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吳用投呂布
作者:九霄落雪      更新:2023-04-01 06:48      字數:2109
  李元霸在經過了敗呂布,釋玄霸之後,正好被呂神魔那裏的戰鬥聲勢所吸引。憹

  雖然姚公麟重傷退場,但他在麵對呂神魔的時候本來也就發揮了作用有限,合李元霸與南宮七星之力,呂神魔呂然依舊占據上風,可想要在短時間之內擊敗兩人也不現實!

  再說呂布,在拋棄了王玄霸逃走之後,他自身也麵臨了人生之中一個巨大的選擇。

  他才剛剛沒有跑出幾步,卻被一文士攔住去路,喝道:“將軍可知大禍臨頭。”

  “放肆!吳加亮,安敢在此大言不慚!”呂布怒視吳用,雙眼精光四射,好似要將他看穿一般。

  梁山眾人最多也隻有超一流的實力,以這個實力,梁山之人大多雖然打拚多年,但也隻是剛剛踏出了底層的位置,邁入了中層的行列,距離高層還有著極遠一段距離。

  但是,由於梁山之人人數眾多,相互之間抱團取暖,因而,在大蒼軍中也並非是毫無名氣可言。

  作為這一個小團體老大宋江的私人幕僚,吳用也連帶著有那麽一點知名度。憹

  迎著呂布的目光,可是吳用卻全然沒有懼色,任憑呂布如何審視他,他都如混沌一般,讓人看不透。

  吳用輕笑一聲,然後有模有樣來到呂布馬前,一本正色道:“奉先將軍,可知如今危在旦夕?”

  “哈哈……”

  呂布長聲笑道:“加亮先生說笑了,這天下之中有幾個人可以威脅到本將軍,何來危亦。”

  呂布不想在吳用這裏繼續耽誤時間,想要將它盡快打發出去。

  不過,呂布說這句話的時候,如果將他嘴角的血跡擦一擦,將他殘破的盔甲收拾收拾,或許這句話的可信度要更高一些。

  “奉先將軍這應該是想要再尋棲木了吧?”吳用輕搖手上的羽扇道。憹

  畢竟,吳用已經決定接下來是要和呂布暫且糾纏在一起了,這個時候也不好,直接說他是想要臨陣而逃了,反而是換了一個婉轉一些的說法,良禽擇木而棲。

  “奉先將軍尊呂統領為父,看似風光無限,可奈何剛剛令玄霸將軍置身險地,到頭來,可能要落得一個身敗名裂,死無葬身之地。”吳用幹脆開口說的稍微直白了一些。

  呂布這個時候想走,吳用這個時候同樣想走,雙方在這裏都耽擱不起時間,也都不想在這裏繼續耽擱時間了。

  因此,吳用幹脆給呂布兜了兜底,告訴呂布他已經看到剛才的事情了,呂布現在不是不想不跑,而是他現在不能不跑!他要是不跑的話,他本人就得有生命危險了!

  老皇爺這一生膝下無子,隻有一女,除去已經亡故的女兒之外,和他最親近的當屬那些義子和弟子們了。

  諸多義子和弟子中最親近的那幾位,當真是當成兒子來養的。

  王玄霸和皇甫嶽名義上是幹爺孫,但除了一條血脈之外,其他的和親爺孫之間能有多大的差別?憹

  呂布自己一個人拋棄王玄霸臨陣脫逃,王玄霸就算是再天賦異稟,但麵對能夠輕鬆擊敗作為神級猛將呂布的李元霸,他還焉能留得性命在?

  而等到皇甫嶽知道了這件事之後,呂布的下場又將會是如何?別說隻是呂神魔的幹兒子了,就算是呂神魔的親兒子又有什麽用?

  或許很多人如果身處呂布的境地,在這個時候,大概第一反應就是該向吳用下殺手了。

  但是,這一次呂布卻並沒有如此魯莽!如果吳用是想阻攔他,然後借此和皇甫嶽邀功的話,也不至於一個人來!也並非是呂布看不起他,像吳用這樣的,來上一百個都沒用!

  而對方既然不是攔他的,卻還要在這裏和他說那麽多,那對方的目的也就隻有……

  “請先生明言!”

  呂布第一次放下高傲的姿態,向吳用請教道。憹

  吳用內心一舒,看來自己沒有選錯,這呂布雖然缺點不少,而且性格上也相對狂妄,但卻也並不是狂妄到沒有邊的人,而是缺少一個提醒他的人,而自己,願意來做這個人,兩者融合之後,必定可以建一番大事業。

  吳用直言快語道:“奉先將軍,自楚大將軍兵敗身亡之後,這大蒼實則已是日暮西山,早晚落入他人之手。這大蒼,未來恐怕是姓不了皇甫了!”

  “須知,三王雖強,卻是三王,且相互之間多有爭鬥,怎能抵得住周圍的餓狼?王羽、烈乾坤雖尊於皇甫,但這二人又豈非真的沒有狼子野心?”

  “那將軍又以為,這皇甫一族最終又將如何?”

  吳用之言,卻讓呂布整個人都是一震。

  楚西釗兵敗身亡之後,不是沒有人看到皇甫明昭朝廷已經不行了,相反,看到這一點的人其實很多。

  但是,大多數人也隻是以為是皇甫明昭朝廷已經不行了,卻也並沒有認為是大蒼皇朝不行了!憹

  須知,對付皇甫明昭朝廷的人雖然多,但大多數卻還是皇族的勢力。三王他們本身就是皇族出身,鎮北軍雖然已經造反,原本的四皇子,現在的慶王皇甫明奉卻也被他們當成了一個標杆。

  至於王羽,他所打出來的旗幟更加是大蒼南北雙帝之中的北帝皇甫明澤。

  眾多反叛勢力之中,其實真正不屬於皇族的,也就隻有鎮西將軍府和天師道這兩股而已!

  因此,至少在大多數人看來。就算是皇甫明昭真的沒了,其實這最後的大蒼依然還是大蒼,皇甫家的大蒼,也就頂多是上門的皇帝換了一個人而已。

  真於能夠往深處看的,其實也就隻有極少數極少數的那麽一小部分人。

  吳用本來也沒有想這麽多,但是,他卻有幾位好友,而他的那幾位好友人人才學都在他之上。並且,他的那幾位好友更加不像他本人一樣,已身處這場亂局之中。

  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作為局外人,這幾個人直接相互之間你一言,我一語的,這相互之間說的多了,到最後竟然多了這麽一些了不得的猜測!憹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3-06-06 04:16:23, Processed in 0.033958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