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四章 約定(二合一章節)
作者:二月四日晴      更新:2022-11-24 21:23      字數:4495
  第二次忍界大戰結束的第三天,首先是十八路諸侯,麵對木葉騰出手派出的忍者小隊,理所當然的大敗潰逃,首犯大多被當場擊斃,部分則作為俘虜收押。

  以此為起點,整個火之國被木葉初步鎮壓平定。

  接下來將是漫長的戰後重建事宜。

  與忍者聯軍的談判還在拉鋸,沒有進展。

  木葉的條件除了賠款,還有割地。

  錢聯軍表示可以分批還,咬咬牙還能接受,至於地,聯軍表示絕不會出賣雨之國。

  作為名義上的戰略緩衝地帶,實際上現下聯軍對木葉作戰的橋頭堡,雨之國是萬萬不能轉讓給木葉的,這跟打開雙腿躺平,任由木葉進入也沒什麽區別了。

  倒是其他的地可以商量。

  例如風之國廣闊的沙漠與土之國的荒地,就答應的很爽快。

  但木葉這邊並不是很願意鬆口。

  “我們已經得到足夠的好處了。”

  當天下午,與美姬走在重建的大街上,綱手說道。

  “再多也吃不下去了。”

  “雨之國也不是特別重要。”綱手說道:“適當的鬆口比較好吧,防止他們狗急跳牆,繼續這場戰爭。”

  “戰爭是注定會繼續的,隻是他們現下沒有力氣了。”美姬說道:“本質上這場談判就是隨便談談,我們也難以繼續打下去了,需要一個借口暫時休戰,條件越狠對我們越有利,既可以逼迫他們再次掀起戰爭,占據道義的製高點,也能減緩他們恢複元氣的速度。”

  “另外,雨之國對我們而言不重要,對他們尤其重要,作為關隘門戶,除了能夠保護他們內陸的工廠設施外,還能屯駐大量兵員,在對我們的戰鬥中進行快速反應。”

  “隻要不答應這個條件,就證明他們還想打,沒有徹底投降。”

  “那不就是注定會沒有結果嗎。”綱手說道。

  “不是已經很默契的暫時休戰了嗎。”美姬說道:“這就是我們雙方想要的結果,在新一代忍者大量的成長出來以前,暫時的,會迎來一段長久的和平。”

  “還會死很多人嗎...”綱手惆悵的看著前方。

  “沒錯。”美姬說道:“他們需要積蓄力量進行反抗,我們也需要積蓄力量,以絕對的碾壓姿態取得勝利,這會有效降低我們的傷亡,在這一場不死不休的意識形態的鬥爭,共存可以,除非是可能同歸於盡的局麵,否則,隻會是一方徹底的消滅另一方。”

  “樹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火光會照亮這個世界,並讓新生的樹葉發芽。”美姬說道:“在新生的火之世界中,沒有舊時代殘黨的位置。”

  “我知道的!”綱手說道:“這是我的火之意誌,是早就決定好的事情,為了大家,創造一個再也沒有戰爭的世界,一個由我們主宰的和平世界。”

  “沒錯。”美姬點了點頭。

  “真想單槍匹馬的衝到敵人的大本營裏,把他們統統打飛算了。”綱手惡狠狠的說道。

  美姬看著綱手,像是在看一個傻子。

  事情真有這麽簡單的話,那還真是幫大忙了呢。

  注意到美姬的眼神,綱手羞惱道:“我知道,我就是說說而已!”

  美姬點了點頭,說道:“今天你可是主角,大家都看著你呢。”

  今天會舉行一場集體葬禮,祭奠在戰爭中逝去的木葉英雄。

  由綱手主持,就像是曆代火影一直以來那樣。

  舉行祭奠儀式的會場肅穆而安靜,絕大部分木葉的忍者都在場,包括各大忍族以及平民,由水戶簡短的致辭後,接下來的全程都交給了綱手。

  儀式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沉默的致哀。

  在戰爭中死去的人,早就已經下葬了,現在隻是舉行一個簡短的儀式。

  人群中不時響起輕微的抽泣聲。

  傷感的空氣在空中彌漫。

  無論怎麽樣,戰爭隻會帶來悲傷與痛苦,這不管在哪個時間都是一樣的。

  為了贏得勝利,木葉同樣支付了戰爭的代價。

  “我討厭戰爭。”

  望著人群,高台上的綱手,握起了拳頭。

  為了結束戰爭而進行戰爭,雖然荒唐,但是有效。

  所以,這是必要的。

  祭奠的儀式走向尾聲結束,人群漸漸散去。

  美姬站在墓碑前,油女一族也有戰爭中的犧牲者,即便處於相對安全的後方位置,在接連的戰鬥中也不能避免傷亡。

  總會有那麽幾個倒黴蛋,不夠好運。

  人都死了,也不好罵是個笨蛋了,明明已經再三囑咐,在戰場上機靈點,少逞能。

  “嘛,我還不夠完美呢,爺爺。”

  爺爺是不會怪美姬的,在殘酷的戰國時代,忍者已經習慣了離別與失去,不習慣的隻是美姬而已。

  油女一族的族人們,全數安靜的站在美姬的身後。

  這時...

