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第 111 章
作者:梟鑰      更新:2022-11-24 21:06      字數:3872
  失去溫度的銀焰從沈寂指縫間消散,向謝浮的方向歸攏。

  法陣的光芒也早已黯滅。

  謝浮斂眸道:“事到如今,我無話可說。”

  沈寂遲遲沒再開口。

  又過良久,他閃身床邊,走向門外。

  一道燦銀光影隨即閃爍趕至,在他身側。

  “血印未化,你不可擅動。”

  沈寂沒去看他,抬手打開房門,才說:“你我各自冷靜一天。”

  謝浮道:“你——”

  沈寂打斷他:“明天這個時候,告訴我怎麽解除契約。”

  謝浮驟然抬手扣在他按在門邊的手臂,語氣沉得壓抑:“我不會解除契約。”

  沈寂終於轉眼。

  從前時刻融進眸光的笑意在這雙眼底褪卻,全無一絲痕跡。

  對上這雙深寒不可見底的漆黑眼睛,謝浮掌中更緊:“你知曉神魂之契,該當明白,解契苛刻,難如登天。”

  沈寂看著他,語氣也沒有一絲緩和:“難如登天,也要解契。”

  謝浮的手一緊再緊,忽地拂開他的手臂,轉身道:“絕無可能。”

  沈寂隻說:“我給你一天時間。如果你做不到,我會去想辦法。”

  他繼續拉開房門,正要離開,心間一陣緊縮的鈍澀突如其來。

  沈寂腳下頓住。

  持續六天的滾湧熱浪在寢殿退潮般結束,空餘層層疊疊的冷清。

  沈寂按在門上的手也緊了又緊。

  “謝浮,我知道你是好心,但你不該自作主張。”

  謝浮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契約已定,憑你又能如何。”

  聞言,沈寂眸光往後微微掃過,反而笑了一聲:“是嗎。”

  話落,他收回視線,鬆手跨出門檻。

  “不準走。”

  跨出門外的身影沒有半步停留。

  謝浮閃身到他身後,按在他左肩的手重得仿佛竭盡全力。

  沈寂說:“謝浮,歸根結底,是我和你是非觀念不同,我不想指責你,也不打算就這件事再和你爭論。今天就這樣吧,一切等明天再談。”

  謝浮道:“你想談什麽,何必等到明日。”

  沈寂還沒開口,心底難以言喻的刺痛如浪襲來,隱隱約約,卻比剛才持續得更久,也更綿密。

  怎麽回事。

  這不像是失去精血的傷勢。

  他和謝浮結契的方式比較特殊,是這方麵導致的並發症?

  沈寂打開麵板,查看神魂之契的記錄。

  “……”係統終於找到機會發言,低聲下氣地問,“宿主,你在找什麽,我幫你啊?”

  就算是它,也看得出來,宿主好像生氣了。

  宿主生起氣來,簡直比大反派還可怕,它一直想問,又不敢問……

  想到話題一直和神魂之契有關,它忙把相關資料投影到宿主麵板。

  “是這個嗎?”

  沈寂說:“嗯。”

  他把這段資料再次瀏覽一遍。

  關於結契後的記錄,隻有一些比較籠統的說法。

  例如可以使用秘法感知對方神魂,修煉事半功倍,互相承傷,更精確的內容,基本沒提及。每一例契約還有不同的效果,難以概括。

  解契的介紹更簡單,需要付出極大代價。至於具體是什麽代價,還需要摸索。

  係統也跟著看了一遍,有心去勸,看一看宿主的臉,它謹慎地猶豫著。

  沈寂已經揮散麵板。

  “神魂之契重在心甘情願,沈寂,若你當時於我有半分不信,心中有半分不甘,契約血印便不會——”

  “夠了。”

  空氣一靜。

  係統的猶豫頓時化為烏有,打定主意絕不開腔。

  沈寂說:“別用你騙來的伎倆當成理由。”

  謝浮眸光顫動一瞬,抿直薄唇。

  沈寂回眼,對上這雙眼神,停頓兩秒,轉而說:“鬆手。”

  他很清楚謝浮不可能讓步。

  各執一詞的辯論沒有任何意義,達不成目的,隻會消耗情緒,消磨理智。

  其實沒必要爭論對錯。

  他也不打算在目前的狀態下和謝浮吵出什麽結果。

  不可否認,謝浮的初衷是好意,但這種做法,

  他實在不能苟同。

  “明天——”

  謝浮按在他肩上的手倏而下滑,到他臂膀,落在臂彎,緩緩緊扣:“我不同意。”

  沈寂蹙眉閉眼,平複心底油然而起的異常。

  謝浮道:“此事於你並無害處。”

  沈寂看向他:“對你全是害處。”

  “我不在乎。”

  “我在乎。”

  謝浮頓住。

  沈寂抬手握住他的手背,感覺到掌心微涼的溫度,不由看他一眼。

  鳳凰屬火。

  謝浮的體溫一向比常人更熱。

  謝浮反手與他交握,往前一步:“你是為此不快?”

