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6出手 六
作者:滾開      更新:2022-11-24 21:25      字數:3254
  「這裏很安全沒有人會傷害你.在這裏,你依舊是高高在上的大靈神將.」

  張榮方的聲音不斷化為絲絲無形觸須,透過血液,鑽入正在對抗血液腐蝕的奧都娜耳中。

  她心神開始微微迷糊,搖晃,身上靈線的沸騰掙紮,也開始慢慢無力。

  嗡!!

  但瞬息間,一點銀光從她眉心間驟然亮起。

  銀光化為衝擊波,飛射而出穿透前方血水,狠狠刺向張榮方。

  張榮方本已經感覺不到動靜,以為暫時控製住奧都娜,正準備將其徹底腐蝕滅殺,然後離開支援。

  忽地一道銀光從他臉側擦過,劃破其麵頰,帶道細細血口。

  血水從傷口緩緩滲出,他輕輕伸手,沾點血水,放入嘴裏。

  「不能愈合?」張榮方臉勾起一絲冰冷的笑容,看向被蓮台封鎖桎格的奧都娜。

  此時整個蓮台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血液一圈圈往外散發波紋,仿佛裏麵有什麽東西要爆發衝出。

  顫抖越來越強,越來越無法抑製。

  終於轟!!!

  一道銀光從中爆射而出,刺穿蓮台血液,打在一側山壁。

  緊接著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密密麻麻的銀色光柱從中心爆射來,轉瞬便將血液蓮台破壞得千瘡百孔。

  「張榮方!!我承認小看你了。但從現在開始,這樣的錯誤不會再犯了。」奧都娜從鮮血中間揮斬戰戟,撕裂蓮台,一步步走出。

  她此時全身籠罩著一般無形厚重的強大氣流。

  那氣流看似強橫,但卻絲毫不影響周圍地麵石頭。

  而在張榮方感知視覺中,不斷旋轉,席卷,宛如沸騰的水流。

  氣流扭曲著光線,扭曲著風聲,幹擾著他對周圍切的感知。

  「這就是大宗師的心神攻勢??」張榮方眯眼問。

  「心神攻勢?」奧都娜不屑的笑道:「看來你師傅什麽也沒教導你啊不過也沒關係,反正今天之後,你知道與否,都沒意義了。」

  她抬起戰戟。

  唰!

  戰戟刀尖指向張榮方

  「奉靈何在?」猛然間她厲喝一聲。

  轟隆!

  隨著她一聲大喝,她周身環繞的無形氣流飛速轉化,其身皮膚也飛快鑽出大片銀色靈線。

  靈線流結合轟然編織成一頭巨大銀色飛龍。

  飛龍高六米,有雙翼,蛇頸,雙眼純白,張口發出無形吼叫。

  「九龍飛靈戟!」

  奧都娜高舉戰戟,同樣雙眼化為純白。

  「殺!!」

  她揮動戰戟。

  同一時間,那銀色飛龍也猛地振翅。

  飛龍消失,化為銀色虛霧,朝著張榮方飛撲而來。其速度竟然和靈線爆發時差不多,一瞬便有三百米!

  隻是刹那,銀色飛龍飛臨到張榮方身前,龍口一張,咬向他頭顱。

  而此時此刻,張榮方全身肌肉竟然有種莫名的僵直感,仿佛有無數細小力道從四麵八方不斷幹擾他出力一般。

  「有意思。」

  他抬起頭,直麵銀色飛龍白色雙眼。

  那雙眼睛,和奧都娜此時的眼睛似乎是樣相通血蓮紋路頃刻間從他背後蔓延擴張。

  張榮方豁然抬手,右臂電光火石膨脹變大,化為比他自己還要大出大截的血色巨手,猛然握住飛龍龍頸。

  嗤!!

  巨響下,龍頸處的靈線皮膚,不斷如電鋸,切割著張榮方的手掌。

  但剛剛切開一點皮膚,靈線便被湧出的鮮血腐蝕化為黑灰。

  然後皮膚愈合,然後又被切開,腐蝕。

  如此反複。

  時間,兩人停在峽穀中僵持起來。

  銀龍掙紮著,不斷發出怒吼,但根本無法掙脫張榮方此時血蓮化後的天生巨力天賦。

  就在這時,張榮方心中響起一點線段斷的輕響。

  他眼神微變,閉目一掃。

  血腥追蹤的一大片紅線在其眼前浮現亮起。

  其中一根最為粗壯的紅線,在此時居然一下斷開。

  「那是!?」張榮方看到的瞬間,麵色一下陰沉下來。

  天字院的一位血商宗師死了!?

  沒有任何征兆,甚至連減弱都沒來得及體現,就直接跳到了死亡這一階段。

  睜開眼。

  他眉心緩緩浮現一枚血色晶體,鑲嵌如眼。

  已經不想再和奧都娜耽擱下去了。

  盡快解決戰鬥。

  心中決斷一下。

  張榮方雙目血光更盛。

  「白鱗。」

  「在!」

  呼!!

  同一時間,四股屬於神佛息神威,從他身後洶湧炸開。

  一下便衝在眼前銀色飛龍身上,將其定住,同時一部分也朝著奧都娜衝去。

  「終式·神速!」

  張榮方身軀膨脹,變大,拔高,還未完全變形,人已化為淡淡虛影,消失在原地。

  「殺!」奧都娜大吼著,揮動戰戟往前撲出。

  在軍勢的壓製下她能夠看清對方速度,也能反應來。

  所以!

  開始下一回合!!

  哢!

