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苦戰
作者:伍玥初柒      更新:2023-01-25 10:48      字數:3061
  四頭八臂一出,一股濃重到幾乎化不開的強大力量,從鬥姆元君的身體內升騰而出,在她的身周憑空生成一股旋風,朝著四麵八方滌蕩開來。

  距離她最近的林疋很顯然遭受的影響最大,整個身體被這股強大的氣息向後推飛了數百米!

  僅僅是一個照麵,林疋便被對方逼退,而這,隻是對方散發出的氣息而已。

  四頭八臂並沒有讓鬥姆元君的形象變得怪異,相反的,還給人一種極為聖潔的感覺。

  這便是她體內道法所蘊含的力量。

  鬥姆元君姑且強大至此,那個鑾駕上的紫薇大帝,又該是一個如何恐怖的人?

  林疋來不及多想,因為一支鋒銳的箭矢,仿佛無視空間的阻隔,射到了他的麵前。

  林疋不存在精神立場這種能力,但是擁有輪回眼的他比齊貞的視力更好,看的更遠,他的反應也更快。

  唰!

  箭矢在半空之中帶起的湍流此時才緩緩顯現,然而卻射了個空。

  林疋的身體????????????????卻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鬥姆元君麵前,手中一把極為秀氣的健稚,朝著鬥姆元君的頭頂敲了下去。

  “哦?”

  鬥姆元君驚訝於麵前這個年輕人對於空間的控製能力,居然能讓他自己瞬移到自己麵前,她更加佩服這個年輕人的勇氣,居然不退反進敢於與自己近身肉搏。

  】

  更讓她的驚訝的,則是林疋手中那個看起來平平無奇,但實際上卻極為恐怖的玩具。

  到了鬥姆元君這個級別,自然知道這件兵器並非凡品,而她,曾經有幸見過類似的東西。

  然而鬥姆元君的表情絲毫不慌,兩條手臂緩緩抬起,卻是後發先至的格擋住了林疋的小錘。

  其中一隻手上執著一把長戟,另外一隻手拿著的倒更像一根極長的針。

  針上還穿著一根彩帶。

  名為杵針索。

  彩帶上落英莊嚴,五彩絢爛,一道花光閃過,便這樣平平無奇的抵擋住了林疋的攻擊。

  林疋麵色不變,身體驟然再次消失,再出現時已是在鬥姆元君的另外一張麵孔前。

  這一次他的攻擊手段卻並非是近戰。

  輪回眼中淡紫色的光芒閃爍,一股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力量噴薄而出。

  與此同時,林疋的身後,一道閻獄王的影像憑空而生,巨口大開,仿佛長蛇一般的肉色舌頭,朝著鬥姆元君的麵門襲去。

  直麵林疋的那副麵孔一愣,很顯然並沒有見識過這種能力,卻在此時還能淡淡開口,輕聲說道:“邪魔外道。”

  唰!

  噗!

  一隻掌刀在間不容發的時刻劈在了近在咫尺的舌頭上,將它一分為二,閻獄王的身體也在瞬間消失不見。

  林疋毫不氣餒,身體再次消失,出現時又到了鬥姆元君的另外一側,這一次則是毫無花哨的一掌擊出,勢若奔雷!

  迎上這道攻擊的是原本放在鬥姆元君身前的一隻手掌。

  砰!

  二者相交,巨大的反震之力讓他們盡皆朝著身後狂退,與此同時以中間接觸的那一點為中心,四麵八方居然生成了一道空間皺褶,仿佛波浪一樣向外傳導而去。

  仔細看其中似乎還蘊含著極為細密的空間裂縫。

  隻不過很快便恢複如初。

  林疋看了看自己的手心,上麵的萬字印若隱若現,最終隱匿消失不見。

  要不是有這佛門的萬字印,他根本不敢和鬥姆元君對上這一掌。

  “你很不錯,已經比絕大多數天仙都要強了,甚至和那幾個肉身成聖的怪物比起來也不遑多讓。”鬥姆元君微笑開口說道。

  能在此刻還如此談笑風生的和林疋說話,證明林疋根本就沒有逼出對方的真正實力。

  “你若回到佛門,他日定能修成正果,不說成佛,修個大菩薩果位是沒有問題的,這就決定了,你屆時一定是我道家的大患。”鬥姆元君言語冷了些許,“真是可惜了。”

  林疋麵色沉重,直視著對方眼眸。

  “接下來你接我一道道法如何?”鬥姆元君輕聲開口,卻沒有真的????????????????詢問的意思。

  她的兩隻手上,一個火紅色的圓球和一個灰白色的圓球同時出手,朝著林疋飄飄悠悠的飛了過來。

  林疋的心驟然提到了嗓子眼。

  這兩個看似平平無奇,不知是何物的法器,一脫離鬥姆元君的掌控,截然相反卻同樣極為強大的氣息便彌漫了整個天空。

  這究竟是什麽?

  林疋沒有選擇躲閃,因為他能感覺到,其中所蘊含的龐大力量,即便以他瞬移的速度,也無法躲避這種無孔不入的傷害!

