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0 入局
作者:純黑色祭奠      更新:2022-11-24 21:44      字數:2046
  “槍上麵有編號,是蘭陵府治安署的警用配槍。”

  夜魅鐵青著臉說道。

  江觀漁心裏咯噔一下,連忙搜索兩人的口袋,待看清楚兩人的探員證件後,立刻意識到自己的麻煩大了。

  治安署探員的身份本就敏感,還涉及到了槍擊案,絕對是引發轟動的重案。..

  如果,這兩人反咬一口,說撞車隻是一場意外事故的話。

  那麽,自己不分青紅皂白的對他們大打出手,他們出於自衛,開槍還擊完全合情合理。

  夜魅也明顯意識到了這一點,臉色變的凝重無比。

  盡管她親眼目睹了整個過程,知道這兩個家夥就是衝著他們來的。

  可由於她和江觀漁的親屬身份,反而會讓她的證言證詞不會被采納。

  至於鮑莉,跟他是同學關係,還來往密切,同樣可信度不高。

  季曉軒也一樣,他本身並沒有成年,還剛被他舍身救下,完全有可能會因為感激而為他作偽證。

  三個在場的目擊證人,卻沒有一個人的證詞會被采信。

  這讓江觀漁嗅到一股濃濃的陰謀味道兒。

  他敢肯定,這兩名探員出現在這裏絕對不是什麽巧合,很有可能是有人在給自己挖坑。

  會是誰呢?

  江觀漁第一個懷疑的就是蘇暢,可隨即又覺得可能性不大。

  蘇暢剛被他詛咒過,雖然不至於丟掉性命,但肯定也是厄運纏身,倒黴事不斷。

  不太有可能在自顧不暇的這個節骨眼上,還能騰出手來對付自己。

  可不是蘇暢還能是誰呢?

  他不記得除了蘇暢以外,還得罪過什麽大人物。

  要知道,能夠指派兩名探員對自己設局,絕對不是什麽阿貓阿狗能做到的。

  金大坤的手下雖然嫌疑最大,但卻根本沒有這個本事。

  “事情有些麻煩了,實在不行,我給魯州牧打個電話吧。”

  夜魅緊蹙著黛眉,滿臉憂愁的說道。

  “算了吧,魯州牧是一州長官,這種牽涉到槍械的大案,即便是他也不好插手。”

  江觀漁搖頭拒絕了她的好意,腦筋疾速轉動著,思忖著破局之策。

  “應該沒事,他們又沒死,隻不過動槍了,會有些麻煩罷了,事情總能說清的。”

  夜魅故作輕鬆的安慰道。

  鮑莉此刻也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滿臉擔憂的道:“事情是能夠查清楚,隻不過,距離高考隻有一周了,若是因為調查而耽誤了高考……”

  話音未落,江觀漁就腦海中猛然閃過一道靈光,失聲道:“我知道了。”

  “知道什麽了?”

  三人齊齊看向他問道。

  “我之前就懷疑是有人故意設局對付我,可卻又有些想不通,這個案子雖然會麻煩一點,但花費點時間終歸是能查清楚的,幕後之人到底是出於什麽目的,才用這種並不算高明的手段來害我。”

  江觀漁有了想法,思路也變的通暢起來:“可經過卿兒一說,我就立刻想通了,幕後之人並不是真的要用這起案子來置我於死地,也不是單純的想要惡心我,而是打算用這個麻煩的案子來纏住我,讓我錯過高考的時間。”

  夜魅和鮑莉麵麵相覷,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鮑莉緊蹙著黛眉道:“誰這麽壞,會這麽處心積慮的不想讓你參加高考呢?”

  “難道是蘇家?”

  夜魅深知蘇家和外甥之間的過節,眼底閃過一抹淩厲的殺機。

  “不太可能,蘇暢父子現在自顧不暇,應該沒有多餘的精力來對付我。”

  江觀漁卻搖頭否定道。

  在他心裏,其實已經隱隱有了猜測,但卻沒有絲毫證據。

  “那會是誰呢?”

  鮑莉有些煩躁的問道。

  “暫時不清楚,但遲早,對方是會露出馬腳的。”

  江觀漁淡定的說道。

  心裏暗自歎了口氣,果然是紅顏禍水啊!

  他懷疑的目標其實有兩個。

  一個是鮑家或者鮑安婷。

  一個則是有過一麵之源的南宮羽。

  這兩個目標都有著布下這個局的實力。

  盡管他和鮑莉始終在暗中交往,但兩人平時的也是表現的極為親密。

  再加上這次鮑莉和沫沫出事,他把兩女都帶回了自己家。

  鮑莉還跟著他一起來解救季曉軒,關係的親密程度不問可知。

  幕後設局之人,隻要稍一留意,就會發現他們之間的關係絕對不簡單。

  所以,才倉促間布下這個並不算多麽高明的局來毀掉他的前程。

  如果他死在探員槍下,最多就是推出這兩名無足輕重的探員當替死鬼,對幕後之人造不成任何損失。

  可如果他沒死在探員手裏,那不管這兩名探員是死是活,隻要動槍了,他都會麻煩纏身,在沒有查清楚案子之前,他肯定是無法參加高考的。

  江觀漁換位思考後,覺得幕後黑手是南宮羽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要知道,南宮羽可是公認的大夏年輕一代第一天才。

  可他的橫空出世,已經威脅到了他第一天才的稱號。

  當然,天才都是自負的。

  更大的可能是,南宮羽壓根就不屑於跟他較勁兒。

  隻是把鮑莉視為禁臠,無法容忍他和鮑莉走的太近,才用這種方式來展示他的強大,給予他一個警告。

  江觀漁越想越有可能,越想越生氣。

  鮑莉可是他認定的媳婦兒。

  這個南宮羽簡直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竟然對自己的女人生出了覬覦之心。

  還仰仗著所謂的家勢,用這種不入流的手段來彰顯他的不可一世。

  呸!

  他算個什麽東西。

  “打電話報官處理吧。”

  電光火石間,江觀漁就做出了決斷。

  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瞞得住的,遮遮掩掩的反而對他更為不利。

  至於陰謀,他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眼前的這個局,幕後之人唯一漏算了一個人,那就是小姨這個念力師。

  這也要多虧了小姨念力師的身份是絕對保密的,才讓幕後之人倉促布局時留下了這個漏洞。

  否則,這看似並不高明的局,還真能毀掉他的前程。

  所以,看透這個局後,江觀漁反而變的愈發淡定從容起來。

  唯一讓他沒算到的是,報官後,第一個趕到現場的不是清河郡的探員,而是蘭陵府的探員。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5 12:01:14, Processed in 0.03259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