  異樣減退。

  轉化成匯成一線的淡淡焦炙,輕輕劃過。

  沈寂略過這道不同尋常的變動,對謝浮說:“不是。”

  他拉下謝浮的手,握緊一分,淡聲說,“謝浮,你把我當成什麽?”

  謝浮沉眸不語。

  “我是一個人,不是你的一件私有物。”

  沈寂說,“你沒有權利幹涉我做出的決定,甚至在事後隱瞞我。”

  謝浮道:“我從未將你視作私有。”

  沈寂說:“但你還是這麽做了。”

  謝浮抬眼看他:“不錯。”

  平常冷漠的嗓音,今天離得太近,聽起來竟然帶著深藏的焦灼。

  “你視安危於不顧,幾度徘徊生死,我護你周全是錯,莫非任你如此涉險,才得以順你心意?”

  沈寂閉了閉眼:“算了。明天冷靜過後,我們再談。”

  他鬆開謝浮的手,還沒轉身,又被謝浮拉近一步。

  謝浮道:“你不知如何結契,亦不會知曉如何解契,明日如此,日日如此,我勸你及早認清。”

  “謝浮——”

  謝浮眸光冷凝:“再則,你我神魂結契,你改頭換麵去往天涯海角,於我隻是徒勞。”

  “你——”

  謝浮再打斷他:“沈寂,不論你有何辦法,皆無用處。”

  “謝浮!”

  沈寂語氣微沉,“你究竟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麽?”

  謝浮道:“我比你更清楚。”

  “你清楚什麽?”沈寂聲音愈沉,寒眸愈深,“神魂之契,這四個字說來簡單,你想沒想過,如果真的發生意外,該怎麽收場?”

  謝浮道:“與你結契的是我,便不會有意外。”

  “即便是你,也不能保證萬一。”

  沈寂抬手扣在他後頸,拇指壓在他下頜側臉,迫使他轉回視線,“到時候,你是想再騙我一滴精血,還是想陪我送死?”

  “我——”

  “謝浮。”沈寂看著他,眉眼冷峻,語氣不容置疑,“這件事,沒得商量。”

  細密如麻的悶重酸澀擠進心底,泛起的餘韻繚亂發苦。

  沈寂最後看過神情仍然未改的謝浮,轉身走向大殿。

  “我不會離開通明殿。”

  他說,“你知道我說到做到,怎麽解契,你今晚考慮清楚。”

  謝浮沒再強留。

  有且隻有一道腳步聲,在空蕩的殿內回響。

  直到沈寂推開第二道殿門。

  他聽到身後又傳來謝浮的聲音。

  “九千年前,我與執昌親眼見你灰飛煙滅。”

  沈寂跨出門檻,腳下停住。

  “九千年後,十六方赤鳳大陣險令你命喪凡間。”

  沈寂眸光微動,不知覺,抬手將腰間金色玉簡攏在掌心,悄然握緊。

  “你於仙界重傷,於魔界屢次遭人暗害。如今你問我如何收場。”

  謝浮看著不遠處靜立未動的背影。

  “沈寂,你告訴我,你讓我如何收場?”

  半晌。

  背影輕晃,徑自轉身離開。

  他一個字也沒留下。

  —

  回到主殿,沈寂擺手凝出水鏡,盤膝坐下,掐訣運轉功法。

  係統枯等兩個小時,看到他終於睜眼,才敢出聲:“宿主,資料裏寫,解除神魂之契要付出很大代價,要是對你傷害很大怎麽辦?”

