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7章 跟著去接親
作者:素衣染墨香      更新:2023-01-25 10:19      字數:3395
  眾人全都激動地湧向窗戶往樓下看。

  林麥和方卓然對視了一眼,也衝到窗戶跟前往下看。

  隻見陶之雲被一個男人用自行車給推了回來。

  眾人眼裏八卦之火熊熊燃燒。

  這什麽情況?

  大喜的日子,失蹤的新娘居然被一個男人給送了回來。

  方卓越立刻往樓下跑去,眾人趕緊給他讓路。

  林麥和陶之雲的娘家人以及伴郎團全都跟著往下跑。

  還沒來到陶之雲的跟前,方卓越就迫不及待地問:“媳婦,究竟是怎麽回事?你做個頭發怎麽就不見了,還被這個男人送了回來?”

  說這話時,他一直充滿敵意地看著那個送陶之雲回來的男人。

  陶之雲很不好意思地告訴了他們原委。

  為了做個漂亮的新娘,陶之雲一大早去目前江城盤頭發做得最好最時髦的香港理發店盤頭發。

  做好頭發之後,她就回家。

  可是在路上被一個騎自行車的男人給撞了,手掌流了不少血。

  眾人聽到這裏,這才發現她右手掌纏滿了紗布。

  方卓越頓時緊張起來,拿起她那隻右手左看右看,問:“媳婦,疼嗎?”

  陶之雲搖搖頭:“現在不怎麽疼了,當時挺疼的。”

  方卓越立刻衝著送陶之雲回來的那個男人咆哮:“你騎自行車就不能慢點嗎?”

  男人愧疚地低下頭,一個字也不敢說。

  陶之雲拉了方卓越一把:“好了,人家也不想的。”

  她繼續講述。

  那個男人見她血流不止,非要送她去醫院,陶之雲怎麽拒絕都拒絕不了。

  最後兩個人去了醫院,排隊掛號,看醫生,縫針……一直搞到現在才回來。

  方卓越一聽陶之雲的手掌縫了針,更是心疼,把肇事者又給痛罵了一頓。

  最後還是林麥塞了一包喜糖給那男的,讓他走了,這事才算了結。

  不然依著方卓越護媳婦的個性,很有可能還會罵下去。

  陶之雲回房換上了大紅色的秀禾,就上了婚車。

  賓客們也都上了麵包車,跟著一起去新房。

  半路上,王文芳忽然竄了出來。

  幸虧司機刹車及時,沒有釀成慘劇。

  即便如此,也把王文芳給撞倒在地。

  方卓越十分無奈地下了車,看著剛從地上爬起來的王文芳,難過道:“媽,我大喜的日子你也不放過嗎?”

  王文芳冷若冰霜道:“你給我五萬塊錢,我立刻消失!”

  方卓越陰沉著臉道:“要是我不給呢?”

  王文芳將拿在手裏的布袋口打開給方卓越看。

  裏麵裝的全都是死人用的紙錢。

  王文芳道:“如果你不給我五萬塊錢,我就把這些紙錢從你辦婚宴的酒樓撒下來。”

  方卓越先是氣惱,接著笑了:“你不一定有這個機會。”

  他話音一落,兩個伴郎悄無聲息地從後麵將王文芳控製住。

  王文芳剛要呼救,一塊布就塞進了她嘴裏。

  兩個伴郎拖著她上了一輛小麵包車,絕塵而去。

  林麥雖然沒有下車,可剛才發生的一切她全看在眼裏。

  看來方卓越也擔心他親媽會在他婚禮上搗亂,早就有了安排。

  一對新人先去新房給方衛國敬了茶,這才帶著賓客浩浩蕩蕩去酒店喝喜酒。

  酒席上,有幾個嘴碎的客人說,方老爺子家,大孫媳婦是二婚,小孫媳婦也是二婚。

  也不知道方老爺子和方老太太是怎麽想的,兩個孫子都那麽優秀,非要娶二婚女。

  那幾個嘴碎的客人就坐在方爺爺方奶奶隔壁桌。

  林麥深怕老兩口聽到這些閑言碎語心裏添堵。

  可兩位老人家並不在乎。

  方奶奶告訴林麥,那幾個嘴碎的客人全都是想把他們自家的女兒嫁到方家,被她給拒絕了。

  他們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故意搬弄是非。

  方奶奶還說,兩個媳婦都是二婚又怎麽樣,隻要幸福就好。

  方卓越和陶之雲結完婚,臘月二十八是李明成和萬嫻的婚禮。

  提前好幾天,李明成就打電話給林麥,靦腆地問,他結婚那天,林麥能不能把她的奔馳借給他當婚車。

  林麥一時怔住。

  李明成不是個愛慕虛榮的人,他給自己買了一輛摩托車。

  在這個普遍騎著自行車結婚的年代,他騎著摩托車去迎娶新娘就很拉風了,不至於要借她的奔馳。

  林麥直截了當地問:“讓我借奔馳,是你的意思還是萬嫻的意思?”

