是打著真愛的名義破壞人家家庭,知三當三還想毀了人家正室的名聲將人家趕走自己上位。

  這真的是老毒了。

  顧悠聽她這麽說,先是愣了一下,然後瞳孔微縮,大概是理解了這其中的意思,臉上有些茫然:“可廖家姐姐和司大公子才是真愛啊,那石氏......”

  “可石氏才是司大公子明媒正娶有了婚書的妻啊!”謝宜笑嗤笑,“她夫君帶一個女子回來,說他們二人是真愛,希望她退位讓賢成全他的真愛,這正妻就該含淚退場,祝福他們喜結連理修成正果嗎?”

  “顧悠,你的腦子呢?”

  真的是被小說電視劇坑害得太多,腦子被真愛這兩個字糊住了是不是?

  “要是你父親有一日領著一個女子回來,說他終於遇見了真愛,讓你母親和離成全他們,你是不是也該勸說你母親成全了你父親與那女子之間的真愛啊?”

  顧悠臉色當下就大變,臉皮瞬間都黑了:“什麽屁的真愛,不過就是一對狗男女!一個嫌棄老婆人老珠黃成了黃臉婆,一個看上了人家家底!”

  一個老不要臉的老東西,一個狐狸精賤人!

  謝宜笑手指轉了轉手中的扇子:“所以你到底如何嘴皮子一碰就讓人家石氏成全夫君和別的女子的真愛的?”

  這刀子落在誰的身上誰才知道疼,這口口聲聲讓別人成全‘真愛’,到了她父母這的時候就變成‘一對不要臉的狗男女’了。

  嗬!

  “你別聽她的!”廖竹音緩過氣神來,見顧悠都要被謝宜笑說得動搖了,臉色當下又是一變,“她那都是胡說的。”

  廖竹音這會兒也心慌得很,她想要快點離開這牢裏,想要與司雲朗再續前緣還得靠顧悠和懷南王府,顧悠因為她與司雲朗之間的感情,一直也費盡心思幫她,可若是顧悠突然不幫她了......

  “這哪裏是一樣的?哪裏是一樣的...顧姑娘,我與雲朗十幾年的感情,這些年我也心心念念的全都是他,若是沒有雲朗,我怕是活不下去了,顧姑娘,你不要信她的!”

  “她...她就是故意的,對,她是容國公府的,她是為了報複...報複我與容亭和離,不願意看到我幸福,顧姑娘......”

  廖竹音一邊說著,一邊眼淚止不住地落下。

  顧悠被她說得整個人都茫茫然,這心裏就像是有兩個小人在扯來扯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要不,要不咱們就算了吧...要是司大公子還未成親,你與他再續前緣那是好事,可石氏...多無辜啊......”

  “噯,你不要哭啊......”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5 13:26:05, Processed in 0.02880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