  在它看來,大反派說得道理啊。

  這個契約對宿主沒有害處,宿主根本沒理由解除嘛……

  沈寂看向水鏡。

  他前額的血印已經隱沒,但稍有牽引就能感應。

  係統裏沒有所謂的秘法,他不能施訣,這也是神魂之契對他而言最明確

  340;存在感。

  “宿主——”

  沈寂揮散水鏡,撐地起身。

  “……”係統戰戰兢兢地拍馬屁,“要解要解,宿主你放心,隻要你想做,還沒有做不成的事……”

  宿主今天心情好差。

  它還是別去找罵了……

  沈寂走向殿門。

  推門出去時,他看到洛凝和玄宸正在院子裏。

  執昌走在兩人之前,看樣子是要送客。

  見到他,洛凝眼睛一亮:“沈兄!”

  執昌也轉身:“叔叔。”

  沈寂說:“你們怎麽在這。”

  玄宸看他神色平平,不似結契大喜,心下疑慮,卻未多問:“統領複診。”

  沈寂頷首,對洛凝說:“你去忙吧。”

  洛凝說:“已忙完了,沈兄,你今日回行湯宮嗎?”

  “不了。”沈寂示意執昌先回避,才轉向玄宸,“正好你在,有時間嗎,東應宮那邊什麽情況?”

  玄宸道:“說來話長。”

  自沈寂前來通明殿,已有將近七日,東應宮於當日夜間便有異動,魔龍之氣盤桓不散,合力衝撞結界,伏黎九殷聯手,也未能徹底壓製,泄露出的邪異氣息藏於魔宮各處,已成禍患,甚至針對楚遮,險些將他重傷。

  近幾日,魔宮看似風平浪靜,實則風起雲湧。

  一場大戰,近在眉睫。

  沈寂說:“楚遮怎麽樣?”

  玄宸往殿內瞥過一眼:“無礙,你不必掛心。”

  沈寂說:“人抓到沒有?”

  玄宸搖頭。

  魔龍行事刁滑,從不留半分蹤跡,若非楚遮身負輪回法,他們至今也不曾找到確切線索。

  洛凝小聲說:“沈兄,公主告訴我們,魔龍氣息肆虐,攪得魔宮不寧,魔尊也應接不暇,她覺得魔龍逃出魔宮的計謀,肯定還有後招。”

  沈寂問:“魔尊還是守口如瓶?”

  洛凝點點頭:“他還讓玄宸不要插手呢。”

  沈寂說:“楚遮怎麽說?”

  關於東應宮的魔龍之氣和常儀長公主,唯一知道內情的就是伏黎。

  按洛凝的說法,伏黎寧願魔宮大亂,也要守住當年的秘密,不讓其餘四界的人幹涉,這裏麵一定大有文章。

  他來之前,九殷和楚遮商定在東應宮設法找出真相,正常情況下,應該會有進展。

  玄宸道:“楚江王傷勢未愈,仍需兩日籌備。”

  兩天。

  也好。

  明天解契也要時間,不急一時。

  沈寂說:“這兩天有任何消息,傳訊給我。”

  玄宸道:“自然。”

  說完,他眼神微轉,想了想,和洛凝一同告辭離去。

  飛到天上,洛凝問他:“走得這樣急做什麽?沈兄今日似有心事,我還沒問呢。”

  玄宸道:“不問最好。”

  神魂之契結成,沈寂麵上眼裏毫無喜色。

  鳳皇不曾露麵,乃至道侶之禮尚未提及。

  此事不宜過問。

  通明殿更不宜久留。

  他們的身影在天際轉瞬流過,沈寂也沒在庭院久留。

  和執昌打過招呼,他去了住處,在床邊蒲團打坐一天一夜,係統準時發出提醒。

  沈寂睜眼,看過麵板上的時間,起身回到主殿。

  謝浮不在殿內。

  沈寂繼續走進深處。

  走進謝浮寢殿,才看到熟悉的身影立於窗前。

  “想清楚了嗎。”

  “我確有解契之法。”

  謝浮道,“可惜血印初成,此法無可施用。”

  沈寂說:“什麽時候可以。”

  謝浮轉眼看來,眸光沉沉,語氣淡淡:“一月之後。”

  沈寂微蹙起眉。

  他正要開口,心底沒來由的緊繃輕輕擦過,像是不成型的忐忑。

  謝浮道:“血印與神魂有關,不可掉以輕心。”

  沈寂和他對視:“一個月之後解契,你確定?”

  謝浮收回視線:“怎麽,你不信我。”

  沈寂看著他似乎如常冷淡的側臉,點在玉簡的指腹緩緩摩挲,須臾,眸光微定。

  “好。”

  謝浮氣息稍斂。

  沈寂說:“我信。”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6 11:20:40, Processed in 0.01372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