  “都不是,是丈母娘的意思。”

  林麥在心裏腹誹,萬媽的手伸得真長,居然把主意都打到了她頭上。

  想到是李明成大喜的日子,林麥想了又想,還是答應了,不過由她來開奔馳。

  林麥的奔馳也好,勞斯萊斯也好,兩輛豪車全在京城。

  為了李明成,她特意打電話,安排人日夜兼程地把那輛奔馳給開到了江城。

  李明成大婚的那天,林麥早早開著奔馳來到了李明成的新房。

  上次公司蓋集資房,所有員工都可以申請一套住房。

  廠裏的集資房要比萬通地產賣的商品房便宜兩成。

  林麥想到李明成不是個聰明人,以後賺大錢的可能性很小,好說歹說,讓他買了一套三室一廳的集資房。

  這樣他在江城就有三套住房了,一套自住,兩套出租。

  以後小日子不說特別富有,但也差不到哪裏去。

  他結婚的新房就是那套三室一廳的集資房。

  李明成早就準備好了紅綢子。

  林麥一到,他就讓她上他家坐著,他和幾個小夥伴把她的奔馳用紅綢子紮成婚車。

  李明成結婚,他家農村的親戚幾乎全都來了,七八姑八大姨坐滿了客廳。

  大家都認識林麥,看見她,全都熱情地和她打招呼。

  李爸李媽就更熱情了,兒子能夠在江城站住腳跟,全靠林麥提攜。

  盡管林麥是吃了早餐來的,李媽還是給她添了一碗打了荷包蛋的甜米酒,讓她喝了暖暖身子。

  林麥一邊喝著甜米酒,一邊聽眾人拉家常。

  一個親戚問李媽,娶城裏媳婦下了多少聘禮。

  李媽伸出一個巴掌:“五千塊。”

  江城不是個注重彩禮的城市,周邊農村也是如此。

  她前世的記憶,八零年代前,幾乎沒有彩禮一說。

  下聘的時候,給新娘買幾身布料做衣服就行了。

  即便幾十年後,別的城市動輒幾十萬塊錢的聘禮。

  她所認識的江城女孩子,也隻收十萬塊錢的聘禮,不過婚房是要的。

  但是女方陪嫁的時候,一套房,一輛車,基本都這樣。

  雖然這幾年因為改革開放,老百姓有錢了,時興彩禮了。

  但也就幾百塊錢的彩禮,再加上給新娘子買一件金首飾。

  五千塊的彩禮很驚人,不少親戚聽得直咂舌。

  不過也有少數親戚覺得不虧。

  他們認為,萬嫻有工作,五千塊的彩禮錢,要不了七八年就能掙回來。

  李媽媽聽了這話,臉色越發不好看:“小萬上班了賺錢了,跟我們李家半點關係都沒有。”

  眾人錯愕,不解地問:“咋就跟你們李家沒關係?她可是你們李家的媳婦。”

  李媽道:“她掙的錢全給她娘家,這是她婚前就和我們說好了的。”

  眾人嘩然,議論紛紛。

  有親友道:“哪有結了婚,還把所有工資全都給娘家的。

  你們也是,怎麽這麽老實,居然連這種無理要求都答應。”

  李媽媽攤了攤手:“兒子好不容易談了對象,我怕如果不同意,人家姑娘就不嫁我兒子咋辦?”

  一個親友道:“世上兩條腿的癩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姑娘滿大街都是。

  那個姑娘不肯嫁,你們就不知道換一個?”

  李媽媽無可奈何道:“我們家明成就是看中了小萬,我們給他換姑娘他也不會肯啊!”

  眾人無語。

  李明成和他的小夥伴不到半個小時就紮好了婚車。

  吉時一到,林麥就開著婚車,載著新郎,和接親隊伍浩浩蕩蕩去了萬家。

  家屬區很少看見誰家開小車來接親,開麵包車來接親排麵就非常大了。

  林麥的奔馳,和一溜五輛麵包車,差點亮瞎街坊們的雙眼。

  大家站在不遠處圍觀,交頭接耳。

  有人說,萬嫻好福氣,名聲都爛大街了,還能嫁這麽有錢的男人。

  還有人說,萬嫻找的並不是有錢人,不過是個在萬通集團跑運輸的農村人而已。

  那個人尖酸刻薄道:“萬通集團現在效益不錯,跑運輸的收入高。

  如果哪天萬通集團垮了,就該萬嫻養家了。”

  林麥聽了很無語。

  她招誰惹誰了,咒她的企業垮掉。

  林麥下了車,跟著接親隊伍一起來到萬家門口,紅包全都塞完了,可大門就是不開。

  接親的人全都麵麵相覷。

  大家讓李明成直接問丈母娘,怎樣才開門。

  萬媽坐地起價,說要給三千塊錢的開門費才行。

  李明成當時就急成了熱鍋上的螞蟻。

  他為了把萬嫻娶回家,已經花空了他和父母所有的積蓄。

  現在別說讓他拿出三千塊錢,拿三百塊都很困難。

  他的那群伴郎想給他湊錢,卻也隻能湊到一千多。

  最後還是林麥掏了三千塊錢借給了李明成。

  萬媽還算說話算數,拿到三千塊錢的開門費,把門開了。

  萬嫻盤著頭,裏麵一身紅色西裝套裙,外麵一件長款大紅色的羊絨呢大衣,胸前別著新娘胸花。

  李明成的目光在萬嫻的耳朵和手上掃了兩圈。

  耳朵上帶著一對假珍珠耳環,手上戴著一枚銀戒指。

  李明成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小聲問萬嫻:“我給你買的金首飾呢?”

  他給萬嫻買了三件金首飾,金耳環,金戒指,金項鏈,現在一件都沒看見。

  萬嫻支支吾吾道:“我媽幫我收著。”

  李明成一聽這話就知道,他給她買的三金,被萬媽拿去了。

  他忍不住小聲埋怨:“你怎麽什麽都給你媽?”

  萬嫻低著頭不說話。

  到了婚車旁邊,李明成打開後車門,示意萬嫻上車。

  萬媽幾個箭步衝了過來,將李明成剛打開的車門給關上。

  “哪有這麽容易就上車的,至少要給三千塊錢的上車費吧。”

  接親團全都驚呆了。

  剛剛才要了三千塊錢的開門費,現在又要三千塊錢的上車費,這吃相也太難看了吧。

  

  八零辣媽颯爆了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3-02-06 23:55:14, Processed in 0.028806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