  忽地聲脆響。

  奧都娜眼神一怔,僵在原地。

  她手中戰戟懸半空,然後轟然折斷,宛如幹燥的麥稈,前段斷裂從身側橫飛出去……

  轟隆!!

  同一時間,奧都娜身體倒飛而出,仿佛被一道無形巨力撞上,重重撞入山壁。

  她身後的一層層岩層被撞碎,炸裂。

  大塊大塊岩石斷裂,墜落,瞬間掩埋她所在的位置區域。

  她隻覺得渾身劇痛,一般無比恐怖的威脅感從正前方湧出。

  她想要大降神,但那股威脅感飛快消散。

  山體內部,被撞出的岩石通道內。

  張榮方一手握住奧都娜頭部,將其釘在石壁上。

  他有種感覺,自己隻要心念一動,就能從對方身上拉出最些東西。

  甚至,將其瞬間徹底殺死。

  而這似乎是他直沒有動用過的特殊能力,靈魂掠奪帶來的。

  但同樣的,禦敵先機也在不斷警告他……

  他動用靈魂掠奪,奧都娜必定大降神。

  要用麽?

  張榮方注視著奧都娜,還是輕輕鬆手,將其放開。

  靈魂掠奪這個能力,太過棘手,一旦動用,必定會被所有神佛嫉恨。

  到那時,說不定會引來所有神佛全力截殺。

  現在還不到時候。

  「那麽下次再見。」

  噗!

  刹那間,張榮方手掌捏爆奧都娜頭部。

  同時無數血液從其手掌滲出器,灌入奧都娜脖頸傷口。

  靈線和鮮血瘋狂抵消,冒出大片煙氣。

  奧都娜正要啟用大降神,但還是停下了隻是一瞬間的決策錯誤,大宗師之間的爭鬥,便足以決定生死勝負。

  她好不容易複活,花了年才恢複傷勢和軍勢,而現在……

  「期待下次再見。」張榮方微微一笑,看著對方身體被血水完全覆蓋淹沒。

  然後才轉身走向出口。

  降神多了,果然會損傷智商啊。

  他忽然有些理解靈將們的痛苦和糾結了。

  人或許能接受自己徹底死掉,但卻很難接受自己不斷變蠢。

  畢竟很多人都希望自己能有尊嚴死去,而不是這毫無尊嚴的苟活。

  嘭!

  通道口的岩石被巨力撞散,露出出口。

  張榮方走進山體通道,看向遠處戰戰兢兢躲藏在暗處的天字院眾人。

  「守好這裏。」

  眾多,大仙觀道人紛紛應聲。

  等他們再抬頭,眼前已再無人影。

  ********

  關渡河。

  人仙觀的道人且戰且退,一路拖出數公裏的戰線。

  直到關渡河的分部據點,才停下來,借助據點傳信,堅守位置,等待支援。

  但可惜的兩大天字院的血裔宗師在展開終式全力廝殺時,被其中一位聖十字星,降神斬首而死。

  單對單,隻看終式,天字院兩位宗師開血蓮,穩穩壓住對方……

  但在聖十字星開啟降神後,形勢徹底逆轉。

  宗師開啟的降神,神威壓製,雖然不如大宗師靈將,但對同級別高手一樣造成了巨大的戰力傾斜。

  隻是幾十回合,便將天字院血裔宗師殺死一人。

  人仙觀一方折損一位頂尖高手,其餘人根本不聖十字星的對手,接連被殺。

  短短數分鍾,道人們隻剩下十幾人,護持在常玉清等人身前。

  若非那死去的宗師,最後全身血液腐蝕一位聖十字星身體,將其打成重傷。

  恐怕他們根本支撐不到現在。

  人仙觀這邊死傷慘重,白十教那邊一樣艱難。

  整個白十教的騎士隻剩下三人還在。

  弗朗塞恩和另一位聖十字星米娜,都受了一些傷勢。

  而且血仙道的血液腐蝕,是無法快速愈合的。

  「很好,你們很好!」弗朗塞恩眼神微微有些瘋狂,死死盯著僅存的那位天字院宗師。

  「看來我還是小覷你們。」

  站在關渡河邊,注視著同樣聚集在河岸遠處的常玉清等人。

  「本以為區區人仙觀,隻不過是隨手可滅小角色。我等大軍壓境,諒你們不敢前招惹。卻沒想到,你們膽子真這麽大!?」

  弗朗塞恩一步步往前。

  他此時就還在降神狀態,雙眼泛著。

  刺目銀光,身後一片片無形神威隱隱籠罩而下。

  壓得周圍人喘不了氣。

  「你們不是很狂麽!?剛才喊著,我們找死?」弗朗塞恩道,「現在看看誰找死??」

  「別浪費時間弗朗塞恩。」另一聖十字星米娜沉聲道。

  「損失這麽多人,必須要帶回足夠的戰利品才是!否則大主教大人不會滿意。」

  「你們以為自己贏定了??」常玉清在對麵冷笑起來。

  「殺了天字院的人,師傅必定已經知曉。所以,你們死定了……」

  她知道師傅張榮方的態度的,尋常的血裔,死多少都不在乎,但宗師級的血裔,每一個都是人仙觀的根本根基。

  死一個都是相當於割他的肉!

  所以師尊必定會馬上趕來。

  或許這兩人還以為人仙觀會知難而退,或者加派宗師,做添油戰術。

  但很可惜他們低估師傅身法速度,以他的速度,從觀內到這裏,隻需要一點點時間。

  「死定了??嗬嗬,死到臨頭還嘴硬。你們觀主若是敢來。大主教和裁判長大人會相當歡迎他到港口作客。」弗朗塞恩意味深長道。

  .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5 13:14:01, Processed in 0.029387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