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兩人的心理壓迫
作者:夕陽一度紅      更新:2022-11-24 21:05      字數:3541
  “這麽自信的嗎!”,南易笑了起來,仿佛也回到了他剛出師時候的那種自信。

  “當然,我可是師傅的徒弟。”,胡奎說完嘿嘿一笑,大家對他這拍馬屁的方式也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你就去找你師兄吧,明天正好是休息天,既然你師叔南易有心做評官,那我就幫你們把何雨柱也請上。”

  林家國說到這裏,笑道:“他們兩個現在各自都有著路子,要是能得到他們肯定,你們兩個也能少走點歪路。”

  “是,師傅。”,胡奎恭敬一聲回應,南易白了林家國一眼,沒好氣道:“你倒是好打算。”

  “我可以為他們揚名,不過前提是讓我滿意。”,南易說著嘖嘖嘖起來,眼睛眯了眯道:“要是你們兩個鬧了笑話,我非得笑你們師傅幾年不可。”

  林家國哈哈一笑,自信得很,大手一揮道:“那就明天拭目以待了。”

  ……

  胡奎離開了,不過屋裏的議論聲沒有停下,尤其是南易,他雖然覺得林家國太過自信,不過他也了解這家夥,能讓他吐口讓兩人出師,應該是八九不離十了。

  “家國,跟我說說唄,你到底怎麽教徒弟的?”,南易好奇,也想著學習學習,林家國嘿嘿一笑,擺擺手道:“別問了,你學不來,再說了,你徒弟天賦差點。”

  南易頓時被噎住了,林家國哈哈笑了起來,遞給他一根煙,又給自家老爹遞了煙,美滋滋抽了起來。

  他是真的沒有說謊,南易確實學不來啊,誰讓他沒有一個係統呢。

  “哼,我倒要看看你徒弟多大本事,真要要求不嚴格,我非得笑死你不可。”,南易憤憤不平出聲,出師是一種說法,可對每個人的要求不一樣。

  滿分一百分,有的人能夠考上六十分,就算是及格,可對於一些人,最起碼得七八十分才行。

  而以他南易對林家國的了解,他對兩徒弟的要求最起碼是七十五分以上。

  這是什麽概念呢?這就相當於兩個徒弟出師以後,隻要遇上好機會,就可以走穩自己的路了,因為人家的本事,遠遠超過一般人想象的出師本事。

  “那就等著吧。”,林家國伸了伸懶腰,笑道:“你跟我爸繼續喝酒吧,我去中院那邊跟傻柱說說這事。”

  話說完,林家國就走出去了,南易嘴角一抽,炫耀,這絕對是炫耀,還是無聲裝逼的那種。

  中院,林家國來到傻柱這屋,散了煙,才說了事。

  “咳咳咳……”

  傻柱被煙給嗆住,咳簌不停,緩了一會兒,好受了些,他才盯著林家國,震驚道:“家國,你沒開玩笑?”

  老天爺,林家國的兩徒弟居然要出師了,這尼瑪,喝假酒了吧!

  “沒有。”,林家國搖頭,抽了一口煙,笑道:“徒弟學得快,沒辦法啊。”

  撲麵而來的裝逼氣息,讓傻柱想要打人。

  “行,我倒要看看,你那兩徒弟,到底什麽本事。”,傻柱此時也跟南易的心態差不多,期待的同時,也有種莫名的滋味。

  兩人說好了這事後,林家國就轉身離開了,傻柱坐下來,情緒依然沒能平靜下來。

  “柱子,你覺得能夠成功出師嗎?”,秦蓮忍不住詢問起來,她倒是希望胡奎能夠正式出師,誰讓他是秦京茹的老公呢。

  “十有八九。”,傻柱見媳婦靠近,就將煙給滅了,笑道:“林家國做事一向很穩,他既然敢開口,那就證明他已經心裏有數了。”

  說著,他又露出幾分唏噓,苦笑道:“那小子本來名氣就不算小,等兩徒弟出師成功,以後我跟南易算是被他被壓住了。”

  “壓住了就壓住了唄。”,秦蓮對自家老公在這方麵的好勝心有些不理解,都囔著道:“總有人會是厲害的那一個,不是嗎!”

