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凡物
作者:筆下通天      更新:2022-09-23 09:00      字數:4171
  “我要你去殺了他。”嘴角浮現了一抹陰冷之色,她不容許那個孽種出現在她麵前。

  “人海茫茫,哪裏去尋找他?”陰影的女聲,顯然有些為難,天地分為八塊疆域聽起來似乎很小,可人們都知道,一塊疆域就足以讓人用一生卻探索,更遑論八大疆域,如今周國身處的東域,就有無邊浩瀚的疆土,若是那個人身在其他疆域,她又上哪裏去尋找,哪怕是窮極一生,她也未必能夠找到他的存在。

  “他一定在東域,唯有在東域祖祠的玉璧才能感受到他的血脈,你拿著這個東西,一旦接近他百裏範圍之內,這東西就會發光。”聖後拿出了一個水晶球,這個水晶球可是用了他的一絲血脈煉成的,當初她隱隱不安,所以才留下了一絲血脈煉成了這個尋人的東西,水晶球飛入了黑暗之中,被一隻突然伸出的陰影手收走了。

  “定不辱陛下之命。”陰影立刻消失而去,空氣之中仿佛出現了一絲漣漪。

  “賤人,想不到那個孽種如此命大,落入了空間亂流都不死,想來定是你將那生命之水給了他吧。”聖後陛下眼中露出了嫉妒的神色,她當然清楚,當初周皇看上的那個女人,究竟是什麽女人,號稱藥仙子的她,一手醫術絕世無雙,隻是造就她那一手醫術的,並不是她的實力,而是那身上蘊含的一滴生命之水,這生命之水可是五大奇珍之一,可遇不可求,若是當初知道她擁有生命之水,聖後也會親自出手搶奪。

  遠在淵嶺沼澤徘徊的周行,根本不知道,已然有人將他列入了必殺的名單之中,而且這位必殺他的人,居然還是皇國的皇後,拋去周國的強大不談,光是皇後那恐怖的半步武皇修為,足以列為最頂尖戰力之中,那金字塔的尖端,就是天下武皇強者的地盤,畢竟武神處在武穹之外的玄霄宮,而八大天帝鎮守八域,根本不會摻合皇權之間的更替,聖人都是避世而居,唯有武皇可以在世間任意遨遊,而能夠成就武皇的,那個不是絕對的天才人物,可武皇又豈是那麽容易踏足的,周皇幾十年前已然是半步武皇的恐怖修為,可如今依舊沒能將那半步邁過去,而周行不過武士而已,一個連螻蟻都稱不上的人,他似乎沒有任何的可能,能夠在這般強大的對手麵前活下去,且周行還是一頭霧水,根本不知道這些恩怨糾葛。

  “小姐,這石林是不是有鬼,我們在打轉?”不知道轉了多久,刁蠻小丫環終於提出了一個殘酷的事實。

  “你說的沒錯,我們已經被困在石林之中了。”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是這位小姐還是不得不承認,這石林實在是過於詭秘,她們雖然在小島之中沒有遇到其他的蠻獸,畢竟小島是朱鳶的禁地,朱鳶可以說是這裏的王者,雁山雖然玄氣濃鬱,但還不至於真的能夠孕育出超出武師強者強大的蠻獸,當然朱鳶乃是一個例外,到現在那位溫婉女子都沒有想通,這裏怎麽會出現朱鳶這樣強大的凶獸,若是讓朱鳶徹底成長,未必不能成為強大的存在,甚至還有可能蛻變成為真正的朱雀,當然這些都不是她們能夠想象的事情。

  “小姐,你不覺得這片石林有些古怪嗎?”饒是這位馬虎刁蠻丫環,此時也察覺到了石林的不簡單。

  “的確,這片石林,仿佛有什麽東西壓製著我們的玄氣,而且這些石壁光滑無比,倒像是被切出來的一般。”溫婉女子看著眼前這些如同樹林的石柱,密密麻麻的讓人頭暈目眩,一頭紮入其中更讓她們迷失了方向,因為石林之中若隱若現的透出了一股迷霧,這股迷霧十分奇特,隻要她們往前走,這迷霧就會消失,可她們前麵總是有著迷霧遮擋,仿佛是這迷霧嫌棄她們,不靠近她們身前十丈範圍。

