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2章 又瘋又狠的李淵
作者:聖誕稻草人      更新:2022-11-24 21:32      字數:3102
  這不是李元吉要做李淵的主,也不是李世民故意挑這種時候氣李淵。

  這是一種早已形成的共識。

  李淵也知道。

  但李淵如今在氣頭上,隻想賭氣,根本不想在意這個。

  當即,李淵瞪著眼睛看了看李元吉,又看了看一臉恭順的站在自己麵前的李世民,一張臉氣的都變色了,手指顫抖著指了指這個,又指了指那個,憤怒的咆孝道:“好啊好啊,你們兄弟今天聚在一起,這是要造我的反啊。”

  李淵又聲音尖銳的高喊了一句,“好的很!”

  喊完話,李淵衝殿外招呼道:“來人呐!給我將這三個逆子一並拿下!”

  李元吉是來阻止李淵殺人的,可不是來自找麻煩的,見李淵被氣的又要失去理智了,又要動真格的了,趕忙道:“父親!今日您應該處置的人是我大哥吧?!我們又沒有犯錯。”

  李世民毫不猶豫的跟著點頭。

  阻止李淵殺李建成是一回事,因為李建成的事情被李淵拿了又是另外一回事。

  他們可以阻止李淵殺李建成,但絕對不會因為李建成的事情被李淵給拿了。

  李淵愣了愣,憤恨的瞪了李元吉一眼,破口大罵道:“我都快被你這個逆子氣湖塗了!險些把正事給忘了!”

  說著,李淵看向李建成,咬牙切齒的道:“你這個畜生,幹的好事!”

  李建成這會兒也不裝死了,趕忙為自己辯解道:“父親,兒臣真的沒有做過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

  李淵麵目猙獰的笑道:“沒做過任何對不起我的事情?證據確鑿的事情,還容得著你抵賴嗎?”

  李建成急忙往李淵身前湊了兩步,喊道:“此事必然是有人陷害兒臣。”

  “陷害你?”

  李淵像是聽到了什麽天大的笑話一樣,先是猙獰的笑了笑,然後衝李建成怒吼道:“那幾個賤人已經招了!你告訴我這是有人陷害你?!”

  李建成難以置信的瞪起眼,然後快速的看向了李世民。

  李世民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眼觀鼻、鼻觀心。

  李建成見此,憤恨的咬咬牙道:“父親,這一定是有人用了什麽手段。”

  李淵猛然往李建成身前撲了幾步,李建成想要躲閃,但最後還是硬生生的止住了。

  李淵噴著唾沫星子衝李建成怒吼道:“我後宮裏的人,也是誰想用手段就能用手段的?”

  李建成微微握拳,還想看李世民。

  他敢肯定,這件事一定是李世民做的。

  雖然他跟李淵後宮裏的幾個嬪妃關係不錯,私底下也有不少往來,但絕對沒有做任何破壞人倫的事情。

  所以他很清楚自己是清白的。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事情,必然是李世民在暗中搗鬼,是李世民在算計他。

  但李世民明顯已經將此事辦成了鐵桉,他僅在言語上,根本無法幫自己洗白。

  他必須盡快想辦法脫身,然後查清楚此時,還自己一個公道,平息李淵的怒火。

  不然,他不僅太子之位不保,很有可能還會被李淵貶成庶民。

  庶民是什麽?

  庶民就是地位在大唐普通百姓之下的二等公民。

  在庶民之下的,便是奴仆和異族移居的百姓。

  在某些方麵,庶民的地位還不如奴仆。

  至少奴仆可以狗仗人勢,而庶民隻能人仗狗勢。

  雖說以他的身份,即便是被貶為了庶民,生活也不會太大,也會有一定的影響力。

  但他什麽都沒做過,憑什麽要為這件事情付出代價?

  而且還是沉重的代價。

  “你看他做什麽?你覺得是他栽贓陷害你的?”

  李淵見李建成想往李世民所在的位置看,厲聲懼色的質問。

  李建成微微低了一下頭,咬牙道:“兒臣覺得八九不離十……”

  李淵更怒了,幾乎是指著李建成的鼻子罵道:“他為了救你,差點被我砍死了,你覺得有這麽陷害人的嗎?

  你是不是在宮裏待久了,腦子也隻剩下宮裏這麽大點地方了?”

  李建成要仰頭辯解。

  李淵卻劈頭蓋臉的繼續罵道:“你是不是還要說元吉那個逆子也陷害你了?或者是元吉那個逆子和世民一起陷害你了?”

  李建成已經仰起了頭,隻是還沒開口,就見李淵又罵道:“元吉這個逆子為了救你,不惜冒大不韙,也要跑去後宮宰了你的那些弟弟,以此來激怒我,以此來轉移我對你的怒火,你就是這麽想他的?”

  說到此處,李淵指了指李元吉和李世民,再次破口大罵道:“他們兩個今天要不是為了你,根本不會踏足這裏。

  你卻在心裏這麽想他們。

  看來你這個太子已經做的沒有腦子了,也沒有人情味了。

  那你就不要做太子了!”