  傻柱嘴角抽了抽,滿頭黑線,自家媳婦這吐槽,雖然很有道理,可就有點紮心。

  以前,林家國廚藝壓過他,他雖然想追,可注意力都放在娶老婆的事情上,以至於他都開始有點無所謂的意思了。

  可等到娶了秦蓮,又生了孩子後,家庭的圓滿讓他在廚藝方麵又起了勝負之心。

  他有這勝負之心,南易也有,雖然兩人嘴上不承認,可兩人都清楚,林家國是走在前麵的。

  男兒至死是少年,這該死的勝負欲啊!

  “行了行了,你專心學習,行了吧。”,秦蓮忍不住笑了起來,玩笑道:“被林家國壓住不要緊,真要以後被他兩個徒弟給壓住,那就真好看了。”

  “怎麽可能!”,傻柱瞪大眼睛,下意識不承認這種說法,可轉念一想,他也有緊迫感了。

  別的不說,就說林家國這兩徒弟的出師速度,就可以知道一些東西了。

  “可能不可能我不知道,我現在知道的是燕子又哭了。”,秦蓮拍了傻柱一下,傻柱聽見女兒的哭聲,起身就去哄女兒去了。

  ……

  第二天是休息天,四合院的前院從早上九點開始就變得人氣多了些。

  先是胡奎一家子一起過來,然後徐大虎一家子也來了。

  “今天不是什麽節氣吧,怎麽家國的兩個徒弟還有他們的家人都來了?”,三大媽聽著時不時傳來的笑聲,問著站在旁邊的三大爺閻埠貴。

  “我怎麽知道。”,三大爺閻埠貴心情不怎麽好,在工作方麵糟糕的處境讓他的心一直不安著。

  被懟了,三大媽卻無法還嘴,撇了撇嘴後,她看到佟麗走出來,就笑著走過去詢問起來。

  待到佟麗回屋後,三大媽也快速轉身回屋,那急切的腳步,仿佛是發生了什麽大事一般。

  “什麽,林家國的兩徒弟出師了?”,屋裏,三大爺閻埠貴聽完三大媽的話,愣了好一會兒才回了神。

  他也被震的七葷八素的,學徒三年是規矩,更別說廚師這門手藝了,想要學到師傅的手藝,不跟著師傅五六年,怎麽能夠學得一招兩式的。

  三大媽可不管三大爺怎麽想,眼中多了幾分精芒道:“老閻,你說林家國這麽會教徒弟,要不好好跟他說一下,讓他收老二當徒弟好了。”

  一句話正好說到了三大爺閻埠貴的點上,不過很快他就有些頹然道:“這事我們又不是沒跟他提過,他不同意啊。”

  “還有南易跟傻柱那邊,也沒有同意來著。”

  聞言,三大媽也有些喪氣,頗有不甘道:“他既然那麽會教,那就不怕笨徒弟啊,再說了,我們家老二也不笨來著。”

