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施主亂我道心
作者:花盛開      更新:2022-11-24 21:17      字數:3884
  客棧離雞足山不遠,走到客棧,拿了行李箱,約的司機也到了。

  司機見他們帶著一個和尚,呆呆地看著。

  不是說很多俗家人上了雞足山就出家了嗎?他們上山怎麽把出家人給帶下山了?

  澄空豎著手,跟司機打一聲招呼:“阿彌陀佛!”坐進車裏。

  何歡和龍騰看看他,是有點可愛的。

  女保鏢也提上行李上了車跟在他們後麵,報告老板:“龍小姐和小白龍離開雞足山了,帶著一個和尚。”

  “什麽?”

  龍臨徹底淩亂了,女兒這是跟的一個什麽邪門的導遊啊?

  “他們要幹嘛啊?”

  “不知道。”

  “那你跟著,有什麽情況立刻告訴我。”

  怎麽帶了一個和尚?龍臨百思不得其解。

  賓川離大理很近,在藍藍的洱海邊吹拂著海風,不到兩個小時,就到了坐看雲起。

  嚴經理滿臉笑容站在門口,“小白龍,你們來啦?”

  “嗯。”何歡轉頭看看龍騰,“我女朋友。”

  “我記得這位小姐。”嚴經理微笑著伸出手,“歡迎再次光臨!”

  龍騰有點不好意思,跟她握了手。

  嚴經理又看看小白龍,真是有福氣啊!這手一摸,女人也想要保護。

  何歡又介紹澄空,“雞足山金頂寺澄空師傅。”

  “您好!”嚴經理習慣性地伸出手,一見澄空目觀鼻鼻觀心,豎著手念佛號,連忙縮手,“阿彌陀佛。”

  嚴經理微微亂了一下,服務業的素質讓她很快恢複如常。帶著他們進去辦理入住。

  何歡拿過澄空的身份證,登記了。嚴經理領著他們坐上酒店觀光車,送他們到一排別墅前。

  下車,何歡把一張房卡遞給澄空,指指上麵的一間,“昨晚你請我住,今晚我也請你住。”

  澄空挎著褡褳踏上台階。

  司機又開到盡頭,停車,幫他們拎行李箱上去。

  何歡和龍姑娘走在後麵,澄空突然跑出來,“施主亂我道心!”

  龍騰和嚴經理都拚命忍住,何歡笑道:“你的道心那麽容易亂,就回山上去吧。”

  澄空搖搖頭,默念著:“來之不易千裏迢迢,觀之不盡兩手空空,阿彌陀佛。”又進去了。

  龍騰看著他,“你是魔鬼嗎?”

  何歡笑道:“這和尚真可愛!”

  嚴經理好奇道:“你怎麽把和尚騙下山了?”

  “這話說的,怎麽叫騙下山?他要下山遊曆,富貴貧賤都要體驗嘛。再說也不是我特意安排的,我就住在這裏,難道給他找個小旅館?而且現在小旅館也不好找吧?”

  嚴經理笑著點點頭,春節期間,反而是奢華酒店高昂的價格擋住了一部分人的腳步,一般旅館早就住滿了。而且黃金周出來找虐的富裕家庭少。這裏算清靜的。

  進院裏,看他們兩個小情侶相依相偎,嚴經理懂事地說:“那我就先走了,你們有什麽需要隨時聯係。”

  “好的。”

  等司機和嚴經理一走,何歡看著泡池,還有庭院裏準備好的紅酒和下午茶,笑著摟住龍姑娘的腰,“上次和司機住,我就想著太浪費了。”

  “為什麽?”龍騰轉頭看著他。

  “這樣的地方就該和女朋友一起住啊!一起泡澡,喝著紅酒,多麽愜意啊!”

  龍騰看著他。

  “幹嘛這樣看著我?”

  “不安好心。”

  何歡親了一下她的臉,“你告訴我什麽叫好心。”又笑道:“不過確實考驗澄空了。”

  何歡給嚴經理打電話:“把澄空師傅房間的紅酒還有一些牛肉幹巴之類的小食換成茶和素食茶點吧。”

  嚴經理笑道:“好。”

  何歡放下手機,“其實不換也可以,最後清點一下,看他有沒有吃。”

  龍騰推他一把,“你這人怎麽這麽壞?”

  何歡雙手抱住她,站穩。

  仰觀蒼山綠樹紅葉,昨天在雞足山看,還遙遙的。現在就在蒼山中了。

  女保鏢也訂了房間,觀光車送到上麵,住在他們間。但看不到庭院裏。庭院裏有泡池,設計上也不可能讓外麵看到。

  現在小白龍訂了兩個房間,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和和尚住?