  他以最快的速度盤膝而坐,腦後的佛冕大放光芒!

  一道中正平和卻又龐大無比的精純佛力透體而出。

  此時的林疋居然就這樣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淡淡的念誦之聲從他的口中響起。

  “爾時千世界微塵等菩薩摩訶薩、從地湧出者,皆於佛前、一心合掌,瞻仰尊顏,而白佛言:“世尊,我等於佛滅後,世尊分身所在國土、滅度之處,當廣說此經,所以者何。我等亦自欲得是真淨大法,受持、讀誦、解說、書寫、而供養之。”

  ……

  《妙法蓮花經》!

  這股佛力仿佛一隻極為寬厚的手掌,又似柔和的潮水,緩緩將那兩顆球托了起來。

  “有意思。”鬥姆元君說道。

  現在的她明明可以用其他攻擊方法擊殺林疋,然而不知為何,她卻沒有如此選擇。

  或許隻是想要看看麵前這個年輕人的極限在哪裏?

  一紅一白兩顆圓球被阻,隻是速度減慢了些許,然而卻並未停止向林疋移動。

  最終,它們懸停在林疋的頭頂上方,開始緩緩旋轉起來。

  這幅畫麵極為和諧,如果有畫師能將這幅畫麵畫下來,絕對能成為極為經典的佛門傳世之作。

  卻沒人能知道其中的凶險。

  林疋實際上是在以自己的佛力,一邊抵擋著兩個圓球之中所蘊含的龐大能量,另一邊還得不斷的去卸下其中重如萬鈞的壓迫。

  “爾時世尊於文殊師利等、無量百千萬億舊住娑婆世界菩薩摩訶薩、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侯羅伽、人非人、等,一切眾前,現大神力,出廣長舌上至梵世,一切毛孔、放於無量無數色光,皆悉遍照十方世界……”

  無數佛門和尚的虛影出現又消失,似乎是在妄圖消解兩個圓球之中蘊含的能量,然而卻毫無疑問都如飛蛾撲火一般無功而返。

  兩個球距離他的頭頂越來越近,佛力所形成的的緩衝區也變得越來越窄。

  鬥姆元君的臉上露出一絲惋惜的神情。

  雲層之下,齊貞的身體出現在半空之中,黑甲上已有多處破損,其中隱隱可見血跡。

  另外一邊的天猷副帥也不好受,此時的他喘著粗氣,手中的戈矛微微顫抖。

  麵前的年輕人怎麽如此……拚命?

  難道他不知道,即便是勉強打敗了自己,他們也無法從層層包圍之下逃脫出去嗎?

  他身上的????????????????銀色甲胄早已是千瘡百孔,對方這種以命換命的打法他倒是頭一次見。

  即便如此,以天猷副帥的近戰力量,想要戰勝齊貞也並非天方夜譚。

  可一來對方身上那黑色的鎧甲頗為邪門,即便是自己本命的戈矛也極難穿透那黑甲的防禦,二來是齊貞那層出不窮的精神力攻擊,實在太過神出鬼沒,讓他疲於招架。

  齊貞已經將自己寫輪眼的力量用到了極致,精神力的控製更是到了纖毫畢現的程度,然而天猷副帥能堅持到現在仍然沒有被自己擊倒,也大大出乎了齊貞的意料之外。

  天猷副帥的能力對於齊貞來說很簡單,甚至有些笨拙,仙力充沛,卻完全附加在了他的近戰能力上,偏偏是這種極為純粹的攻擊方式,卻一次次抵擋住了齊貞狂風驟雨一般的進攻和無孔不入的精神傷害。

  齊貞心中當然無比清楚,如此打下去他即便獲勝,也必然是慘勝,以雙方目前的戰力對比,想要戰勝對方之後再騰出手來對付更難抵擋的紫薇大帝,無異於癡人說夢。

  他在拖延時間,希望能拖到諾瀾或者林疋兩邊能夠傳來好消息,又或者有其他變數產生。

  但他知道這種希望極為渺茫。

  諾瀾那邊,在空間裂隙和誅仙劍的配合之下,已經有超過兩萬名天兵已經就此殞命。

  然而依舊有無數天兵朝著她奔湧而來。

  她有些疲憊。

  不光是身體上的,更是心理上的。

  看來紫薇大帝的確是想用大軍來堆死她。

  很顯然,照這個趨勢下去,她或許不一定被堆死,但到了最後也一定是個力竭的下場。

  即便是開空間裂隙的消耗再小,畢竟是有消耗的,誅仙劍殺人如麻,也是需要時間的。

  她一直在試圖維持這種消耗速度之間平衡,然而敵人依舊不可抑製的距離她越來越近。

  一旦到了雙方近身的距離,她就再難以保持對對方的殺傷強度以及殺傷範圍。

  諾瀾皺了皺鼻子,覺得有些煩。
頂點小說網首發

2023-02-07 01:06:35, Processed in 0.034431 second(s).