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7 陸陸續續還有人
作者:眉師娘      更新:2022-11-24 21:24      字數:2258
  陸陸續續還有人,帶著無人機過來找小武,張晨就讓他們,沿著附近的水邊反複搜尋,確認孫先生沒有藏在附近的哪個灣裏。

  張晨心想,好在他是和船一起消失的,找到了船,就可以找到人,要不然,他隻身一人消失在這連綿的大山裏,你就是發動十萬人,也不一定能找到他。

  有電話進來,是打給小芳的,說是找到了一條小船,但船上的人,說什麽也不肯和他們一起走,給錢都不行,說沒時間。

  小芳想了一下,讓他們叫船上的人接電話,她把自己的手機給了張晨,張晨和對方說了幾句,搖了搖頭,說不是,讓他走吧。

  接著,又碰到了兩個這樣的情況,通了話,都不是孫先生。

  有快艇帶回來一條船,把船上的人也帶回來了,劉立杆過去看看,不是,給對方三百,讓他走了。結果過了半個多小時,他被另一艘快艇帶了回來,人家問他的時候,他滑頭了,想再嚐一遍甜頭,什麽也不肯說,就等著被帶回來。

  講真,最近一直用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這裏的人看到,哭笑不得,劉立杆隻能再給三百,讓他走。

  小武警告他說,你要是再回來,就一腳把你踢水裏,你這不是在搗蛋嗎?害我們的人帶著你來回空跑。

  對方嬉笑著說:“不會了,不會了,事不過三。”

  到了下午三點多鍾的時候,有電話過來,說是發現了一條小船,但船上沒有人。

  在場的人都心裏凜了一下,張晨讓那艘快艇在原地等,並把定位發到前麵臨時建立的微信群,問有沒有在附近的。

  有兩艘快艇上的員工,回說他們離那裏不遠,張晨讓他們過去,在那一片水域搜巡,讓原來發現小船的,把小船拖回來。

  張晨和盛春成說:“我們走。”

  大家都擁去了碼頭上,從台階下去,在水邊等,過了十幾分鍾,一艘快艇拖著一條空船回來,盛春成一看就說,沒錯,就是這條,這條就是孫先生劃出去的船。

  碼頭上的人,瞬間鴉雀無聲,大家的心裏都沉重起來。劉芸輕聲哭了起來,譚淑珍摟著她說,沒事,沒事,這不還沒找到人嗎?

  說著的時候,她自己眼眶也紅起來,覺得自己這話,太空洞了。

  張晨在微信群裏,讓其他所有的人,都向發現小船的那一片區域集中,在那一片水域搜巡。

  接下來,沒有任何好的消息進來,而天正在一點點地黑下來。

  張晨和譚淑珍小芳說:“你們帶劉芸,先回去酒店,我們在這裏再等一會。”

  譚淑珍和小芳說好,兩個人把劉芸勸上車,走了。

  幾個男的站在那裏,一派的茫然,心裏都空落落的,有一種凶多吉少的感覺。

  相對而言,謝主任是局外人,還比較清醒,他說:“事情不太妙,在湖上,現在船發現了,人沒看到,肯定隻有一個結果。”

  他沒有再說下去,但大家心裏知道,他說的那個結果是什麽。張晨剛剛前麵,還覺得隻要是找到了船,就可以找到人,但現在,船找到了,人呢?或者他也知道,找到了船,不一定找得到人,隻是不願承認罷了。

  “最後會怎麽樣?”張晨站在一旁,臉色鐵青,悶悶地抽著煙,劉立杆問謝主任。

  謝主任說:“以前也發生過這樣的事,最後,人都是在幾個出水口,被攔截網攔住的,最後總會漂到那裏。”

  “大概要多長時間?”劉立杆問。

  “不會長的,最多兩三天吧。”謝主任說,“不過,那些都是意外,你們朋友這樣,就難說了。”

  “為什麽?”張晨問。

  “他要是到了哪個島上,我多嘴啊,他要是在哪個島上想不開了,就難說了,這湖中這麽多島,大大小小有一千零七十八個,百分之九十以上,從來沒有人上去過,也不會有人上去,他要是在這些島上,一百年也不可能被發現。

  “這湖的麵積太大了,以前排嶺裏麵有家兵工廠,六幾年的時候,有一船的手榴彈運出來,結果出了意外,整船的手榴彈都沉到水底,怎麽樣,多少年過去了,到現在也沒有被找到。”

  謝主任說著,拍了拍劉立杆和張晨的肩膀,和他們說:“想開點吧,你們也盡力了,我不知道你們朋友為什麽想不開,但既然他這樣做了,就是他自己的選擇,不是嗎?”

  張晨和劉立杆,都沉默著沒有說話。

  他們在那裏等著,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出去的快艇,一艘接著一艘回來,碼頭上麵的空地上,黑壓壓地站滿了人。

  小武問張晨怎麽辦?

  張晨說,你安排大家一起吃晚飯,來幫忙的朋友,還有那些快艇,把他們今天的賬都結了。明天讓大家還是過來,繼續找,重點不是水麵,而是一個個的島,靠近島,人上不去,就用無人機搜巡。

  小武說好。他拍了拍手,人群都朝他圍了過來。

  張晨和盛春成劉立杆說:“我們走。”

  三個人沿著那條路,走回去“千島人家”。

  劉芸和譚淑珍小芳三個人,站在“千島人家”的大門口,等著他們,見他們走近,劉芸急忙問怎麽了,張晨搖了搖頭,三個女人在寒風中,都失聲痛哭起來。

  第二天一早,湖上的搜巡在繼續,到了中午的時候,從北京有一隊人過來,北京來的這隊人裏,有張晨和劉立杆認識的,是黃介人,但彼此都裝作不認識。

  張晨和劉立杆,和他們介紹了整個經過,他們說的,一致都是他們原來認為的,以為孫是家裏鬧矛盾,到這裏來散散心的,沒想到會在劃船遊湖的時候,出了意外。

  搜巡的任務,當天下午就被永城和淳安兩地的相關部門接手,出動了幾千個人,開始逐島搜巡。張晨和劉立杆他們跟著協助,北京過來的那一隊人,被安排在“千島人家”,這裏的會議室,變成了臨時指揮部。

  北京的來人到了之後,張晨讓小武送盛春成去高鐵站,讓他先回杭城,他和盛春成說,這裏的結果,我們回去之後會告訴你。

  盛春成說好,他心裏知道,張總這是不想有人來找到盛春成,他再說出孫先生和他說過的那些話。

  他也確實不想再說,那是他和孫先生的秘密。

  盛春成坐在高鐵上,看著車窗外一掠而過房子和田野,心裏也是一派的茫然。算起來,他到“千島人家”,不過幾天的時間,但他卻感覺度過了漫長的時間,好像有一輩子那麽長。

  他不知道那個孫先生現在到底在哪裏,心裏惟願,他還能看見這人間的煙火。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5 13:35:35, Processed in 0.02134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