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7 章(【偉大目標】...)
作者:春溪笛曉      更新:2022-11-24 21:24      字數:3263
  比起唐寅這位有名的才子,科舉舞弊案涉事考官沒多少人關注,可能是因為這件事處理得含糊其辭,對誰來說都不太光彩,所以當事人大多不愛提起。

  唐寅兩人走後,文哥兒坐在那兒犯愁,不知自己的勸告能不能讓唐寅他們少去蹚渾水。隻可惜他對事情始末的了解也不多,也不曉得唐寅他們到底是怎麽卷進舞弊案去的。

  文哥兒還沒琢磨明白,東宮那邊就來人了,說是太子想見他。

  來的是老熟人穀大用,他私下給文哥兒提了個醒,說是朱厚照挺不開心的。因為大家都在討論昨晚那場熱鬧的演出!

  文哥兒休假期間是絕對不會想起大小老板的,一聽朱厚照在東宮等著自己,腦仁頓時有點發疼。

  這都什麽事啊,搞活動喊上皇帝和儲君安保強度怎麽要增加無數倍。

  隻是人小老板都派人來找了,你又暫時還不想辭職,當然隻能收拾收拾進宮去。

  作為一個很有素質的打工人,文哥兒隻是在心裏嘀咕幾句“這個老板不是人”之類的話,麵上仍是和往常一樣笑著跟穀大用邊走邊敘舊。

  到了東宮,文哥兒又瞧見隻氣鼓鼓的小豬崽子。弄得他都有點犯愁了,老是生氣對身體多不好,這豬崽,危!

  要是他還沒退休大小老板就沒了,想想自己這橫看豎看都屬於“前禦前紅人”的屬性,處境肯定十分危險。

  文哥兒走過去關心道:“殿下怎麽了?”

  朱厚照很不開心,大家都在聊昨天的演出,李東陽他們還寫了詩文,就他沒有看!

  他算是知道了,隻要不是職責所在,文哥兒平時要做什麽、要玩什麽便不會算他一份!

  朱厚照氣呼呼地說道:“你弄的那什麽演出,為什麽不帶孤去看!”

  文哥兒抬手揉了揉那仿佛氣得直冒煙的龍腦殼,不疾不徐地解釋道:“人那麽多的地方,當然不會帶小孩兒過去。你看我不是連我弟弟妹妹都沒帶去嗎?”

  “許多跟我玩得好的朋友大多也沒能去看,因為這是我們西北開發計劃的一部分,不是我拿來搞朋友聚會的場合。”

  “如果我隻是想邀朋友一起熱鬧熱鬧,何必費心費力聯合那麽多人籌備這場演出?”

  文哥兒信口忽悠起邊聽邊哼哼唧唧的小豬崽子:“真正的朋友,閑暇時我提幾條臘肉,他拔幾棵芹菜,你再弄來一小包茶葉,坐下來就能吃吃喝喝歡暢半天,哪裏需要那麽大費周章呢?”

  朱厚照聽著聽著氣就消了大半,他對號入座了一下,他們就是隨便坐著聊聊都很開心的真朋友沒錯了!

  想到文哥兒確實隻邀請了李東陽他們,平時和文哥兒玩得好的楊慎等人都沒過去,就算去了也是忙前忙後幫著幹活,所以這確實不算是文哥兒不帶他玩。

  朱厚照不由問:“這樣做就行了嗎?”

  隻要讓大家都知道河西走廊和敦煌,難道就可以開發西北了?

  文哥兒道:“當然不是,孔聖人說過治理地方的幾個步驟,首先吧,要讓人多起來,接著是要讓人富起來,人多了也富了,就得著手搞好教育工作了。現在我們連第一步都沒做成,談什麽‘這樣就行了’?隻能說是剛剛起了個頭。”

  不管是給政策傾斜還是搞招商引資項目,都是為了吸引人去西北。

  自古以來移民實邊就是邊防政策,秦漢時期都是把商賈和百姓強行安排去邊境,實打實地用數十萬百姓築成血肉長城——你家就在這裏,你不豁出命去保家衛國你家就沒啦!

  所以說,有人的邊防線才是最好的邊防線。

  隻是人都向往安定美好的生活,沒有人喜歡生活在隨時有外敵過境搶掠的地方。比起那又缺水又危險重重的西北,人們還是更喜歡生活在富饒的江南地區,常年雨水充足,種什麽作物都容易長。

  明朝的執政方式也注定了皇帝不可能像秦始皇漢武帝那樣大手一揮直接把幾十萬戶人遷到邊境去。

  畢竟現在的皇帝沒有這麽權威,現在百姓也沒有那麽聽話。

  更何況哪個地方沒出幾個官?這些官誰願意把自己老家直接刨了?