  才剛認識,龍小姐又是一個矜持的人,應該是一個人住吧?

  就在庭院裏坐著一邊喝下午茶,一邊盯著上麵的庭院門。

  在雞足山爬上爬下,腿真的很酸。下午太陽正好,何歡說:“咱們泡泡澡,解解乏,晚上去古城吃魚。”

  “你確定是解乏?”

  “那龍小姐想幹嘛?”

  龍騰輕輕踢他一腳。

  從雞足山下來,雖然身體很累,但心裏真的很放鬆。

  “那澄空師傅呢?”

  “他怎麽了?”

  “你說去古城吃魚,他吃什麽?”

  “我在寺院,隨他們吃素。他下了山,當然我們吃我們的魚和肉,他……給他要兩個素菜吧。”

  龍騰哭笑不得看著他,跟他做朋友,和尚是需要一點定力的。

  說到這裏,何歡說:“對!這個呆和尚可別浪費了!你先泡!我去看看他!”

  就跑出去。

  特意這麽安排的。上次龍姑娘說她隔壁的小情侶太吵了嘛!

  到澄空房間敲敲門,澄空說:“進來。”

  何歡推門進去一看,澄空在庭院泡池邊的躺椅上打坐呢。

  看看紅酒已經換成了茶,忍不住笑道:“澄空師傅,既來之則安之,這也是緣,也不犯戒。你不泡泡,實在浪費了。”

  澄空看著他,下定決心點點頭,“施主說的是。”

  何歡走出來,龍姑娘也來看熱鬧了,問:“你在誘惑他墮落嗎?”

  何歡攬住她的腰,“這算什麽誘惑?又算什麽墮落?釋迦牟尼以王子之尊,舍國入道,他要連這點都抗不過,還當什麽和尚?”

  聽著何歡的聲音,又看著池子,澄空覺得他一定是佛祖派來試驗自己誠心的。以一種大無畏的精神跳進去了,僧袍也忘了脫。

  何歡攬著龍姑娘的腰回到房間,女保鏢瞪大眼睛,兩人一間?不過大白天,可能隻是喝下午茶?

  不可能這麽快吧?

  回到庭院,仙女已經在秋千上睡著了。兩人相互看看,又撇過頭去,都有點害羞。光天化日之下,要坦誠相對一起泡澡,還是……

  但在龍姑娘麵前隻穿著底褲也不是第一回了,她也看過自己泡澡。何歡還是臉皮厚一些,先到房間裏麵,換上泳褲出來。龍騰看他一眼,低著頭從他身邊跑過。

  還拉上了窗簾。

  何歡回頭看一眼,心砰砰跳,龍姑娘至少都穿著睡衣,這……還是有點緊張,有點期待。

  趕忙滑進泡池裏。忍不住伸展四肢,好舒服,閉上眼睛,仰著頭,讓陽光暖洋洋地灑在臉上。

  過了一會兒,聽到腳步聲,何歡連忙睜開眼睛。

  “閉著!”

  還什麽都沒看見呢!何歡又乖乖地閉上。

  龍騰裹著浴袍走到泡池邊,看他一眼,紅著臉脫下浴袍搭在架子上,慢慢滑下泡池。

  何歡感覺到水在波動,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可以睜開了嗎?”

  “嗯。”

  聽到這幾不可聞的一聲,何歡睜開眼睛,龍騰忽然拿起池邊的花瓣,嘩地倒進池子裏。

  天女撒花,一片迷蒙。何歡哭笑不得,上次馮師傅這麽幹過的!沒想到龍姑娘也這麽幹!

  不過這回他沒起雞皮疙瘩,看著被粉的黃的紅的花瓣簇擁著的潔白肌膚,又吞了一口口水。

  龍騰紅著臉,揚手灑了他一臉水,“你閉上眼睛!”

  何歡又閉上,過了一會兒說:“我不看你,我倒點紅酒好吧?”

  “嗯。”

  又是這麽幾不可聞的一聲,搞得何歡心裏癢癢的。也不怪龍姑娘防備,何歡也沒有把握能控製住自己。

  閉著眼睛摸著靠近茶台,又摸紅酒。

  龍騰忍俊不禁,“好啦!你睜開吧!”

  何歡睜開眼睛,看著這個臉紅得像花瓣一樣,肌膚晶瑩得像蒼山雪一般的姑娘。龍騰臉更紅了,轉過臉。

  何歡好半天才強迫自己把視線轉過來,看著紅酒,手抖。深吸一口氣,太沒出息了!