  “生命還真是脆弱呢。”大蛇丸走到美姬身邊,站定後輕聲說道。

  轉頭瞥了一眼大蛇丸,美姬說道:“你又有什麽奇思妙想了嗎。”

  “沒有。”大蛇丸搖頭,說道:“美姬。”

  “蟲姬。”美姬打斷道:“沒事少套近乎。”我還沒找你算賬呢:“你的工作幹完了嗎。”

  “蟲姬。”大蛇丸說道:“生命的意義是什麽。”

  “你又有什麽高見。”美姬說道。

  “像你這樣目標堅定的人,早就找到了生命的意義了吧。”

  “大概吧。”美姬說道:“我的一生都是在為履行與人之間的約定而活,所以,有一天我與自己定下一個約定,打算為自己而活。”

  “什麽約定。”大蛇丸問道。

  並不是什麽不能說的事情,不如說,早就被眾人知道了。

  “飛上天。”美姬說道:“與太陽肩並肩,算是先定一個小目標吧。”

  “是嗎。”大蛇丸說道:“一如既往的意義不明。”

  “嘲笑別人的人生理想,真的是失禮呢。”美姬說著,撩開耳邊淩亂的發絲,說道:“大蛇丸君,你是皮子發癢了嗎。”

  “請饒了我吧。”大蛇丸說道:“我不是來跟你頂嘴的。”

  “少廢話。”美姬說道:“有事開口,沒事就滾回去上班。”

  “活著本來是沒有什麽意義的,但隻要活著,就能找到,有趣的事情。”大蛇丸說道:“我們果然是同一類人,蟲姬。”

  “你是在實驗室裏腦子呆傻了嗎。”美姬說道:“大部分人的人生,都是這樣。”

  大蛇丸沉默良久。

  “我要學會所有的忍術,掌握世間所有的真理,成為終極的個體。”大蛇丸沉聲說道,眼中有著光。

  “挺不錯的。”美姬說道:“出成果了,老規矩,給我一份研究資料。遇到不懂的,可以問我。”

  “我並不是在說這個。”大蛇丸惱火道:“你有沒有在認真聽我說話。”

  “提醒你,跟我說話最好小心措辭,大蛇丸君。”美姬說道:“會死人的。”

  “我會給的。”大蛇丸咬牙說著,掏出一份準備好的資料,遞給美姬。

  美姬伸手接過。

  “人類基因圖譜。”大蛇丸說道:“所有的工作我都已經完成了。”

  美姬點頭,沒看,說道:“這隻是個開始,你要完成的工作還有很多,不止是人類基因圖譜。”

  “蟲姬...”

  大蛇丸還想說些什麽。

  但這時,治裏跟童走了過來,她們跟族人的祭奠已經結束了。

  “美姬~”

  童招手喊道,治裏矜持的微笑著。

  “一起回家吧~”

  美姬轉頭看向倆人,隨後對著身後的族人們揮手,示意完事解散。

  “大蛇丸君。”

  “考慮的時間有許多,想好了再跟我說話,真的會死人的。”

  “如有必要,我會親手把你埋進去。”

  美姬一指英雄墓地。

  差不多是明示了。

  “人生最重要的一步,跨過去了,就別後悔。”

  大蛇丸眼童一縮。

  她知道什麽了嗎?

  可是,我誰也沒告訴啊!

  美姬走向治裏與童,三人的身影漸漸離開木葉墓園。

  大蛇丸轉頭,看著依然在忙碌的綱手,看向一臉悲痛矗立在墓碑前的三代,最後看向傻站在人群裏,呆若木雞的自來也。

  這家夥跟他一樣,也沒什麽可祭奠的親人朋友。

  最後看了一眼自來也,大蛇丸轉身離開。

  “真好呢,傻瓜沒有煩惱。”

  有時候,就真的挺羨慕自來也,沒心沒肺的活著。

  自來也凝望著大蛇丸遠去的背影,小時候能夠拉著大蛇丸一起偷窺女澡堂,一起被抓住,隨著長大,倆人之間的距離也就越來越遠。

  真好呢,無論什麽事都可以解決的天才,想必是不會有傻瓜的煩惱吧。

  戰爭結束了。

  表現不好不壞,但也貢獻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木葉取得了勝利。

  手上沾滿了鮮血,同時又被人饒恕了一條性命。

  得益於木葉的強大,山椒魚半藏放了水,並不敢殺他。

  相比之下,大蛇丸就有著顯赫的戰功,在戰爭中發揮了巨大作用,更不用說綱手,更是在最後的戰鬥中,獨立殲滅了四影與眾多人柱力。

  大家都盛傳,綱手公主有著超越初代火影柱間的力量,在此後,也將會繼續守護村子,被眾人所愛戴著。

  明明小時候,大家都是一個師傅教出來的弟子。

  不知不覺中,彼此間有了巨大的鴻溝。

  自來也看向綱手,想要靠近,但是不敢。

  就連僅有的人生意義與使命,尋找預言之子,也不複存在了。

  所以...