  三大爺閻埠貴嘴角抽了抽,收徒弟當然要收聰明好學的了,天賦兩個字,就如同天塹一般,將天才跟普通人分割開來。

  “等有時間我試著跟他提一提吧。”,三大爺閻埠貴終究還是想試一試,萬一林家國答應了呢。

  林家國兩徒弟今天要出師的事很快在院裏傳開了,二大爺家,兩口子也帶著如同三大媽的想法,想讓自家老二去拜師。

  “真是讓人不舒服啊。”,後院,知道這事的許大茂呢喃一聲,他的不甘,讓他現在見到比他過得順利的人都帶著莫名的不爽。

  這還是林家國的徒弟,要是傻柱的徒弟,許大茂非得再大醉一場不可。

  中院,屋裏,一大爺易中海也抽著煙,神色複雜不已。

  想當初想要拿捏住的小子現在翅膀也硬了,而他,卻越發的沒有存在感。

  院裏人的議論林家國不想去管,現在他就等著兩徒弟做菜了。

  胡奎占據了師傅家的廚房,徐大虎占據了南易家的廚房,菜是兩人各自去買的,各六個菜。

  南易跟傻柱都沒有限定兩人的菜品,就是想看看兩人最拿手的菜式會死什麽成品。

  屋裏聊天的聊天,期待的期待,尤其是胡奎的老婆秦京茹還有徐大虎的老婆田青,兩人是緊張中又帶著期待。

  “安心些,你們兩個這像個望夫石似的,尤其是你田青,還大著肚子呢。”,李秀芝笑著說了一句,讓兩人坐下。

  兩人對視一眼,都尷尬一笑,眾人也笑了起來,兩人這才坐下。

  過了好一會兒,菜香開始飄散,李秀芝跟梁拉娣去擺桌子,秦京茹她們也過去幫忙。

  “都坐吧,今天是他們兩個出師,我們也趁機慶祝一下。”,林家國招呼大家坐下,三張桌子被圍坐滿,飯也有,酒也有,就等著菜了。

  “好香!”,林小雅聞著香味嗅了嗅鼻子,這個吃貨已經開始咽口水了。

  “就你能!”,佟麗有些好笑瞪了這家夥一眼,林小雅吐了吐舌頭,道:“我這不是高興嗎,以後我吃膩了哥哥做的菜,就去南易哥家吃,吃膩了南哥家的,就去奎子哥家吃,吃膩了奎子哥的手藝,就去虎子哥家。”

  “這一個月下來,循環著吃,我就能每天都能吃到好吃的了。”

  “哈哈哈……”

  眾人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小丫頭,很有想法啊。

  林家國也莞爾一笑,終究不是展現自己廚藝的機會啊,不然這小丫頭能說出這樣的話,當哥白得一個廚藝空間嗎!

  一菜三份,兩人的第一個菜被端上桌子,其他人沒有動快子,等南易跟傻柱先嚐。

  兩人各自動了快子,嚐了一口後,對視一眼,都微微點頭。

  很有火候了!

  兩人心中都是如此評斷著,沒有說話,想用這種方式給兩個家夥施加壓力。

  要試,就得試出兩人在壓力下的真實水平,那才有趣,不是嗎!

  “這兩個家夥!”,林家國稍微一想就知道兩人不給評語的意思了,搖頭笑了笑,也沒有出聲。

  見兩個評官不說話,其他人都不怎麽說了,尤其是秦京茹跟田青,心中更緊張起來。

  “吃啊,不管他們。”,林家國笑著招呼起來,他對兩個徒弟有信心。

  大家開吃,也沒有說話,就是想說話,看到南易跟傻柱不說話,也忍住了。

  不得不說,兩人的目的達到了,當兩人不給評語的時候,胡奎跟徐大虎都感覺到了壓力。

  第二菜也上來了,同樣一菜三份,兩人是先後端來。

  南易跟傻柱又進行同樣的動作,嚐了一口後,依然不作評語。

  “繼續!”,南易神色平靜,口中吐出兩個字,傻柱見他這樣,也有樣學樣,道:“這大冷天的,別讓客人等急了。”

  胡奎與徐大虎對視一眼,各自去了廚房,見兩徒弟神色變得凝重,林家國悠哉悠哉跟徐父還有老爹喝著酒。

  見他這樣,南易嘴角一抽,隨即,他眼睛一轉,道:“家國,你先出去轉一圈,免得我們評斷起來會讓你丟麵子。”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6 12:11:31, Processed in 0.019843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