  顫巍巍倒了兩杯酒,挨摸到她身邊,遞給她一杯,輕輕碰了一下。

  兩人都紅著臉低下頭輕輕喝著酒。

  這酒真酸真澀,又生出一絲甜和香。

  何歡偷偷瞟她一眼,無話找話地說起這是什麽酒和紅酒的知識,龍騰心不在焉地聽著,偶爾嗯一聲。

  這麽幹聊了一會兒,何歡實在受不了了,把紅酒放下,又伸手過去拿過她的酒杯放下,兩手環住她滑膩的肩。

  龍騰抬頭看著他,眼睛亮亮的。

  這麽無辜的眼神嗎?

  何歡感覺自己確實不像個好人!

  “你……這回,你閉上眼睛。”

  龍騰咬咬唇,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在陽光下輕顫,在粉嫩的臉上投下兩彎陰影。何歡低頭吻吻她的睫毛,睫毛又顫了顫,掃得嘴唇和心皆癢癢的。

  又吻吻她挺直玲瓏的鼻梁,然後才閉上眼,從了心。

  過了一會兒睜開眼睛,見龍姑娘乖乖地閉著眼睛,何歡就一邊吻她,一邊從頭到腳肆無忌憚地打量她,美好青春的胴體,在自己麵前毫不設防。

  何歡感覺自己像個人渣!但仍是忍不住使勁兒把她抱進懷裏,深深地吻著。

  龍姑娘垂臉低眸,“不可以更過分。”

  何歡愣了一下,又一喜,不可以更過分的意思是,現在這樣是可以的?

  女保鏢在們應該隻是在喝茶吧?

  龍姑娘說不可以更過分,但這實在太要命了!

  何歡跳起來,到房間浴室去了。龍騰滿臉通紅,把身子全部滑進熱水中。

  正要出去,何歡又想:現在出去,龍姑娘會不會覺得他不行?手機也沒拿進來,幹脆坐在馬桶上冥想起來。

  想著今天和和尚們聊的佛家經典。

  此時,澄空也泡在池子裏冥想今天小白龍施主的教導,他要是知道小白龍施主也坐在馬桶蓋上冥想,一定會感佩的!

  半天都沒見他出來,以為他睡著了,龍騰穿上浴袍,進來,也沒在床上。

  洗手間也沒聲音,有點擔心,走到洗手間門外,“你沒事吧?”

  何歡還在冥想呢,根本沒聽見。

  聽到裏麵響聲,龍姑娘連忙跑出去了。

  聽到腳步聲,何歡徹底回過神來,連忙跑出來。

  看龍姑娘還泡在池子裏。

  “你剛剛說什麽?”何歡走到她身後。

  “我沒說什麽啊!”

  “你剛剛不是在洗手間外麵……”

  “你出現幻覺了吧?我沒去洗手間,我什麽都沒說,我一直在池子裏。”

  是嗎?真的冥想出幻覺了?自己果然還是個俗人啊!想著佛教經典,怎麽會出現那種幻覺?

  何歡狐疑地看著她,又看看花瓣擁著的身體,算了,還是別泡了,再把持不住。不如讓她好好泡會兒。就在庭院椅子上躺著,看著藍天,曬著太陽,繼續冥想。

  龍騰看著他,這個破人!果然是事後聖如佛嗎?果然不能與和尚交往過深!

  太陽已經躲到蒼山後,大部分山峰都暗了下來。涼風漸起。

  見龍姑娘起身,何歡連忙轉過頭,非禮勿視。

  龍騰看他一眼,這個破人!男人這麽沒用嗎?去了一下洗手間要焉這麽久?

  披上浴袍跑進裏麵去了。

  過了一會兒穿好衣服出來,何歡才起來也去屋裏穿好衣服。

  出來,看見龍姑娘已經喚醒仙女,抱著在秋千上搖晃。

  這兩個生物真可愛啊!

  何歡走過去親了她一下,“走吧,去吃魚!”

  “喵!”仙女比龍姑娘還激動,站起來,伸出雙手,何歡又親親它。

  抱起仙女去找澄空,“出去吃飯了。吃了兩天素了,我們要去吃魚,給你點兩個素菜,行不?”

  澄空頓了一下,下山了就要隨緣,點點頭。

  (本章完)

  ,

  〔請不要轉碼閱讀(類似百度)會丟失內容〕

  .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1-27 14:37:43, Processed in 0.01991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