  “這裏會不會是什麽強者的洞府?朱鳶那種凶獸,都能夠在這裏生活,很有可能。”丫環大膽提出了一個想法,這世上有著許多洞府,所為洞府乃是一些強者,過累了風雲飄搖的日子,所以才隱居深山密林,打造出來的住處,有些強者的洞府之中,放著諸多收藏的好東西,所以洞府也是武修的一大機遇,隻是洞府本就可遇不可求,而且越是強大武修的洞府,越是難以尋找,因為強大武修想要隱退,那肯定遁入毫無人煙的危險地帶。

  “這裏雖然玄氣濃鬱,但還沒有形成玄脈,那朱鳶雖然強大,也不過能夠跟武尊周旋罷了,倒是很有可能。”這位溫婉女子也是認同的點頭,隻是她們已然分析出朱鳶的戰力,可不過武尊這句話,若是落入其他武修耳中,定然覺得十分可笑,什麽叫做不過武尊?武尊那是何等強大的存在,整個黑岩城多少武修,他們數不過來,可是黑岩城武尊強者有幾位,不過三位罷了,武尊到了哪裏,都足以稱之為一聲強者,可在這位女子嘴中卻成了不過而已,那個丫環也仿佛覺得這是事實,要知道雖然朱鳶不過武尊,可完全壓製了二人,說明丫環的實力也沒有達到武尊,那她們有何資本輕視擁有武尊戰力的朱鳶。

  “這洞府主人怕是實力不低,這倒是意外驚喜。”丫環心中倒是十分興奮了起來,仿佛困在石林之中那些陰霾已然一掃而盡,能夠用這樣古怪的石林,擋住洞府入口,裏麵一定會給她們很大的驚喜,要知道武修洞府,除了擁有珍貴的靈材,還會有他收藏的玄兵,最重要的還是洞府主人留下的武修功法跟武技,尤其是武技,一般都會遭人瘋搶,畢竟功法需要看等級,武技隻要合適,無論如何等級,修習都會有裨益。

  “還是先找到路在開心吧。”溫婉女子無奈的敲了一下這刁蠻丫環的腦袋,果然是虎腦,這石林如此詭異,還這樣放心。

  “你帶我來這裏到底是什麽意思?”望著天坑之中,沒有什麽東西,這朱鳶究竟帶自己前來為了什麽,周行一時不解,難道隻為了看一下這石壁上的幾個字,還是來看這一具枯骨,朱鳶似乎看出了周行的迷茫,翅膀揮動,一股狂風卷起,頓時枯骨手中那赤紅色的長劍,被狂風卷起落入了周行手中,周行伸手一接,原來這朱鳶是要將這劍送給我,心中一喜,但是伸手觸及劍柄之時,頓時感到一股沉重的力量傳入手中,轟隆一聲,周行沒能接住此劍,那沉重的劍鞘落入大地之中,陷入了塵土一半有餘。

  “這劍居然這麽重?”周行心中十分震撼,要知道此劍之重,超乎了周行的想象,赤紅色的劍鞘仿佛有著奇異的紋路,這劍也不是重劍,劍鍔乃是栩栩如生的朱雀,仿佛流淌著一股濃烈的熱氣,劍柄渾然天成,黃金鑲嵌,這樣的劍卻重的離譜,周行很難想象,能夠用的起這樣神劍之人,究竟是什麽樣的存在,那肯定是一手便能提起一座山峰的絕世猛人,而周行可沒有這樣的力量,他根本不能不能撼動此劍一絲,更別說要將此劍拔出來了。

  “林浪天,究竟是怎樣的神人?”心中更是對林浪天肅然起敬,這樣的絕世強者,到頭了居然死的如此孤寂淒涼,唯有長劍相伴。

  “鳥兄,此劍如此之重,就算送給我又用不了?”周行無奈的朝著朱鳶擺手,此劍怕是能夠將其拔出之人,要麽需要天賦異稟,要麽需要極強的實力,周行自認還算有些天賦,但遠遠沒有達到異稟的程度,若以天賦而論,光是他見過的那位溫婉女子,就絕對不普通,她的境界雖然周行感覺不出來,但是周行可以肯定,她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層次,因為她的身體似乎有著很大問題,若是身體沒有問題,她能夠毫無顧忌的釋放自己的力量,周行認為哪怕是朱鳶,怕也是在那個女子手中討不得半點便宜。

  然而朱鳶似乎聽懂了周行的埋怨,伸出了雙翼,不停的揮動,一股狂風在整個天坑之下卷起,頓時整個天坑飛沙走石,周行仿若身處風暴之中,雙手不停的護著臉龐,身軀頂著狂風,緩緩向後退著,經過了那赤紅劍鞘身旁時,周行突兀的伸出了手,抓在了劍柄之上,此劍落地穩如泰山,他隻要抓緊此劍,任由朱鳶的雙翼煽動怎樣的狂風,也奈何不了他。

