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吃瓜吃到自己身上
作者:芭蕉夜喜雨      更新:2022-11-24 21:48      字數:2242
  迎賓樓雅間。

  穆儼靜靜地望著她。見她眉頭緊鎖,知她憂,知她愁,更知她難過。

  想上前撫去她眉間輕愁,擁她入懷。但拳頭張張合合,終是沒有動作。

  “莫要憂心,念兒如今的位置坐得再穩當不過,隻要他好好的,張解就搶不去他的地位。皇上對嫡庶看得很重,底下的臣子不敢違背。”

  漢王趙王再得皇上的心,皇上也沒想過要廢了太子。

  “吳氏那邊,你莫要動手。”

  霍惜看他。

  “莫要親自動手。”穆儼又說了一句。

  解釋道:“別髒了你的手。如今坐不住的不是你,是吳氏。靜待她動作,再迎以痛擊。”

  “可我一看到她就不能冷靜。會想到我可憐的母親。”

  穆儼點頭:“我知。”

  “如今證人都在英國公手裏,他要是護著,你一旦出手,反而落了下乘,有理反而成了沒理。她弑主是她的錯,且她是聽令行事,罪不至死。但你要弑母,就不容於世人,罪無可赦。”

  庶母也是母。

  再說,君要臣死,不敢不死。父要子亡,不敢不亡。若不亡,即不忠不孝。三綱五常約束著世人。

  太夫人對李氏下手,她有過卻無罪。可霍惜要對吳氏下手,即成大逆不道之人。

  “再者,現在錦衣衛無處不在,當年太祖派人監視藍玉時,連他夜裏與家人說的話,甚至說的夢話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萬事皆有跡可循,你莫要慌了手腳。”

  她出事勢必會影響到念兒的地位。

  霍惜想到此,痛苦地閉了閉眼,趴在桌上。

  穆儼望著她一頭烏黑的緞發,朝前伸了伸手,想撫慰她,手伸在半空,又縮了回來。

  “市井流言莫要放在心上。立身得正,即不懼人言。傳得越凶,大家越發對你姐弟二人抱以同情。我姑母,定國公府太夫人,過幾天設宴,說要給你下帖子。我嬸娘……也很喜歡你,說要請你去家裏玩。”

  霍惜抬頭看他,他眼神裏滿是關切,讓她感到溫暖。

  穆儼嘴角揚起一絲狐度。

  定定與她對視:“要不,我讓我嬸娘去跟英國公提親如何?”

  “不要。”霍惜拒絕。

  “為何?”穆儼一臉冰冷。

  “我不是那個意思。”見他臉色不虞,忙解釋。

  “那是何意?”莫不是還念著姓宮那個?穆儼心中不滿,板起臉。

  “我擔心念兒。若留他一個人在府裏,他怎麽辦?我不放心。”

  穆儼鬆了口氣,“你總要嫁的,不能看顧他一輩子。”

  “那也得把吳氏處理了之後。”

  吳氏?穆儼眼睛眯了眯。

  從迎賓樓出來,霍惜回了霍家。

  “怎麽忽然回來了?”

  “娘,這是我的家,我還不能回來了?”霍惜都著嘴看她。

  “你這孩子,我和你爹巴不得你常回來,天天在家最好。”楊氏拉住她的手,上下打量。

  市井流言她和二淮也聽了不少,急在心裏。二淮嘴角都起了燎炮。

  那些人怎麽那麽說他們的孩子?不明真相就到處亂說!孩子這些年多不容易啊,好不容易回了父族,就這麽詆毀她。

  她做錯了什麽?

  夫妻倆夜裏都沒睡好。

  “我爹呢?”

  “你爹去桃花澗那邊捕魚了,說要給你和念兒撈點桃花鱖魚吃。我和你爹聽到那些不好的話,想製止他們,但又不知從哪傳出來的。你爹在家生悶氣,越坐越生氣,就說要去給你們撈些新鮮的魚蝦吃。”

  霍惜心裏一陣溫暖。別人毀她謗她,她爹娘卻心疼她,要給她弄好吃的。

  挨著楊氏坐著,陪她說話。

  “念兒這兩天下學都來看我們,我們知他好好的,心裏高興。就是擔心你。”

  “娘,你別擔心我。別人愛說什麽就讓他們說唄,也傷不了我什麽。”

  楊氏歎氣,怎會傷不到什麽。世人口誅筆伐,軟刀子殺人,更是可怕。他們是粗人,也不知道如何做。隻拉著她的手不放。

  又往外看了看,“你舅舅帶安安去看書塾了,你給挑的幾家書塾,安安說要自己去挑一間合意的,你舅舅一早就領他去了。怎麽到現在還沒回來?”

  要是回來看到姐姐來過,沒看到姐姐,又要嚎了。

  “一會我等安安回來,陪他吃過晚飯再走。”

  “能在家吃晚飯嗎?”楊氏有些驚喜。她這才回家,不好在外頭多呆。

  “能。我想如何便如何。”霍惜答道。

  太夫人管不到她。她想出門便出門,牌子都不用領。晨昏定省她不去,太夫人不滿,但也不敢叨叨她。

  二人都知道這裏麵橫亙著什麽。

  太夫人估計也不想見到她。

  但晨昏定省她不去,卻沒阻止念兒去。念兒跟她不同,忠孝禮義約束著他,隻要他還要這個家族,還想要這個位置,他就不得不遵守。

  行規蹈距一步都不能錯。

  安安回來看到霍惜果然高興得很,還生氣自己在外麵浪費了半天的時間。

  “早知道我就不去看書塾了,在家等姐姐了。”都著嘴不滿,眼神控訴楊氏沒提醒他。

  “娘也不知道你姐姐要來啊。”

  “哼。姐姐,我帶你去看我的小馬!哥哥把他的小馬送我了,他有大馬了,小馬就歸我了,現在是我的了!哥哥說等他休沐就帶我去騎馬!姐姐我帶你去看,我把他照顧得可好了,還給他梳毛!”

  拉著霍惜的手就去馬廄看馬。

  看完馬,霍惜陪他在家裏玩了半天,等念兒下學,又跟念兒陪他在家裏吃過晚飯才回了國公府。

  “姐姐……”

  “嗯?”

  “你別怕,等念兒長大就可以保護你了。誰也不敢來欺負你。”心中暗暗發誓。

  霍惜看他,在他頭上摸了摸:“好。那念兒在國子監好好學本事。”

  “嗯!”霍念重重點頭。

  國子監教習君子六藝,有些他之前沒接觸過,但他想強大,想變強,磕磕絆絆地,總算跟上進度,夜裏習學到很晚,半刻不敢放鬆。

  他不想姐姐擔心。

  看了姐姐一眼,緊緊拉著她的手,無聲安慰,姐弟二人手拉手進了府。

  京城的流言傳得很快,順著大運河水,很快傳到了淮安。

  宮母賀氏在外頭飲宴,聽了好幾耳朵。

  英國公府元妻兩個嫡子女流落在外十年,終於回歸家族。還令她唏噓不已,跟著眾人感慨幾句。

  轉眼,沒幾天,就傳出這新回府的大小姐,自甘墮落竟想跟商戶結親。這還不算,還被人拒絕了。

  開始賀氏隻當八卦聽,還忿忿不平,商戶人家怎麽了?商戶人家差哪裏了?

  還心說這大小姐有眼光。若是可能,還想見識一二。

  可聽著聽著就覺得有什麽不對勁。

  搞半天,原來這個眼睛長在頭頂上的商戶人家,說的是他們家啊!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5 13:22:38, Processed in 0.027105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