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8章 中計了!
作者:騎魚的剁椒      更新:2023-01-25 10:24      字數:2995
  聽到這話,齊垣嗤笑一聲,眉宇間浮現出不屑之色。

  “白雲鶴?就你?我看叫做土行孫更好吧?”

  聞聲,白雲鶴臉上閃過一絲不悅,嘟嘟囔囔地低語著,雖然聲音很低,但卻躲不過王鐵柱的耳朵,盡是對齊垣女性家人的問候。

  “你在說什麽?”

  雖然齊垣聽不清,但他也隱隱能感受到不是什麽好話,雙眉豎起,怒視著白雲鶴問道。

  “沒!沒什麽!嘿嘿……”

  白雲鶴猥瑣一笑,連忙將話題轉移開來,“諸位道友來此,可是來尋找靈草的?”

  齊垣冷哼一聲,雙手環胸。

  “來隕龍穀不是尋找靈草,還能是幹什麽?”

  “那可多了!”

  白雲鶴直起腰,一臉嚴肅的說道:“隕龍穀內修士遺體無數,他們多是些大限將至,感到突破無望,來此尋找機緣不幸殞身於此的人,在他們屍體上,有他們畢生存下來的財富,靈晶,法寶,丹藥,應有盡有……”

  他在原地踱起步來,繼續說道:“此外,相傳隕龍穀內曾有神龍墜落,而那神龍的龍蛻,卻至今無人找到,若是誰有幸找到了,一步登天不在話下……”

  聽到這話,王鐵柱心中暗自吐槽,“純屬放屁!還一步登天?我這都走了多少步了,才特麽玄陽境!”

  此時,幾人沒有察覺到王鐵柱的變化,注意力全部放在侃侃而談的白雲鶴身上。

  “又有傳聞,隕龍穀在上古之時,乃是靈脈盤踞之地,許多仙宗道門建在此處,更有高境大修在這裏修煉,因此留下秘寶無數,所以,來此也非是尋找靈藥這一件事可以做!”

  “哦?”

  東方煒微微一笑,問道:“那敢問道友,你來此的目的,又是上述的哪一種呢?”

  沒想到白雲鶴哈哈一笑,搖了搖頭。

  “在下哪一種都不是,在下來此,隻為一件事……”

  “什麽?”

  “取爾等性命!”

  “什麽?!”

  還不等眾人反應,隻見白雲鶴表情一變,伸出一隻手直接朝東方煒心窩抓去!

  白雲鶴暴起發難,幾人絲毫沒有防備,就連王鐵柱也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隻能眼睜睜看著他衝向東方煒!

  好在東方煒也不是泛泛之輩,他雖然短暫地驚訝的一下,見到來不及還手,立刻用靈劍擋在身前,攔住了白雲鶴的一爪!

  見到一擊不中,白雲鶴借力後退,落在不遠處的草地中,一臉不善的望著他們四人。

  東方煒雖然及時攔住了他的攻擊,但還是受到了衝擊,麵色潮紅,有些氣血逆流,強壓下身體的不適,怒聲問向白雲鶴。

  “白道友!你這是為何!”

  “誰跟你們是道友?”

  白雲鶴嘴角泛起冷笑,兩手閃爍著寒光,“老子乃是囚龍寨副寨主!”

  “囚龍寨?!”

  東方煒麵色一變,不敢置信的驚聲問道:“你們不是已經藏起來了嗎?為何還會出現?”

  “藏起來?哈哈哈!你聽誰說的?”

  “當然是……”

  東方煒話說到一半,突然看到白雲鶴臉上陰謀得逞的笑容,心中一震。

  “你們……你們在青靈門中也安插了人手?”

  “哈哈哈!沒錯!青靈山大開山門,這等便宜,我們豈能不占?既能上去好吃好喝幾天,還能誆騙幾隻肥羊回來,何樂而不為呢?”

  “該死的……”

  聽到自己受了蒙騙,東方煒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雙眼死死的盯著白雲鶴。

  “嘖嘖!該說不說,老子今天運氣屬實不錯,前幾日的獵物,都是些男修,今晚竟讓我遇到了個美女!

  這段時間,因為那個該死的魔修,老子褲襠裏都快悶發黴了,今晚得好好發泄一下,哈哈哈哈!”

  宮玉屏聽到這些汙言穢語,臉上蒙上了一層寒霜,杏目圓睜,怒視白雲鶴。

  “嘿嘿!我的小美人還生氣了!別急,等老子解決了這兩個礙眼的家夥,還有那個帶著麵具的小醜,就去寵愛你!”

  王鐵柱眉頭一挑,心道關自己啥事?

  這時。

  白雲鶴口中突然發出一聲尖銳的怪響,周圍樹叢的陰影中,立刻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顯然是有人在裏麵移動。

  注意到周圍的動靜,東方煒壓低聲音,朝王鐵柱和宮玉屏說道:“兩位,是我大意了,還請兩位與我們共同禦敵!事後另有謝禮!”

  宮玉屏緩緩點頭,“東方兄不必擔心,既然遇到了,我們自會出手。”

  王鐵柱雖然沒有說話,但是舉起了手中的那把竹劍,表達了自己參戰的欲望,讓東方煒有些哭笑不得。

  就在他們幾人說話期間,從周圍的樹叢中跳出來五六個黑衣人,各自手中提著大刀,目光不善的望著他們。

  “小的們!上!男的隨意,別傷了老子的小美人就行!”

  “好嘞!”

  幾個黑衣人發出陣陣怪笑,轉著大刀朝王鐵柱四人逼迫而來。

  王鐵柱暗中打開洞靈瞳,朝這幾人望去,才發現除了白雲鶴是極陽境,幾個黑衣人的境界都不高,極真境和玄陽境各自占了一半。

  然而他們的步伐卻暗合陣法之勢,隨著他們的轉動,周圍的空氣逐漸粘稠了起來,氣息流動也變慢了下來。

  東方煒自然是發現了這一點,麵色大變,立刻出言提醒。

  “打亂他們的步伐!有古怪!!!”

  宮玉屏聞聲而動,揮袖一甩,一條絲帶如龍蛇般射出,朝著周圍的黑衣人卷去!

  然而還不等絲帶靠近,這些黑衣人齊齊出刀。

  霎時間刀光四濺,將她的絲帶絞碎在地!

  見到這種情況,東方煒也顧不得恢複傷勢,祭出手中靈劍,幻化出數道劍影,衝向四周!

  “困!”

  不料一聲厲喝響起,這些劍影頓時停滯在了空中,任憑他如何呼喚,都沒有半點作用。

  一旁,王鐵柱雙眼微眯,在洞靈瞳的視界中,他們附近的空間已經被一團灰蒙蒙的霧氣充滿。

  這些霧氣如同沼澤一般,一旦陷入進去,就休想脫身而出!

  “可惡!怎麽回事!”

  不明真相的東方煒還在竭力的召回劍影,但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愛閱小說app,最新章節內容已在愛閱小說app,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一隅。

  陰霾的天空,一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仿佛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一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回蕩。

  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一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裏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一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仿佛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一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鬧。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一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一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一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一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裏,趴著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一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一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一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八丈遠的位置,一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一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一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沒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愛閱小說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2818章 中計了!https://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3-02-09 03:25:46, Processed in 0.03224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