  反對的聲音多了,事情就辦不成了,大規模的移民實邊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目前這些邊境摩擦比較多的地區基本隻剩下軍屯和稀少的原住民。

  明代的移民實邊政策基本靠軍戶來落實。

  軍戶吃了最多的苦頭、承擔了最大的風險,到頭來朝廷還會當成負累,每年都要拎出來批判一下養這麽多軍戶花了多少多少錢。

  想要西北真正發展起來,就得讓別的地方能住的寬敞舒適的好房子他們也能住,別的地方能買到的好東西他們也能買到,別的地方能擁有的教育條件他們也會擁有。可那太難了,他們目前隻能先一點點地把短板補起來。

  朱厚照聽到文哥兒提起秦始皇漢武帝他們一聲令下,幾十萬戶人家立馬全部攆到北邊去落實移民實邊政策,很有些心神激蕩。等文哥兒說不能效仿,他才鬱悶地道:“好難。”

  文哥兒笑道:“做事不難,想把事情做好才難。其實當年太宗皇帝遷都北京來了個‘天子守國門’,便是最好的邊防政策了。”

  國都都給你擺在這兒了,軍事、政治、經濟還不得跟上?文武百官闔家老小都在這裏,你敢不盡心盡力把北邊的外敵壓製下去?

  文哥兒敢搗鼓河西走廊的開發計劃,不就是因為北方邊境相對於唐宋時期說得上是非常安寧的嗎?如今草原上幾乎找不出稱得上大明心腹大患的勢力。

  趁著世道還算安穩,卯足勁搞發展啊!

  一聽到“天子守國門”這句話,朱厚照那顆小心髒頓時又沸騰起來了:“太宗皇帝,聰明!威武!”他挺起了自己小小的胸脯,驕傲地宣布自己以後也要成為太宗皇帝那樣聰明又威武的存在!

  見他有這樣的偉大決心,文哥兒笑眯眯地問:“太宗皇帝遷都的時候很多百姓不願意北上,殿下要是碰上這樣的情況該怎麽辦?”

  朱厚照冷不丁被這麽一考校,不由陷入沉思。他猶豫著回答:“不願意的統統砍頭?”

  文哥兒樂道:“殿下可以去找找當時的記載,看看太宗皇帝是怎麽應對的。”

  他繼續笑吟吟地給朱厚照提出新問題:等到百姓願意搬了,準備正式營建北京了,你派誰負責這項大工程?你需要多少方麵的人才?你修紫禁城的銀錢和物資又從哪裏來?建好紫禁城後你又如何保證南北糧路通暢?

  文哥兒隨手扯了張紙,給朱厚照細化出一長串問題,並表示隻需要億點點政治素養和億點點數學基礎就可以輕鬆解決!

  朱厚照:?????

  他懷疑他小先生是因為自己假期被喊來東宮,故意出題為難他!

  隻是他可是要成為太宗皇帝那麽威武的存在,怎麽能連這點小問題都解決不了!

  朱厚照哼唧兩聲,擲地有聲地誇下海口:“孤肯定能把這些問題統統解決掉!”

  文哥兒笑而不語,在旁邊陪著一生要強的小豬崽子冥思苦想老半天,直至把桌上的茶點都消滅幹淨後才溜溜達達地出宮去。

  文哥兒一走,朱厚照馬上跳下地,抱著那長長的一大串問題蹬蹬蹬地跑去找他父皇。

  有問題,找大人!

  當爹的幫兒子答疑解惑,難道不是應該的嗎!

  他才不會笨笨地一個人苦苦思索,他可是長了嘴巴的!

  豬崽驕傲.jpg

  朱祐樘正在和張皇後下棋,享受對他這個勤勉皇帝來說同樣難得的閑暇時光。

  看到自家兒子一陣風似的跑了過來,朱祐樘微微訝異,擱下手裏的棋子問道:“照兒你怎麽跑這麽快?是碰上什麽事了嗎?”

  朱厚照把手上的長卷咻地展開,對朱祐樘道:“父皇,我有這麽多問題要問你!”

  你這是從哪弄來這麽多問題?

  朱祐樘接過長卷一看,認出了上頭的字跡。

  這不是小神童的字嗎?!

  朱祐樘轉頭問:“你召你小先生入宮了?”

  朱厚照用力直點頭,然後就給他父皇描述了一下當時的情形。

  他們聊著聊著,小先生的問題就開始一個接一個往外蹦!

  小先生一定是惱了!

  不高興休假期間被召到東宮!

  朱祐樘:“…………”

  聽起來確實是小神童能幹出來的事,難得你小子還有點兒自知之明。

  朱祐樘仔細看那長長一串問題,百姓不願意北遷,太宗皇帝是怎麽辦的來著?他回憶了一下,給朱厚照解答起來:“當時太宗皇帝下令減免隨遷百姓五年的賦役,自然便有百姓願意北遷。”

  南方的地固然好種,可南方人口也多,而且許多土地被鄉紳豪強把持著,算下來缺地的百姓還是多不勝數。那時候給他們分足土地,還給予長達五年的賦役減免,肯定能吸引一批人遷往北方。

  至於北方的糧食問題,當時朱棣下了大力氣疏浚運河,同時還造了大量海船,保證漕運和海運的通暢,南方的糧食運到天津用不了一個月!他們如今四通八達的大運河就是那時候全麵疏通的,如今的漕軍也是那時候正式成立的。

  朝廷養了十二萬漕軍,為的就是保持糧路通暢!

  父子倆聊著聊著,都有點小激動。

  能有辦法且有魄力解決這麽多問題,不愧是太宗皇帝!

  於是兩人湊到一起圍繞著那一長串《關於營建北京的若幹問題》開始探討起來,琢磨現在那些個朝臣都可以安排去幹什麽活。

  瞧著很有點模擬建城的勁頭。

  被父子倆晾在一邊的張皇後:“…………”

  每天都在懷疑王小神童會下降頭!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6 13:12:02, Processed in 0.02011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