  李建成震驚的瞪起眼,急聲道:“父親,兒臣……”

  李淵不等李建成把話說完,蠻橫的道:“夠了!今天元吉這個逆子和世民護著你,我殺不了你,但我可以將你貶為庶民,將你永遠圈禁!

  你不是喜歡那幾個賤人嗎?

  回頭我就讓人將她們烹熟了,喂你吃進去,讓你們永遠待在一起!

  至於那幾個孽種,我會將他們打斷四肢,廢掉男根,送到你圈禁的地方,讓你們也永遠待在一起!”

  說到此處,李淵還特地看了李世民一眼,又道:“你最好現在就學學如何巴結世民,不然等我死的時候,你也會死,而且會死的很慘!”

  李建成嘴巴哆嗦著,已經說不出話了。

  因為李淵說的話太狠毒,也太惡毒了,惡毒到他根本沒辦法將李淵跟昔日那個慈祥的父親聯係在一起。

  李世民聽到李淵這話,趕忙躬身道:“父親,我絕對不會傷害我大哥的。”

  李淵嘲諷的一笑道:“你是什麽人,我還不清楚?”

  李世民臉色一變。

  李淵繼續道:“你們兄弟為了我屁股楚。”

  李世民總覺得李淵隨後的話會對他很不利,但卻沒辦法阻止。

  李淵盯著李世民嘲弄的笑道:“我之所以三次許你太子之位,又三次毀諾,就是因為我看出了你是個什麽樣的人。”

  “父親!”

  李世民驚叫一聲,臉色難看的盯著李淵。

  李淵嘿嘿笑道:“你應該還記得元吉這個逆子當時在並州蒙難的時候,你是怎麽說的嗎?”

  李世民臉色更難看了。

  李元吉愣了一下,豎起了耳朵。

  李淵繼續道:“你說元吉是並州大都督,並州的一切不該你插手。也正是因為如此,直到元吉逃離了並州,你才動身趕往了並州。

  你說說,元吉當時才十六歲,初出茅廬,他能做的了並州的主?”

  李世民隱隱咬起了牙關。

  李元吉有點難以置信的看向了李世民。

  可以啊,你這位千古一帝還有這麽一麵。

  夠腹黑的啊?

  今天要不是李淵被逼急了,把這件事情說出來,我恐怕永遠也不會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吧?

  “父親,兒臣隻是……”

  李世民咬著牙為自己解釋。

  可惜,李淵沒有聽的興趣,他擺了擺手,打斷了李世民的話,繼續自顧自的說道:“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發現,你這個人啊,容不下半點威脅。

  無論誰威脅到了你,你都會想盡辦法將他鏟除。

  而自我李家奪了這江山以後,對你威脅最大的就是你大哥和你四弟。

  你即便是不會殺了他們,也會想辦法將他們變的沒威脅。”

  說到此處,李淵又看向了李元吉。

  李元吉神情一凜,以為李淵要爆什麽他的黑料,沒想到李淵隻是嘲諷的一笑道:“元吉這個逆子說得對,你們兩個逆子為了我屁股底下的那個位置,已經變得沒有任何人情味了。

  已經不再是我以前的兒子了。”

  “父……”

  “早知道我們一家人會變成這樣,我就不奪這個江山了。也許我們一家人一起輔左別人的話,會和和睦睦的過一輩子。”

  李淵一臉落寞的說著。

  在這一刻,他或許真的後悔奪這個江山了,但是他話裏的期許隻是個期許。

  像是李世民這種為戰鬥而生的人,他即便是輔左了別人,也會想方設法的取而代之。

  他不可能屈居於人下,正如他不願意屈居於李建成之下一樣。

  他連自己的親兄弟都容不下,又豈能容得下別人。

  或許在李世民心裏,不如他的人都得做他的弟弟,不然就碰一碰,要麽你死,要麽我亡。

  俯首做低是不可能的。

  “父親!您湖塗了!”

  李

  世民聽到李淵說這種話,語氣沉重的低吼了一句。

  李淵居然認真的點了點頭道:“是啊,我是湖塗了。這江山奪都奪下來了,又豈容後悔的。即便是我想把這個江山交出去,也沒人敢在你們兄弟的注視下接過去。”

  李世民還想再說點什麽,李淵卻目光一冷,看向了李建成道:“我原以為,你們兄弟中,就世民最薄情,沒想到你比世民還不堪,你居然破壞人倫。

  若不是世民和元吉攔著,今天我非手刃了你不可。”

  李建成還要垂死掙紮,李淵卻沒有再給李建成說話的機會,直接對劉俊吩咐道:“拖下去圈禁!其他人依照我剛才說的處置!

  順便告訴外麵跪著的那些人,讓他們給我滾出宮去!

  此間事情,誰敢往外泄露一句,夷三族!”

  ,

  〔請不要轉碼閱讀(類似百度)會丟失內容〕

  .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5 11:44:47, Processed in 0.01482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