  我是誰?

  我在哪?

  我要幹什麽?

  我不知道。

  綱手會需要我的力量嗎。

  她是那麽的強大。

  所以並不需要。

  自己可有可無。

  “真是個廢物呢。”自嘲的笑著,自來也低著頭,輕聲呢喃著:“我...”

  “大哥!”

  自來也抬頭,看向眼前的紅發小鬼。

  “就你叫自來也是吧!”

  “蛤蟆仙人自來也!”

  漩渦一族的小鬼,有著一張陽光燦爛的開朗傻瓜臉。

  “我就是。”自來也說道。

  “拜托啦!請讓我成為你的弟子!”小鬼很有精神。

  “為什麽!?”自來也提高了音調。

  “我要成為像你這樣跟綱手公主,冷君大蛇丸,蟲姬,花之暴君治裏那樣,齊名的偉大忍者。”

  誒!

  !

  我就是個湊數的!

  要不是童有病,比我還更強。

  “小鬼,我不收弟子。”自來也說道。

  “誒,不要嘛!”小鬼說著,掏出口袋裏皺巴巴的糖果,說道:“這是拜師禮!”

  “你爸媽呢。”自來也說道。

  “在那邊。”小鬼伸手一指,漩渦一族的聚集方向,在這場戰爭中,漩渦一族也貢獻了自己的力量。

  有爹媽啊,難怪這麽囂張。

  “小鬼,拜師的事讓你爹媽來。”自來也打發道:“我可做不了單方麵的決定。”

  “那就說定了!自來也老師!”小鬼憧憬的看著自來也,說道:“對了,我叫長門,漩渦長門。”

  這小鬼不聽人話啊!

  自來也痛苦的捂住了臉,緊跟著一個瞬身跑了。

  祭奠結束了,在做完一天的戰後重建工作後,當夜,村子又陷入了歡慶的海洋。

  休息的忍者們放鬆了神經,喝的酩酊大醉。

  坐在村子的酒吧裏,自來也一人飲酒醉,但沒有佳人成雙對。

  村子的酒吧在村子的新規定下已經不提供陪酒的項目了。

  自來也很苦悶。

  但沒有辦法。

  除非離開村子,到對麵的地界去瀟灑,不然整個火之國都一個樣。

  但因為這種事,背上叛村的罪名使不得。

  自來也隻好獨自飲酒,越喝越愁。

  綱手也沒辦法,火影辦公室裏燈火通明,工作還像山一樣多,隻能通宵加班。

  但好在年輕,精力尤其的充沛。

  也能通過分身,加快工作的效率,分擔工作量。

  所以,趴在辦公桌上,綱手睡的很安心,香甜的口水沿著桌沿不斷滴落。

  代理火影水戶看著綱手的樣子,再看著一邊埋頭工作一邊惡狠狠磨牙的綱手分身們,無奈的笑笑。

  也不知道這孩子內部會不會鬧內訌打架。

  不過,既然有這種偷懶辦法,就由她去吧。

  簡單收拾了一下個人物品,踩著輕鬆的步伐,水戶起身下班了。

  現在的村子,已經能夠交到綱手手裏了。

  忍者聯軍不足為懼,隻不過是垂死掙紮,等到村子整頓好之後騰出手來,就能一鼓作氣直接拿下,所有的隱患也都被消滅,乃至斑的野心也覆滅了。

  未來會是木葉的時代。

  忍界將迎來前所未有的統一,歸於長久的和平之中。

  就算是死去,看不到那一天的到來,也能安心了呢。

  水戶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她相信著這一點。

  走出火影大樓,水戶看著潔白手帕上咳出的一抹殷紅。

  身體的機能快要到極限了呢。

  我的時間也已經不多了。

  “美姬,綱手,村子,大家,就交給你照顧了。”

  “我們約定好了的。”

  村子中一所修修補補的破爛小樓中,手裏捧著冰鎮的西瓜,坐在院子裏的三名少女一同仰望著天上的月亮。

  慶祝的煙火升起,在夜空中燦爛的綻開。

  “要不要定製一條煙花爆竹禁止燃燒的條例呢。”美姬看著閃亮的煙火,幽幽說道。

  “很有必要,畢竟有著安全方麵的隱患。”治裏讚同說道。

  “你們在說什麽啊!”童大聲反駁道:“禁止的話,就太煞風景了!我不要!”

  “又不是不準燃放。”美姬笑道。

  “反正不要就是不要!”童說道。

  “我就是提議。”美姬說道:“決定權在綱手那裏。”

  “不許提啊!”

  少女們之間的笑鬧聲在小小院子中不斷響起。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2-06 12:45:05, Processed in 0.0334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