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4章 大迂回
作者:一夕煙雨      更新:2023-01-25 10:23      字數:2041
  “小公子。”

  李園內院,房間中,桃桃看著外麵正在融化的積雪,提醒道,“雪,好像開始化了。”

  “看到了。”

  桌子對麵,李子夜喝著蓮子羹,回應道,“天氣轉暖,漠北八部和天諭殿很快就會出兵,短暫的和平,結束了。”

  “小公子,你覺得,大商能贏嗎?”桃桃好奇地問道。

  “看漠北八部怎麽打。”

  李子夜回答道,“這場戰爭,關鍵還是在於漠北八部的打法,天諭殿的存在,僅僅隻是牽製作用,決定不了戰爭的走勢。”

  “那為何大商還總是派重兵前往西境?”桃桃不解地問道。

  “牽製,也要以強大的實力作為基礎。”

  李子夜笑了笑,解釋道,“你若真不管它,它還是能給你致命一擊的,我說的牽製,隻是相對而言,天諭殿的兵力,以重騎兵和步兵為主,機動性不強,走的是穩紮穩打的路子,恰好,大商疆域遼闊,縱深極大,最不怕的就是穩紮穩打,打個十年八年,耗得起,但是,漠北八部不同。”

  話至此,李子夜又扒拉了兩口蓮子羹,一邊吃,一邊說道,“大規模的騎兵作戰,衝擊力極強,同等兵力的對抗,根本毫無勝算,本來,以城池之堅抗衡騎兵的衝擊是不錯的選擇,可惜,現在漠北八部已找到攻城之法,加上屠城政策,可以最大限度地消耗大商的有生力量,再這麽打下去,大商就算贏了,也元氣大傷。”

  “沒有解決的辦法嗎?”桃桃關心地問道。

  “沒有。”

  李子夜搖了搖頭,應道,“白帝城丟了以後,主動權就到了漠北八部那邊,人家想打就打,想退就退,戰爭何時發起,要看人家的臉色。”

  “小公子不是說,大商能堅持過今年,這一場戰爭的局勢就能扭轉了嗎?”桃桃繼續問道。

  “對,今年是非常關鍵的一年。”

  李子夜頷首道,“即便漠北八部已占據白帝城和北境十六州,但是,他們畢竟沒有農耕的經驗,總體而言,他們的戰力是在逐漸下降的,每經曆一次寒冬和停戰,對漠北八部而言都是一次巨大的消耗,所以,我不認為,今年之後,漠北八部還有足夠士氣和戰力擊潰大商。”

  “那漠北八部豈不是急著攻打都城?”桃桃心神一驚,問道。

  “若是這樣,漠北就輸定了。”

  李子夜放下手中的空碗,應道,“其實,這是一個時間的陷阱,漠北八部著急打下大商,那麽,拿下大商都城是最快的辦法,不過,大商都城,可不是說攻下就攻下的,漠北八部一旦和城中禁軍形成僵持之態,四麵八方的援軍很快就會趕到,屆時,裏應外合,漠北,必敗!”

  桃桃聞言,輕輕鬆了一口氣,說道,“聽小公子一說,大商還是有很大可能贏下這場戰爭的。”

  “不。”

  李子夜搖頭應道,“我剛才說得是漠北直接進攻大商都城的情況,他們的勝算確實不大,但是,漠北八部並非隻有這一個選擇,他們倘若足夠冷靜,就不會行此險招。”

  “那怎麽打?”桃桃疑惑地問道。

  “大迂回。”

  李子夜冷靜地分析道,“繞開重兵鎮守的大商都城,往大商南邊打,先打掉大商的有生力量,等到時機出現,再掉頭往回打,戰爭的哲學,唯有動起來才能更好地尋找機會,如今,敵我都是靜止狀態,防禦態勢固若金湯,冒冒失失去打,死路一條。”

  大迂回的戰略,古往今來,已不止一位名將用過,戰爭,最忌諱急功近利,看得遠,才能常勝。

  “小公子精通兵法,方才能夠想到這個辦法,漠北之人,未必能有如此遠見。”桃桃輕聲說道。

  “莫要小看天下人。”

  李子夜認真地說道,“漠北能將大商打到如此狼狽的程度,憑借可不僅僅隻是運氣,更何況,漠北八部還有澹台鏡月那個女人在,作為對手,我還是比較了解她的,如今的局勢,澹台鏡月有足夠的時間去思考,犯錯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要對付他和澹台鏡月這種人,唯有持續不斷的高壓,他們才有可能犯錯,否則,即便局勢再不利,他們也能想出一百種破局之法。

  “那我們在大商南邊的生意?”

  桃桃神色微凝,提醒道,“若漠北八部大舉南下,恐怕會有不小的損失。”

  “不可避免。”

  李子夜平靜道,“好在幼微姐已提前去了南嶺,我們在南方的商鋪也在加快轉移,除了那些關係國計民生的生意之外,該走的都會走。”

  這也是李家最後能為大商百姓能做的事情了。

  “小公子似乎不看好大商的結局。”桃桃目光注視著眼前人,說道。

  “不改變態度,必敗。”

  李子夜沉聲道,“按照現在的趨勢,我看不到大商能夠逆轉戰局的點在哪裏。”

  戰爭,不是過家家。

  別人用命去拚,大商卻還在按部就班的打,時不時還有心情搞一些內鬥,這怎麽贏。

  天朝上國的優越感,讓整個大商根本沒將這場戰爭上升到存亡之戰的程度。

  也許,在北境十六州失守或者白帝城被破時,大商上上下下曾短暫有過驚慌和危機感。

  但是,待局勢稍稍穩定,那匪夷所思的自信便又回來了。

  倘若漠北八部這次不直接攻打大商都城,而是以大迂回戰略,去消耗大商南境的兵力,對於大商而言,就是一場溫水煮青蛙的殺戮。

  等到漠北鐵騎看到時機,多方大軍迂回之時,大商就會發現,漠北的刀鋒已然架在了脖子上,再想反抗已為時太晚。

  終究是態度,決定了結果。

  “小公子也改變不了這個局麵嗎?”桃桃強忍心中震驚,問道。

  “我一個人的作用,有限。”

  李子夜側目,注視著外麵的夜色,應道,“即便子兌子,我兌掉澹台鏡月這個女人,漠北八部還有好幾個不要命的大君和二十餘萬為了生存不顧一切的鐵騎,大商,拿什麽打?沒來由的自信和無休無止的內鬥嗎?”

  (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3-02-07 01:00:05, Processed in 0.02251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