  朱鳶的雙翼,煽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整個天坑之中,狂風仿佛形成了一道激流,撕扯著周行的身軀,周行雙手緊抓著劍柄,身軀已然被狂風卷起,猶如風箏一般在空中搖曳,而那地上的劍,如立地生根,狂風如何迅疾,也不能撼動其分毫,真不知道剛才朱鳶是如何讓它從那具枯骨身上離開的,殊不知那根本就不是朱鳶雙翼卷動的狂風將劍送到周行麵前,而是此劍自己掙脫,或者是那長劍的主人,也就是那具枯骨故意送到周行的麵前。

  “動用你骨骼之中那些文字的力量才能將劍拔出來。”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激蕩的聲音衝入到了周行的耳中,周行一臉震撼。

  “誰?你是誰。”周行大聲呼喊,他想知道究竟是什麽人在提醒他。

  “林浪天。”這三個字似乎攜帶著無盡沉重的力量,轟擊在了周行的腦海之中,居然是那位林浪天,周行一愣,他沒想到有人死了居然還能跟他交流,隻不過周行能夠感受到,那聲音漸漸消散而去,仿佛就像是風中搖曳的一團雲,這聲音就是為了說這兩段話,此刻周行終於明白那朱鳶為何將他擄來。

  當然這個時候周行也明白,這位林浪天絕對是來自下界的一個人,而且是曆經天劫的強者,唯有這樣的強者,才能夠被天劫銘刻那些神秘的符文,也因為這些神秘符文,他才能夠修行不滅人皇經,而他運轉不滅人皇經才會被朱鳶擄來,顯然不滅人皇經能夠催動骨骼之中那些神秘符文,隨即周行運轉身上的不滅人皇經,果然就在此時,周行骨骼之中,若隱若現的紫氣緩緩彌漫,奇異的符文仿佛與赤紅劍鞘相呼應,劍鞘之上若隱若現的一個火字閃耀著光芒,那火字也十分奇特,仿佛與那些神秘符文出自一處,但可以認得出來,這個字就是一個古老的火字。

  劍鞘之上的火字,仿佛活了過來,一股暖流融入了周行身軀之中,朱鳶看到了發光的劍鞘,停止了煽動的雙翼,可周圍的颶風依舊不曾緩解,甚至更加迅疾,仿佛朱鳶都不明白為何如此,而那股暖流流入了周行氣海之中,雖然是一股暖流,但周行能夠感受到,那股暖流蘊含的焚滅一切的恐怖,骨骼之中,紫金色的力量,仿佛衍生到了肌膚之上,周行手中的力量雖然不曾改變,他是武士一重山,可氣力卻遠超普通的武士一重山,如今單手可輕鬆提起五六百斤力量,但也絕對拔不出這赤紅長劍,當那符文之上的力量加持之後,他的整個人也都升華了一般。

  嗆,一道響亮的金屬之聲,猶如撥弄的琴弦,鳴動的悠揚,如同錚聲一般,那赤紅長劍被周行拔出了一節,僅僅隻是一節而已,劍鞘之中仿佛有無數的赤紅流沙,從劍身的兩端,化作了兩條滔滔不絕的大河,一股龐大的威壓,仿佛從那天穹之下落下,而朱鳶身軀瑟瑟發抖,它隻能在這劍之下臣服,劍身之上,雕刻著一隻栩栩如生的朱雀,仿佛無盡的朱雀神火蘊含在了劍身之上,這就是此劍的恐怖之處,嗆啷一聲,長劍出現,鋒芒內斂,流光湧動,周行心中暗讚一聲好劍,而且是絕世好劍,哪怕是那個刁蠻小丫頭的軟劍,也遠遠不及他手中這柄赤紅長劍。

  “好劍,果然是好劍。”周行撫摸著劍身,此時劍身之中湧動的流沙,仿佛在跳舞,一股股暖流融入到了周行身軀之中,哢嚓,周行的氣海發上了變化,濃烈的火焰,在周行的氣海之中構造了一座重山,金燦燦的第二重山浮現,周行的力量仿佛得到了升華一般,僅僅拔出此劍都讓他成為武士二重山,此劍果然不是凡物。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2-10-07 21:41:39, Processed in 0.057729 seco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